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0章 杀死轲比能和素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素利和轲比能进入后院,迅的控制了后院的女人,但素利还有些不放心。≯>≯  ≦.≦1ZW.

    他看向轲比能,问道:“轲比能,控制这些女人有用吗?”

    轲比能沉声说道:“不管有没有用,都必须这么做。若是王灿想救下这些人的性命,肯定会让我们离开。若是王灿铁石心肠,我们也可以利用手的女人拖延时间,等城的士兵前来救援。不管如何,她们是活命的武器,不能扔掉。”

    素利点了点头,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只是,眼神飘忽,显得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不多时,王灿、典韦和步度根带着士兵进入后院。吕蒙、魏延、庞德等人都没有跟来,而是率领士兵去围杀城的鲜卑士兵,所以跟在王灿身边的只有步度根和典韦。府上的鲜卑士兵并不多,有了王灿率领的几百蜀军,足以控制局面。

    院子,女人们哭哭啼啼的,嘈杂喧嚣。

    轲比能个眼神看去,立刻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盯着步度根,眼露出疑惑之色,因为他没看到穿着皇帝服饰的人。轲比能转念想,王灿要混入城,肯定不可能光明正大进来的,必定是乔装打扮。

    轲比能语气低沉,喝道:“谁是蜀国皇帝?”

    “朕就是!”

    王灿踏出步,神色冷峻,冷冰冰的盯着轲比能。轲比能和素利竟然抓了几十个女人囚禁起来寻欢作乐,实在该杀。

    轲比能,必死!

    王灿手握成拳,股森冷的杀意从身上蔓延出来。那冰冷的气息让轲比能本能的退了步,也感到有些恐惧。典韦紧跟着王灿的步伐,猛地往前踏出步,站在王灿的旁边。他身似铁塔,似小山般矗立,保护王灿的安全。

    素利脸色大变,觉得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刚才,他赞同轲比能的意见。

    素利看见王灿的神态后,觉得做错了事情,不该用女人要挟王灿。

    轲比能没想这么多,收摄心神,沉声喝道:“王灿,院子所有女人的命都在我的手上。你若是放我们出城,我就放了这些女人。哼,若是不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素利凝神静气,等着王灿回答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浮现出冰冷的笑容,问道:“步度根,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步度根身体微躬,抱拳道:“回禀陛下,此人名叫轲比能,是分布在代郡、上谷郡带的鲜卑大王。”顿了顿,步度根又说道:“陛下,轲比能狡诈如狐,生性残忍,此次受辱,以后必定会找机会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瞪大眼,恶狠狠的盯着轲比能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厮竟然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步度根神色如常,看都不看轲比能眼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勾起抹笑意,说道:“轲比能,你既然想杀人,就杀个试试。你杀个女人,我会杀千个鲜卑士兵;你杀十个女人,我杀万个鲜卑士兵;你若是再多杀,郡城里面的鲜卑士兵都将被杀,甚至代郡、上谷郡的鲜卑人也会遭到灭顶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我信奉的不是以德报怨,是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告诉你,郡城外面早已经布置了数万大军,堵住了四方城门。城内也有数万大军,你是不可能逃走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如何决断?全在你的念之间,要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听,立刻就觉得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手指向女子的钢刀,渐渐的放了下去。他真不敢杀人,因为他不敢赌,也不敢用无数鲜卑士兵的性命去赌。

    轲比能说道:“王灿,我放了她们,你不杀其余的鲜卑士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说道:“轲比能,说你蠢,但你蛮聪明的,知道用人要挟朕。说你聪明,但你却很蠢。你已经被包围了,没有谈条件的权利,要么投降,要么抵抗。你可以杀人,但要考虑好后果,因为你杀了人,你活不了,麾下的鲜卑士兵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心情低落,但还有另外的打算,等着士兵来救援。

    他拖延时间,稳住局面。

    事实上,轲比能的意图王灿已经看穿了,但他没有逼得太紧,以免轲比能暴起杀人。况且轲比能在等着城的战果,王灿也是如此。等城鲜卑士兵被杀的消息传来后,王灿更加的肆无忌惮,更加容易掌握主动权。

    到时候,轲比能和素利再也没有机会扳回局面。

    个时辰,转眼即逝。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院子外,传来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轲比能和素利的心,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却是吕蒙和魏延提着几颗血淋淋的脑袋走了进来。吕蒙抱拳说道:“陛下,城的鲜卑士兵已经投降,被控制了起来,这几人是鲜卑士兵的将领,因为顽固不化,被末将斩杀,砍下了脑袋。”

    带着血迹的脑袋扔在地上,散着令人作呕的气息。些女人看见后,吓得瑟瑟抖,还有些女人不断地干呕,感觉很恶心。

    王灿见鲜卑将领的脑袋,嘴角浮现出笑容。

    眼下的幕,打破了轲比能的坚持。

    步度根沉声说道:“素利、轲比能,你们两人已经陷入包围,不可能逃出去。再加上城的鲜卑士兵被控制起来,不会有援军了。你们若是继续抵抗,只能增加鲜卑士兵的伤亡,会拖累鲜卑人,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步度根又换了副口吻,劝说着步度根和素利。

    轲比能怒喝道:“步度根,你不是鲜卑人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面色沉,喝道:“不识抬举!”

    素利瘦削的身形在刻显得萧瑟单薄,似乎阵风都可以把素利吹翻。他看着王灿冷峻的面颊,害怕被杀死。临到死亡,才现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尤其是死亡降临前,更是难以承受。素利咬咬牙,跪在地上道:“皇帝陛下,素利愿降。”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!!”

    连串的声音响起,跟随素利的士兵全都投降了。

    轲比能看见后,也坚持不下去。他若是继续坚持,就只有被杀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步度根双腿软,跪在地上,低着头,眼露出愤懑之色,说道:“鲜卑轲比能,愿意归顺蜀国皇帝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淡然,吩咐道:“吕蒙,把院子里面的女人带出去,好生安置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吕蒙吩咐士兵把人带出去,院子只剩下王灿的人,以及轲比能和素利等人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步度根,说道:“步度根,接下来的事情你亲自处理,朕相信你。”说完后,王灿带着吕蒙、典韦、魏延离开,留下蜀军士兵站在步度根旁边。这些士兵如狼似虎的盯着素利和轲比能,眼毫不掩饰的露出赤-裸-裸的杀意。

    步度根说道;“我送你们上路。”

    手招,士兵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素利和轲比能迅的站起身,素利更是大吼道:“步度根,你要做什么?我们投降了,我们是蜀国皇帝的人,你怎么敢乱杀人?”

    步度根说道:“素利,你太傻了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面色阴沉,说道:“好个蜀国皇帝,好个皇帝啊!”

    他带着剩下的士兵抵抗,和步度根拼命。

    然而,步度根和麾下的鲜卑士兵越是拼命,死得越快。蜀军不断地冲杀,接连不断地惨叫声和喊杀声此起彼伏。时间流逝,院子的声音渐渐消失,最后只剩下具具冷冰冰的死尸和滩滩暗紫色的血泊。

    步度根看着倒在地上,已经面目模糊,血迹斑斑的素利和轲比能,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他和轲比能、素利直不和,但眼下两个人死了,步度根心却有些失落,甚至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