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9章 杀入雁门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雁门郡,太守府。 ≧ ≤.1ZW.

    大厅,素利和轲比能两人都烦躁。两人身旁,已经没有了女人,连麾下的武将都没有留在大厅。两人眼对眼的望着,眸子露出无奈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前,两人都派了斥侯去打探消息,结果却杳无音讯。不仅如此,派出去的斥候像是粒石子扔在大海,个斥候都没有回来,很可能是被杀了。轲比能和素利点消息都没有得到,不知道前方生的消息,很是急切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两种可能。

    其是步度根遭到蜀军攻击,被蜀军大败,斥候都被王灿的人清理了。这结果,是素利和步度根希望看到的,希望步度根实力大损。另种可能是步度根击败了王灿,故意派人  封锁消息,不愿意素利和轲比能知道,要独自瓜分战果。

    素利看向轲比能,问道:“你说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轲比能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,等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大厅外传来了名士兵的声音。

    报信的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躬身朝素利和轲比能行礼,说道:“轲比能大王、素利大王,步度根已经击败了蜀军,押送着俘虏的蜀军返回雁门郡。”

    “捉到王灿了吗?”素利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士兵摇头道:“不知道,不知道具体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素利摆手让士兵离开了,神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素利拳砸在案桌上,愤愤的说道:“事情终于朝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展,现在步度根击败了蜀军,不管有没有捉住王灿,但肯定俘虏了蜀军士兵,也可能俘虏了蜀军将领。有了这点,步度根威望大涨,对我们不妙啊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说道:“接下来,不让步度根出战,我们去赚取战功。”

    素利道:“嗯,只能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想了想,又说道:“素利,若是我们两人联手,能灭掉步度根吗?”

    素利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轲比能,你、我和步度根对天结盟,言明了不能擅自攻杀其方。这是指天盟誓的,不能随意违背。况且若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鲜卑士兵眼的英雄,你觉得鲜卑的猛士会信服你吗?按照你说的,努力去赚取战功,不要让步度根取胜,否则就真的要被步度根压头了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嘴角微微勾起,不屑的看了眼素利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素利说道:“去迎接步度根,看看他又多威风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摇头说道:“你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素利能忍受步度根,但轲比能却不能忍受,也不想看着步度根威风的样子。眼不见心不烦,干脆留在大厅,等着步度根自己回来。

    素利见轲比能不动,想了想,也说道:“好吧,我也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留在大厅,仅仅是派遣士兵去迎接步度根,协助步度根处理俘虏的蜀军。虽说素利嘴上说得好听,但心也有些别扭的,没想到步度根竟然会取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外,队大军缓缓的靠近郡城。

    步度根策马提刀,神色平静,只是额头上还有块红斑,是先前磕破了额头造成的。步度根身旁还有部分士兵,王灿、吕蒙和魏延就躲在其,并不显眼。典韦、庞德等人则躲在后面的士兵,跟随蜀军士兵起赶路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,蜀军没有全部出现,只有部分。

    只要步度根带着大军入城,控制了郡城,足以歼灭素利和轲比能。

    步度根带着士兵走到城门口,缓缓入城。

    守城的士兵钦佩的看着步度根,神色激动,为步度根取得胜利而感到骄傲。然而,当部分士兵进入城后,守城的士兵被进城的鲜卑骑兵和蜀军士兵淹没的时候,便有蜀军士兵悄然出手,把守城的士兵杀死,控制了城门。

    这切,本是毫无破绽的。

    然而,城楼上却有个鲜卑士兵伸出脑袋,想要打望步度根,却惊奇的看到了蜀军杀人的幕。尤其是入城的鲜卑士兵并不阻止,士兵立刻想到可能是步度根投降了,才会任由蜀军士兵动手。他张开嘴,大吼道:“步度根投降了,蜀军杀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声大吼,立刻引起了躁动。

    城隶属于素利和轲比能的士兵全都乱了起来,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王灿见鲜卑士兵现了情况,知道悄无声息拿下素利和轲比能的机会已经消失,接下来就只能是打场硬仗,但好在素利和轲比能没来,所以还有机会困死两人。王灿吩咐道:“吕蒙,信号让城外的蜀军围城,封闭四方城门,防止鲜卑士兵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应下,立刻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不多时,城升起支响箭。

    王灿又看向步度根,吩咐道:“步度根,带兵冲向素利和轲比能所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回应声,带着士兵杀向太守府。

    步度根和王灿等人不是最快的,他们刚刚入城的时候,已经有鲜卑士兵得到了消息,迅朝太守府跑去,要禀报消息。

    太守府,大厅外。

    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,士兵面色涨红,呼吸急促,冲进了大厅后,挥舞着手臂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不好,好,好……了,……”

    士兵跑得太快,来不及喘口气,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素利沉声道:“到底生了什么事,不要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士兵深吸口气,稍稍缓了口气,才说道:“大王,步度根头投降了蜀军,把蜀军带入城,我们包围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句话,像是冬天里的炸雷,滚滚而来,令人心神震颤。

    轲比能傻了眼,似乎是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问道;“你确定步度根投降了?”

    轲比能和素利都了解鲜卑骑兵,也了解步度根的实力,认为步度根率领的鲜卑骑兵来去如风,即使遭到了攻击,甚至是被王灿打得落花流水,可是想要逃回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毕竟鲜卑骑兵来去如风,汉人不可能追上。

    步度根却直接投降了,肯定是被蜀军大败,所以两人都觉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素利说道:“步度根若是投降,我们就危险了,走,去军营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也反应了过来,说道:“对,对,立刻去军营,召集士兵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示意士兵前面带路,准备离开。可三个人前后的踏出大厅门槛,又看见名士兵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,神色惊恐的喊道:“大王,不好了,蜀军包围了太守府。”

    威风不可世的鲜卑士兵,此时却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“砰!!”

    素利脸色大变,双腿软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他双目无神,喃喃自语道:“蜀军这么快就包围了太守府,逃不出去了。完了,切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轲比能眼珠子转,立即大声说道:“走,去后院,把后院的六十多个女人控制起来,要挟王灿,趁机离开。”

    素利听,像是抓到了根救命的稻草。他迅的爬起来,撒开脚丫子朝后院跑去,像是溜烟样,迅消失在视线。

    轲比能召集太守府的鲜卑士兵,朝后院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