第1272章 除恶务尽(下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二十个鲜卑士兵被拖拽着出了营地,很快就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眨眼工夫,又死了二十人。

    站在校场的鲜卑士兵人人自危,显得很紧张。

    目光掠过鲜卑士兵,王灿的脸上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让鲜卑士兵感到森森寒意。不会儿,又有二十个士兵被带出来。这些士兵是站在最前排的,听到了王灿说的话,见识了王灿霸道的手段,更看到了王灿言不合就杀人的狠辣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平静,再次说道:“没有杀过老弱妇孺,没有侮辱过女人的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有十二个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眉头微蹙,问道:“你们当,没有要举报其他人的吗?”

    虽然说有个鲜卑士兵承认杀了老弱妇孺,但是却有十二个人没有对付老弱妇孺。王灿心里是不相信这个数据的,因为这意味着杀入雁门郡的鲜卑士兵有六成没有杀过老弱妇孺,数据太高,不符合鲜卑人的传统。

    试想下,鲜卑士兵杀入雁门郡后,都在四处抢劫,都在想着抓女人玩乐,也都想着杀死老人小孩等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个只杀官军士兵的人肯定不合群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绝对是少数,不能了有半多。

    王灿笑容收敛,面目冷峻,目光在站出来的十二个人身上慢慢的逡巡着,沉声说道:“你们要仔细的考虑清楚,想清楚该不该举报其他人。若是都不说话,都认为自己是没有杀过老弱妇孺的,最后肯定和其余的个人样,都将被处死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,我没有杀过老弱妇孺,为什么也要被杀?”

    名鲜卑士兵站出来,大声询问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你们有十二个人,当还有杀过老弱妇孺的。你是鲜卑士兵,没有揪出杀过老弱妇孺的,你也跟着被杀。”

    鲜卑士兵听后,犹豫片刻,立刻揪了个人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五个鲜卑士兵说话,又揪出五个人。站出来的十二个鲜卑士兵很快只剩下六个人。王灿看着这六个人,没有继续追问,纵然漏掉了也达到了目的。他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们六个人,站在旁边,不用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六个鲜卑士兵长舒了口气,欢喜的站过去。

    王灿这么做,也是给校场的鲜卑士兵个信号,只要是没杀过老弱妇孺的人就可以不被杀死,让许多的鲜卑士兵抱着希望,让他们有活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另外的十四个人,毫无意外地被杀。

    接下来,王灿又审了四轮,诛杀了近六十个鲜卑士兵。

    然后,王灿命令吕蒙、庞德、张绣、魏延等人接手,审理校场的鲜卑士兵。凡是杀了老弱妇孺、侮辱过女人的鲜卑士兵,全部格杀。

    吕蒙等人接手后,都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杀鲜卑人,让他们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王灿起身下了高台,带着典韦离开,郭嘉也跟着王灿出了营地。途径鲜卑士兵尸体堆放的地方,这里已经站立着无数的百姓。许多人放声大哭,脸上却带着报仇雪恨后的畅快,不过大多数的人都是妇孺和小孩,成年男子很少。

    百姓们没有放过鲜卑士兵的尸体,肆意的泄着心的怒火。

    王灿和郭嘉看了会儿后,乘坐马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马车,郭嘉神色严肃,感慨道:“陛下,雁门郡受灾,百姓日子孤苦,必须做好善后工作。旦大军离开了,留下的就是个烂摊子,百姓必定艰难度日,甚至大多数的百姓可能饿死、病死。臣建议,陛下安抚百姓,让雁门郡的百姓尽快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奉孝,你已经有办法了吧。”

    郭嘉赧然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让雁门郡的百姓恢复生产,熬过这次灾难,也是我的责任。有什么办法,直接说出来,只要能做到的,我自然是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郭嘉拱手说道:“其,是最通用、最简单的开仓放粮,素利、轲比能和步度根杀入雁门郡,抢劫了无数的粮食,但还屯在郡城里面,没来得及搬走。陛下纸命令,就可以开仓放粮,赈济百姓,让百姓能熬过苦难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是短期的救助,还需要长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减免赋税。臣建议陛下减少雁门郡百姓五年的赋税,五年过后,又有批男子成年,到时候雁门郡的情况就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看了城的情况,触动很大,很想为百姓做点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行,回到太守府后,我立刻让人执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王灿已经把条令政策颁布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吕蒙和魏延等人来了。

    步度根跟在几人身后,垂头丧气,显得很失落。

    今日处置投降的鲜卑士兵,被杀死的人多达七成,甚至还更多。轲比能和素利麾下的士兵加起来也就六万左右,杀了七成,只剩下万余人。这些没被杀死的士兵,几乎没有精悍的士兵,都是力量较弱的士兵。

    吕蒙抱拳道:“陛下,末将已经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王灿身体后仰,靠着墙壁,问道:“今日杀了这么多鲜卑士兵,有的士兵自知必死,难道没有人反抗?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说道:“回禀陛下,的确有鲜卑士兵作乱,都已被诛杀。”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头说道:“做得好,就该以雷霆手段震慑鲜卑士兵。没有被杀的士兵全部迁入洛阳,交由程昱处置。再等两天时间,把赈济百姓的粮食等物品下去后,启程北上,剿灭轲比能和素利的鲜卑部落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末将遵命。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应下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步度根见王灿竟然要把剩下的鲜卑士兵带走,立刻傻了眼。他对轲比能和素利的士兵眼馋得很,直想并入自己军,增强实力,然后借机统鲜卑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道命令,就瓦解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步度根抬起头,现王灿笑眯眯的盯着他,似乎是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。步度根心情沮丧,郁闷的叹了口气,知道要翻身很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时间,雁门郡的百姓都领取了粮食。

    同时,雁门郡免收五年赋税的消息也传了开来,百姓们欢欣鼓舞,喜极而泣。五年免税,让他们看到了希望,许多百姓私下里竟然给王灿立下了长生牌位。

    雁门郡的事情解决完,王灿带兵北上。

    这次,由步度根带兵开路,逼近素利和轲比能的部落。不过,素利和轲比能所在部落的士兵被杀,接下来的战斗必定是边倒的杀戮,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国国都,邺城。

    王灿兵分三路北上后,曹操竟然从虎牢关撤军,返回了邺城。这段时间,曹操迅的稳定了动荡的局面,整顿士兵,增强自身实力,但曹操没有起攻击。曹操不动,并不代表麾下的将领不想出兵。

    王灿被牵制着,这是出兵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许多的将领,已经心动了。

    皇宫偏殿,曹操坐在正上方,下方站着张颌、乐进、许褚、曹洪、曹仁、夏侯渊等武将,还有满宠、荀彧、司马朗、陈群等干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