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5章 蜀军不堪一击?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步度根走出大厅后,转身看向大厅的轲比能和素利,呸的吐了口浓痰。≧ ≯ ﹤.<≤1﹤Z≦W﹤.

    “无胆鼠辈!”

    他嘟囔着骂了句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真的要单独打蜀国皇帝吗?”步度根身旁的名将领低声问道,脸上还有着丝畏惧,这名将领也是知道王灿的,否则不会这么忐忑了。

    步度根哼了声,说道:“屁话,话都已经说出口了,还能拒绝吗?”

    将领挠挠头,跟着步度根起离开了太守府。

    步度根带着两个心腹大将,把城的三万士兵调集起来,出了郡城,朝蜀军奔去。步度根的三万士兵并不是普通士兵,而是善于骑射的轻骑兵。这些骑兵骑术精湛,射术厉害,每个人都是精锐。

    鲜卑的骑兵是马背上的锐士,远比原训练的骑兵更出色。这些骑兵整日都在马背上,久而久之,和战马也有了种默契。

    这样的支骑兵,很难缠,也很难消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带着万蜀军进入雁门后,开始放缓了度。大军停下来歇息,王灿派出了无数的哨探,去探查鲜卑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王灿歇息的时候,名哨探飞的跑到了王灿身旁。

    哨探朝王灿揖了礼,抱拳说道:“陛下,鲜卑大军朝我军杀来,领兵的人是鲜卑三王之的步度根。他亲自率领三万骑兵,距离我军只有三十里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有没有其他的鲜卑领?”

    哨探摇头说道:“轲比能和素利留在雁门,没有出战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让哨探退下,脸上露出了笑容,看向坐在身旁的郭嘉,笑道:“奉孝,鲜卑各族之间不是团和气啊!现在只有步度根个人率军杀来,就借着这次机会灭掉步度根,给鲜卑人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道:“陛下,双方只有三十里距离,可以按照计划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下达了命令,万大军立刻展开行动,等着步度根杀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步度根带着三万骑兵,路疾驰,很快就接近了蜀军。

    旁边,步度根的心腹将领苏和世大声说道:“大王,末将总觉得有些不安。轲比能和素利撇开我们,让我们单独攻击蜀军,会不会有风险啊?”

    步度根哼了声,问道:“苏和世,你想要漂亮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苏和世嘿嘿笑了笑点头道:“想要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目光如刀,又问道:“你想要金钱吗?”

    苏和世又回答道:“想要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看着苏和世,叹息说道:“苏和世啊,你长得又丑又矮又黑,脾气又暴躁,你觉得美女和金钱会青睐你吗?”

    苏和世脸皮非常厚,回答道:“不会!”

    步度根的另名心腹将领李单西笑了笑,说道:“老苏啊,大王已经说得很明白了。你想要漂亮的女人,想要无数的钱财,就去击败蜀国皇帝,抢蜀国的女人和金钱。不卖命,哪能找到漂亮的女人和无数的财宝呢?”

    步度根赞赏的看了眼李单西,说道:”嗯,还是李单西聪明点!”

    李单西谄笑道:“大王教导有方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笑了笑,问道:“距离蜀军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苏和世回答道:“大王,距离蜀军还有二十里,很近了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说道:“加快递,立杀入蜀军里面,活捉蜀国皇帝。”步度根的脸上也洋溢着无尽的荣光,非常亢奋。尤其是想到活捉了王灿,他就忍不住想提着战刀杀入蜀军里面。苏和世和李单西也是如此,不断地催动战马赶路,朝蜀军奔去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步度根率军靠近了蜀军。

    看着摆开阵势的蜀军,步度根没有任何的犹豫,扬起战刀,大吼道:“射箭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!”

    无数的弓箭射出,密集的箭雨射向蜀军士兵。

    人没到,鲜卑骑兵已经展开了攻击。

    蜀军被弓箭攻击,阵脚立刻乱了起来。眨眼工夫,三万鲜卑骑兵吆喝着,脸上露出狂热的神情,已经靠近了阵脚大乱的蜀军。鲜卑士兵的神态,已经完全是沉醉在杀戮,享受着肆意杀戮带来的快感,亢奋激动。

    三万鲜卑骑兵,阵冲杀,蜀军的阵型崩溃了,开始往后逃跑。

    似乎,鲜卑骑兵已经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步度根见蜀军不堪击,更是激动的面颊涨红,似乎看到了俘虏王灿后的情景。他张开嘴,大吼大叫道:“冲啊,活捉蜀国皇帝,活捉蜀国皇帝。”他左看看,又看看,现蜀军士兵有杆代表皇帝的大旗在挪动,立刻追上去,想活捉王灿。

    其余的鲜卑骑兵不断冲杀,追杀逃命的蜀军。

    蜀军士兵先是直线往后逃跑,不会儿就像是浪花被劈开,分成了两支队伍,左右的朝道路的两边跑去。

    这样来,鲜卑也继续追杀。

    不过,仍有部分鲜卑骑兵径直的往前冲,想包夹蜀军士兵。

    但是让鲜卑骑兵意想不到的事情生了,道路的前方竟然出现了条条丈长、四尺宽、六尺深的沟壑。战马冲上去后,前蹄没能踩在地上,反而落入坑,立刻倾倒下去。骑在马上的鲜卑士兵被甩落在地上,有的人摔得骨折,有的人被战马活活压死。

    坑很多,几十丈远的道路有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大坑。鲜卑骑兵冲上去后,遇到坑道,战马摔倒,人也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由于蜀军士兵是朝道路的两边扩散,往前冲的鲜卑骑兵并不多,损失也不大。

    步度根见道路前方出现坑坑洼洼的坑道,大骂蜀军狡猾,心升起不妙的预感。他觉得蜀军从道路的两边逃命,很可能也是有定意图的。

    但士兵杀得起劲儿,没有办法阻止,只能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步度根率军冲杀,带着部分骑兵往右边追去。

    苏和世和李单西率领部分骑兵往左边捉去,没有和步度根起。

    “步度根,高顺再次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声大喝从前方传来,却是高顺率军杀了出去,挡住了鲜卑骑兵追赶的道路。百陷阵营士兵手持盾牌、大枪,穿着严实的铠甲。随着高顺声令下,百陷阵营起了猛烈的冲锋,朝步度根所在的位置杀去。

    步度根见陷阵营拦路,冷笑道:“几百人就想拦住道路,可笑。儿郎们,随我杀。”

    步度根面露不屑之色,带着士兵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高顺神色冷峻,带着陷阵营缓缓的前进。虽说陷阵营前进的度不快。但每步都铿锵有力,每个陷阵营士兵都露出往无前的神态。两丈长的大枪,斜指向步度根的骑兵,枪尖森冷,散着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高顺大枪扬起,大声咆哮道:“陷阵之志,有我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陷阵之志,有我无敌!”

    百陷阵营齐声呐喊,声音响彻天地,在战场上回荡着。步度根眉头挑,粗犷的面颊上露出凝重之色,他也看出了这支军队的不凡。不过,步度根毫无惧色,还大声说道:“虚张声势,不堪击!”

    步度根暂时这么想,却看低了陷阵营的实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