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7章 步度根投降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步度根,受死!”

    正当步度根心无比痛苦的时候,前方再次响起王灿的咆哮声。≯≧≥  ﹤.≤﹤1≤ZW.

    此刻,王灿距离步度根不到五丈远。

    “大王莫慌,末将去杀了蜀国狗皇帝。”名鲜卑大汉挥舞着手的钢刀,骑马冲向王灿。钢刀在空晃动,闪烁着森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王灿见鲜卑将领杀来,嘴角浮现出抹冷意。

    鲜卑人,来多少,他杀多少!

    王灿从斥侯口得知了雁门郡丢失后的情况,知道百姓遭到屠戮,知道妇孺被鲜卑士兵欺凌,胸已经是怒火冲天。站在鲜卑人的立场,或许自是对的,但王灿有自己的立场,他是汉人,更是汉人的皇帝,要保护百姓。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王灿鼓起全身的力量,双手握紧了龙雀刀,挥刀劈了出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鲜卑将领抡起钢刀迎来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金铁交击的声音传出,刺得人耳膜疼痛。兵器碰撞后,龙雀刀丝毫没有受到损伤,王灿也是岿然不动,像是大山屹立。然而,鲜卑将领的情况却不妙,被王灿刀劈得双手虎口破裂,胸膛起伏不定,张开嘴,哇的吐出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嚓咔!嚓咔!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鲜卑将领手的钢刀碎裂,块块铁片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下,鲜卑将领惊呆了。

    王安却趁胜追击,龙雀刀立刻劈出。手起刀落,快若闪电,只看到条银白色的匹练贯穿了鲜卑将领的身体。旋即,血箭迸出,鲜卑将领的身体竟然直接崩裂成了两半,带着鲜血的内脏洒落了地,血迹斑斑,恐怖吓人,连鲜卑将领的战马都是希聿聿的悲鸣着。

    “啊!!“

    步度根瞪大眼,惊呼声。

    这幅场景,吓得步度根没有了和王灿较量的想法。他亲眼看到王灿杀了李单西,又看到王灿杀人的狠辣手段,小心肝忍不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。步度根的武艺不及李单西,若是和王灿拼命,连个回合都撑不下去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步度根深吸口气,丢掉了鲜卑人的高傲,大吼道:“撤,立即后撤。”

    后撤的命令,在战场上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鲜卑骑兵如闻天籁,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,纷纷往后撤。王灿冲向步度根,却见步度根躲在鲜卑骑兵里面后撤,嘴角浮现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想要走,哪有这么容易?

    杀不掉步度根,也不可能让步度根逃走。

    步度根成了惊弓之鸟,时不时回头看下王灿距离他还有多远,生怕被追上。他带着士兵跑了约莫十里,前方的道路开始变得狭窄起来,不过鲜卑骑兵还能通过。然而,步度根马当先的冲上去的时候,突然传来咔嚓声脆响,战马的蹄子断了。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战马保持着继续前冲的惯性,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”

    战马悲鸣,传来痛苦的嘶鸣声。

    步度根掉在地上后,摔得迷迷糊糊的,而且浑身酸疼。

    他赶忙站起身,看了眼前方的道路,现前方的路上遍布着无数的坑洞。这些坑洞不大,只有两个巴掌宽,尺深,却极为密集,前方近三十丈的道路都是这样的。战马奔跑的度快,脚擦在坑洞里面,很容易造成骨折的情况。

    显然,步度根成了先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传来无数鲜卑士兵的惨叫声和战马的悲鸣声。鲜卑士兵,有的士兵避开了前面的坑洞,跑了几丈远,但终究是躲不开,是马失前蹄,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步度根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士兵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这战,真是憋屈啊!

    自从他领兵以来,就没有这么窝囊过,也没有遇到过会用这种奸诈手段的人。他没想到王灿会在路上挖坑。

    太狡诈!太狠辣了!

    “步度根,张绣等你多时了。立刻投降,本将饶你不死。”官道的右侧,忽然又杀出队大军,约莫万士兵。

    “你是张绣?是北地枪王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是知道张绣的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,没想到赫赫有名的枪王张绣杀了出来,真是倒霉到家了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不该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步度根,庞德在此。立刻投降,否则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正当步度根心下后悔的时候,官道的左侧又杀出万士兵。庞德和张绣得到王灿的命令埋伏下来,等步度根率领的骑兵去攻击王灿,就带着士兵布置坑洞,防止步度根带着骑兵逃回去,断绝步度根的退路。

    步度根看着庞德,喃喃说道:“庞德,这不是马氏的旧臣吗?也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‘马氏’指的是马腾家,马腾名震西凉,在鲜卑也小有名气。庞德作为马腾最倚重的大将,也是有定的名气。步度根看着左右两边的蜀军,又看了眼前方无数的坑洞,再回头瞅了眼烟尘漫天的后方,看见无数的蜀军汹涌而来,并且还有凶猛残忍的王灿。

    逃不掉了,真的是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步度根心如死灰,知道是必败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投降吧。”

    名鲜卑士兵来到步度根身旁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步度根闻言,恶狠狠的瞪了士兵眼,脸上却露出犹豫之色,片刻后说道:“好把,下令投降!”他实在提不起反抗的勇气,不知道该怎么抵抗蜀军。

    逃,肯定逃不掉!

    打,肯定打不赢!

    拼死抵抗,被杀了后,他的钱财和女人都成了素利和轲比能的,这点让步度根不愿意接受。唯的办法就只有投降,暂时归顺蜀国皇帝。步度根咬咬牙,放下武器,大吼道:“蜀国皇帝陛下,我愿降,我愿意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哐当!哐当!”

    无数的鲜卑士兵也跟着放下武器投降,骑在马上的士兵都翻身下马,不再抵抗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今天绝对是厄运日,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。王灿带着士兵走上来,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步度根,又扫了眼无数的士兵,吩咐带:“收缴兵器,再收缴战马,将所有的鲜卑士兵看押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庞德得令后,立刻执行下去。

    张绣走到王灿身旁,沉声说道:“陛下,末将认为应该立刻派出斥侯,拦截素利和轲比能派出的哨探,以免他们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吩咐道:“阿蒙,派人阻断素利和轲比能的斥侯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应下,转身去执行命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