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1章 除恶务尽(上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校场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鲜卑士兵站在央,周围是手持弓箭手的蜀军士兵。箭上弦,锋利的箭头瞄准了鲜卑士兵,只要有点异动,弓箭立刻就会激射而出,将鲜卑士兵射程筛子。不仅如此,校场周围还有无数的蜀军士兵严阵以待,让鲜卑士兵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鲜卑士兵正前方,竖立着两根五丈长的木杆。

    木杆顶端,悬挂着两颗血淋淋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两颗脑袋正是轲比能和素利的,步度根奉王灿的命令杀了轲比能和素利,又将两人的脑袋割下来。王灿杀了罪魁祸,又把俘虏的鲜卑士兵召集起来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些鲜卑士兵挺倒霉的。

    每个鲜卑士兵都擅长骑术,是马背上的英雄,但蜀军入城后,迅杀入营。番突击,鲜卑士兵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,也没有空余的地方骑马厮杀。

    面对蜀军的长枪、汉刀,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鲜卑士兵不敌蜀军,只能挨打,所以很快就投降了。再加上吕蒙、魏延、庞德等人大肆杀戮,手段狠辣凶残,不留活口,更让鲜卑士兵不敢抵抗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临时搭建的高台上,看着密密麻麻的鲜卑士兵,眸光冰冷。

    血债血偿,鲜卑士兵该还债了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杀了轲比能和素利,但王灿没有立刻放手的打算。不把鲜卑人杀得胆寒,鲜卑人就记不住今日的惨痛教训。雁门郡的百姓遭受的苦难,今日他都会找回来,让雁门郡的百姓能泄心的怨气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冷峻,却没有说话,下方渐渐的嘈杂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鲜卑士兵,更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良久后,王灿双手微微抬起,下方立刻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鼓足力量,大吼道:“鲜卑士兵们,你们跟着素利、轲比能攻入雁门郡,屠戮百姓,抢劫钱财和粮食,都有罪,都该杀。”

    语气冰冷,透着刺骨的寒意,让鲜卑士兵都感到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“哗!!”

    王灿的话在校场回荡,立刻引起了骚动。

    鲜卑士兵议论纷纷,眼都露出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有罪、都该杀,岂不是要被杀了。时间,有的鲜卑士兵眼睛通红,握紧了拳头,已经准备好拼命了。若是能不被杀,自然是能逆来顺受,忍忍就过去了。若是要被杀死,没有了活路,肯定要拼死搏,求条生路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鲜卑人知道王灿还有话说。

    无数的鲜卑人闭上嘴,抬头看向王灿,等着王灿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吕蒙、魏延、张绣、庞德等人站在军,看着王灿,眼露出疑惑的神色,不知道王灿要做什么事情?这次召集鲜卑士兵,王灿仅仅传达了命令,没有告诉他们要做什么,所以吕蒙等人也不知道王灿的用意。

    步度根站在人群,看着被羁押的鲜卑士兵,眼露出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若是把鲜卑士兵收为己用,统鲜卑也是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微微勾起,伸手指向鲜卑士兵,沉声喝道:“站在第排的,从左起第个士兵到第二十个士兵,往前走五步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吕蒙,挥了挥手,示意吕蒙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吕蒙把第排从左起的前二十个士兵拉出来,又让士兵站在旁边,控制局面。此时此刻,二十个鲜卑士兵眼神恍惚,甚至有几个士兵吓得面色苍白,扑通声瘫软在地上,裤裆都湿透了。王灿目光在二十个人身上扫过,目光如刀,让鲜卑士兵如芒在背,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,饶命,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,我们投降了,我投降。”

    ……、

    二十个人,很快就有士兵承受不住压抑的气氛,大声求饶。稍微有点骨气的鲜卑士兵不屑的看着求饶的人,甚至有的鲜卑士兵殴打大喊着投降的人。

    王灿面无表情,说道:“杀死老弱妇孺的士兵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二十个鲜卑士兵个人都没有动,你看看我,我望望你。

    王灿冷笑道:“杀了人的士兵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二十个鲜卑士兵像是没有听到,还是动不动。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沉声说道:“我有的是时间,但你们却没有时间。唉,都说自己没杀人,可谁信呢?没有人相信你们。来人,将这二十个不诚实的鲜卑士兵拉下去,全部处死,再把尸体扔出营外,让城的百姓唾骂围观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吕蒙大手挥,派士兵把二十个鲜卑士兵拖出去。

    二十个鲜卑士兵慌了神,大吼大叫着求饶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证明自己没有杀人,或者没有杀过老弱妇孺,但王灿却不问缘由,没有不仔细的追问,让士兵把二十个鲜卑士兵拖了出去。这样蛮横的做法,让鲜卑士兵感到绝望。很快,校场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,很快有安静了下去,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典韦给王灿拿了个草墩过来,让王灿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撩起衣袍坐下,又点了二十个鲜卑士兵出来,淡淡的说道:“先前的二十个鲜卑士兵不诚实,都被杀了。我希望你们有胆色、有胆量,做了就要承认,不要撒谎。只要有个人撒谎,其余的人都要和你起陪葬。要想清楚,若是有谁撒谎,立刻举报他,这样才能保住你们自己的性命,明白吗?”

    二十个鲜卑士兵点了点头,等着王灿问话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没杀过老弱妇孺的人出列。”

    话刚刚说出口,二十个鲜卑士兵立刻有十个站了出来,剩下两个鲜卑士兵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显然是杀了老弱妇孺的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没有挪动身体的鲜卑士兵,说道:“你们两人算得上鲜卑人的英雄,有胆气,也有骨气,可惜做错了事。”顿了顿,王灿又看向站出来的十个鲜卑士兵,说道:“你们十个人都没有杀过老弱妇孺,没有侮辱过妇女,我不相信。我再说句,把说谎的人举报出来,否则全部的人都被拉出营地杀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十个鲜卑士兵立刻警惕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他们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两个鲜卑士兵,觉得有人顶罪了,不用站出来。这样来,没有个人承认罪行,都认为自己没杀人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说道:“你们认为自己没杀老弱妇孺,我却认为你们都是坏人。自己做了的事情都不敢承认,实在该杀。来人,将这二十个人都拖出去格杀。”

    蛮横!无礼!

    没有经过推敲,直接下令杀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手段让站在队列的鲜卑士兵为之胆寒,冷汗直冒。他们见了王灿的手段,颗心砰砰的跳动着,感觉末日逐渐的到来。同时,鲜卑士兵也明白不诚信肯定要被杀死的,讲义气不举报对方也要被杀死的,唯能做的就是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

    站在队列的鲜卑士兵心有了自己的想法,眼珠子滴溜溜转动,看向周围同袍的眼神变化,不再像先前那么纯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