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6章 接连不断的伏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步度根率领的轻骑兵冲向陷阵营,意图冲垮百陷阵,然后追击蜀军。≥ ﹤.≤﹤1﹤Z≤W≦.≦

    他盯着陷阵营,再次大吼道:“射箭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无数的鲜卑骑兵挽弓射箭,弓箭射向逃跑的蜀军和陷阵营。轮射击,正在逃窜的蜀军士兵纷纷被射杀。但弓箭射到陷阵营后,面面盾牌竖立起来,还有无数杆大枪在空搅动,把射来的弓箭拨开。

    弓箭射击,对陷阵营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步度根见弓箭没影响到陷阵营,心下大怒,大吼道:“冲上去,压垮他们。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鲜卑骑兵冲向了陷阵营。

    每个鲜卑骑兵手的武器都是战刀,并不是长矛,也不是长枪,只能借助战马冲锋的力量近距离冲杀。当他们距离陷阵营两丈之内后,陷阵营士兵挺枪而出,杆杆长枪组成了密集的枪林,不管是战马还是骑兵,都被长枪戳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杆杆大枪刺入战马的身体,迸溅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战场上,似乎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即使有鲜卑骑兵骑马冲到陷阵营士兵的身前,但面面厚实的盾牌立在身前,挡住了冲撞的战马,再有长枪刺出,战马和骑兵立刻成了肉窟窿,没有活命的机会。百陷阵营,组成了堵城墙,屹立在战场上,使得鲜卑骑兵无法逾越。

    “杀,杀过去!”

    步度根心下愤怒,竭力的嘶吼,命令骑兵起攻击,却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面绝对的实力面前,鲜卑骑兵显得如此的乏力。

    步度根眼看着麾下的骑兵被杀死,而且陷阵营顺着道路不断地杀来,像是秋风扫落叶般杀死麾下的骑兵,让步度根为之愤怒疯狂。这才百人的队伍,就让他麾下的骑兵不能前进半步,让步度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原蜀国皇帝的军队,果然厉害。

    步度根头疼的时候,李单西和苏和世率领的骑兵也开始崩溃了。

    道路的左侧,突然杀出三千重骑兵。这支重骑兵装备精良,连战马也有披挂。重骑兵的每个士兵使用长矛,手还有柄小圆盾,攻防体。三千人挡在道路上,阵冲杀,就杀得步度根的骑兵不断后撤。

    长矛刺出,无数的鲜卑骑兵被杀。

    “鲜卑狗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战场上,传来典韦的声音。

    典韦骑在马上,提着丈长的大刀厮杀。他没有使用铁戟,而是挥刀杀戮,这样的力道更猛。典韦瞅见苏和世,眼露出道道精光,迅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苏和世见典韦杀来,大吼道:“本将是步度根大王麾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来得及说完,典韦挥刀劈下。刀光凛冽,势大力沉,挂着股锐啸声,透着凶狠霸道的气息,让苏和世无法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苏和世闭上嘴,举刀迎敌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声巨响,巨大的力量从典韦的长刀上倾泻下去,把苏和世劈得身体颤,直接从战马上飞起来,摔落在地上。典韦冲杀的时候,明显是欺负苏和世不知道他的实力,举干掉苏和世。典韦击得手,策马冲了上去,大吼道:“老子管你是谁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苏和世刚站起来,脑袋还有些迷糊,就见抹刀光劈来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长刀划过苏和世的脑袋,圆滚滚的脑袋在空飞过。

    片血雨落下,脑袋骨碌碌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无头的尸体倒下。

    典韦却还不满足,策马冲上去,战马的马蹄踩在苏和世的胸膛上,踩得胸膛都凹陷了下去。典韦杀了苏和世,又开始搜寻目标。他杀戮鲜卑骑兵的同时,专挑鲜卑的将领下手,短时间内,就已经杀了十二个鲜卑小将,令步度根都感到畏惧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这刻,步度根觉得攻击蜀军有些唐突了。步度根目光转,现自己的心腹大将李单西也对上了名青年。这名青年提着口丈长的大刀,长刀挥舞如行云流水,和击杀苏和世的汉子使用相同的武器,但岁数略显年轻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吕蒙。

    吕蒙和李单西交手三个回合,没有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李单西有股蛮力,力量很大,并不弱于吕蒙。吕蒙眼见典韦刀杀了名将领,心下更是着急,可越是着急,越是没能迅杀死李单西。

    “让开,我来杀他。”

    吕蒙没能成功,王灿横空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的武器和吕蒙、典韦样,也是长刀,却是专属于他的六尺龙雀刀。王灿扫了眼吕蒙,沉声说道:“阿蒙,回去好好练练刀法,连个蛮子都打不过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讪讪笑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努力,而是李单西力量不弱。吕蒙心不爽快,把目标转向其余的鲜卑士兵,长刀挥舞,连连带出蓬蓬鲜血,泄着心的怒气。

    王灿眸光冷,大吼道;“鲜卑蛮夷,去死。”

    声大吼,王灿提着龙雀刀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烧杀抢掠的鲜卑人,王灿心早就憋了口气。眼下和李单西交手,王灿鼓足了全身的力量,要准备刀杀敌。李单西见王灿穿着打扮不同,是军主帅的军服,大吼道:“你是蜀国皇帝?”虽然李单西有了猜测,但还是试探着问了句。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我是蜀国皇帝,今日砍你狗头,祭奠死去的百姓!”

    李单西确定了王灿的身份,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大吼道: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他策马冲了上去,举起战刀,想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冷冷笑,挥舞龙雀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战刀碰撞,龙雀刀削断了李单西的战刀。

    冷冽的刀光势如破竹的前进,在李单西身上留下了条长达尺的伤口。这条伤口从左肩,蔓延到右侧肋骨,鲜血喷溅,露出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李单西大声惨叫,看了眼只剩下半截的战刀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不等他逃跑,王灿再次挥刀。

    刀削出,龙雀刀在李单西的胸膛划过,把李单西削成了两半截。

    龙雀刀太过锋利,削过李单西的身体,却没有流出鲜血。过了两眨眼的时间,李单西身体的伤痕崩裂,才喷溅出鲜血。李单西惨叫声,身体晃,身体断成了两截,上半身和下半身相继落在地上,不断地喷洒着鲜血。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转,看向步度根,大吼道:“步度根,受死。”

    这刻,步度根觉得肠子都要悔青了。他听过王灿的事情,没想到王灿这么恐怖,麾下的士兵和将领也很恐怖。

    仅仅是百人,就挡住了几千甚至于上万骑兵的攻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有另外的三千骑兵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再加上无数的蜀军杀了回来,步度根麾下的骑兵根本不够杀。最令步度根心疼的是两个心腹大将被斩杀了,而且是刀毙命,瞬间就被秒杀了,堪称恐怖。

    步度根见王灿杀来,心下大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周围的情况,蜀军不在逃窜,开始反击了。百陷阵营和三千重骑兵越来越凶猛,杀得他的骑兵不断地后撤。

    这样的交战,让步度根失去了拼杀的勇气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