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8章 恐吓步度根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此役交战,鲜卑骑兵的损失多达千人,受伤的士兵更是不计其数。 ≯ <.≦≤1<Z≦W<.﹤

    蜀军的损失清点下来,也有近万人受伤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刚开始被弓箭射伤,以及被鲜卑骑兵追杀导致。相比来说,被杀死的士兵却不是太多,毕竟重骑兵和重步兵迅杀出来拦截鲜卑骑兵,挡住了鲜卑骑兵冲锋的态势。

    大军暂时停下,没有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步度根跪在王灿跟前,显得极为谦恭,生怕触怒了王灿而被杀。

    尤其是,魏延、庞德、张绣等人站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盯着步度根,眼透射出饿狼般的眼神,恨不得把步度根生吞了,更让步度根感到畏惧。步度根已经没有了鲜卑大王的姿态,脸上的傲慢之色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微微苍白的面颊。

    他祈求的看着王灿,眼神恍惚,神色忐忑。

    王灿不说话,步度根更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正当气氛尴尬的时候,郭嘉说话了,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。步度根见有人主动打破眼前的僵局,感激的看了眼郭嘉。他见郭嘉面带笑容,又长得清秀斯,认为郭嘉不是狠辣之辈,理所当然的认为郭嘉可能是为他求情的,心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王灿却注意到郭嘉眼的戏谑之色,问道:“奉孝,有话直说,不必顾忌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听,更是大喜。

    王灿说话这般随意,眼前的青年在王灿心肯定有很高的地位。若是眼前的青年为他说情,岂不是更好吗?

    再者,步度根想到自己已经选择了投降,不会有其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请诛杀步度根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郭嘉微眯着眼睛,脸上还是淡淡的笑意,却让步度根身体僵,浑身冷。

    他微微张开嘴,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去。这刻,步度根如堕地狱,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。希望越大,失望就越大,尤其是眼前的青年是王灿倚重的人,说的话分量就更重,对王灿的影响也更大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同意,他的小命就要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步度根手脚冰凉,眼巴巴的望着王灿,祈求王灿赦免他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说道:“奉孝的话,我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步度根见情况不对,立刻打断了王灿的话,说道:“皇帝陛下,步度根愿降,愿意投降啊!只要皇帝陛下饶步度根命,步度根愿意归顺皇帝陛下,愿意奉上美人、金钱,甚至是向皇帝陛下俯称臣,请皇帝陛下开恩。”

    “砰!砰!!”

    步度根害怕被杀,把鼻涕把泪的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大军没有安营扎寨,只是在野外歇息,王灿也只是坐在块石头上。步度根跪在王灿身前,额头下面全是石子,用力的磕下去,三两下就磕破了皮。额头上流出鲜血,染红了额头,连地面都沾上了丝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唉!!”

    王灿叹了口气,说道:“看你这么诚心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步度根听见王灿开口的话,就心花怒放,也不顾的额头上的伤,再次磕了几个头。他只想着能保住性命就好,但他刚刚高兴的时候,旁边又传来名武将的声音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张绣,只见张绣神色冷峻,抱拳道:“陛下,鲜卑人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对雁门郡的百姓造成了巨大的上海。若是不杀鲜卑人,势必让陛下的威望受到影响,让百姓无法死心塌地的归附陛下,末将认为只有杀了步度根,才能让百姓泄怒气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看向王灿,见王灿又有些意动了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淌出来,背脊上也全湿了。

    正当步度根感到无奈失望的时候,庞德又站了出来,抱拳说道:“陛下,末将深知鲜卑人的秉性,他们是出尔反尔,毫无信义可言。您现在饶了步度根,必定养虎为患,他日步度根还会率军南下。陛下,请三思啊!”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,我不会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连连摆手,希望王灿饶他命。

    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,此刻的步度根就有这样的感觉。他才刚开口,又有个人站出来,这人身材魁梧高大,像是尊铁塔站在王灿身旁。此人便是典韦,他抱拳道:“陛下,末将认为郭先生说得对,庞将军、张将军说得也有道理,必须杀了步度根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典韦还恶狠狠的瞪了眼步度根。

    那凶狠的眼神,让步度根浑身冰凉,如堕地狱,提不起点力量。

    王灿见众人纷纷劝说,脸上更是露出果决的神色,点头说道:“诸位都认为该杀了步度根,看来不杀步度根,不足以平息民愤,不足以让雁门郡的百姓归心。来人啊,将步度根拖下去,枭示众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回头看去,已经有两个士兵走来。

    “皇帝陛下,饶命,饶命啊。只要皇帝陛下饶了步度根命,步度根什么都愿意做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步度根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正当士兵夹住步度根准备拖走的时候,吕蒙站出来制止了两个士兵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坐在地上的步度根,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抱拳道:“陛下,步度根该死,但末将认为步度根还是有用的。只要步度根愿意配合,我们的大军可以轻易的进入雁门郡,诛杀素利和轲比能。步度根降了陛下,还可以替陛下剿灭素利和轲比能的部落。”

    吕蒙看向步度根,问道:“步度根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!”

    步度根心想着保命,哪敢说个不字,直接答应了下来,说道:“步度根愿意归顺皇帝陛下,并且替皇帝陛下剿灭素利和轲比能。”

    这刻,步度根心又升起了无限的希望,隐隐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统了鲜卑,他实力大增,王灿未必能控制他。

    但步度根那点小心思瞒不住别人,郭嘉立刻说道:“陛下,我看只需要利用步度根带着大军进入雁门郡,协助我们击杀素利和轲比能即可。至于鲜卑灭了,只需要把鲜卑人迁入原,和原百姓混居,这样才能解决鲜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听了后,嘴角微微抽搐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浮现出笑容,看向步度根,问道:“步度根,你愿意配合吗?”

    “愿意,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知道自己不是蜀军的对手,不管是武艺还是心思都不行,干脆投降了。

    王灿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你能识时务,朕就不杀你了,饶你条狗命。接下来,你要让你的士兵也诚心归顺。若是鲜卑士兵有人要反抗的,朕就杀十个人;若是有十个人反抗,朕就杀百人;若是有百人反抗,朕就杀千人;若是还有更多的人,你也不要活了,和鲜卑人起去死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心咋舌,暗骂王灿狠辣,脸上却堆起笑容,谄媚的说道:“皇帝陛下放心,步度根的士兵忠心耿耿,不会作乱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忠于你的就好,接下来,按照朕的安排,准备好返回雁门郡剿灭素利和轲比能。希望你好好配合,立功赎罪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说道:“请陛下下令。”

    王灿把接下来的安排说了出来,步度根却傻了眼,不敢反对,只能同意。步度根开始庆幸自己投降,因为他明白素利和轲比能没有了价值,必死无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