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3章 贾诩的肺腑之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郭嘉拱手道:“陛下,庞将军说得有道理,微臣也认为挥军北上更合适,先解决北方的异族,再解决曹操。≥≯ ≤.≦≦1﹤Z≤W<.﹤”

    吕蒙接着说道:“陛下,末将认为攻打南下的异族,要有大声势,要打出蜀军的威风,不能失败,也不允许失败。末将建议扬州、豫州、徐州、并州的战事暂时停止,转进攻为防守。调遣能臣猛将北上,全力攻打匈奴、鲜卑和乌桓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吕蒙又说道;“鲜卑从并州南下,匈奴从凉州南下,乌桓从幽州南下,大军可以分成三路大军,迎击他们,从而各个击破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阿蒙,你有什么看法,认为该调遣那些人?”

    吕蒙仔细的思考片刻,说道:“此前徐庶和张辽的大军已经合拢,实力强大,足以应付曹仁和夏侯渊。末将认为可以把太史慈、甘宁、张辽、庞统和黄叙调出,留下聘、严颜、周泰、蒋钦、徐庶镇守南方,足以稳住南方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示意吕蒙继续说。

    吕蒙又道:“乌桓南下,赵云、黄忠等人正在幽州,让他们转攻为守,挥军北上即可。这样来,乌桓就不足为虑额。末将说的就这么多,请陛下指正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说的很好,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说道:“汉武帝时,霍去病打得匈奴元气大伤,再也不敢窥视原。现在大军北上和匈奴、鲜卑、乌桓交战,也要打出汉家儿郎的威风,要让他们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能恢复元气,不敢南下步。”

    张绣和庞德抱拳说道:“陛下英明。”

    魏延神色尴尬,有些不自在,因为他是坚持打曹操的。

    王灿看了眼魏延,并不在意,继续说道:“传令给赵云,让他转攻为守,北上迎击乌桓大军。告诉他,和乌桓交战的时候放手去打,把乌桓打得不敢伸爪子为止。”

    史阿点点头,等着王灿继续下令。

    王灿又吩咐道:“庞统、张辽、太史慈、甘宁和黄叙抵达洛阳后,让他们调集士兵前往凉州,迎击匈奴人。”

    乌桓和匈奴解决了,只剩下鲜卑。

    王灿继续说道:“我们这路大军,留下徐荣和张任留守虎牢关,抵挡曹操的攻击。必要时,可以让程昱、荀攸等人求助。其余的人随我北上并州,攻打鲜卑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众人抱拳应下,显得极为兴奋。

    尤其是高顺、张绣、庞德,这三人本是北方人,都受到鲜卑等异族南下的影响,现在能随军北上攻打鲜卑,更是心欢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冀州,常山郡。

    赵云带兵在常山郡驻扎,接到了王灿的命令。

    当即,赵云把贾诩和法正找来,又把司马懿也请到,三人到了大厅后,赵云把王灿的命令说了出来,才说道:“贾先生、孝直,陛下让大军停止攻击,北上幽州攻打乌桓,你们两位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司马懿静坐着,眼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这次,他也被王灿的魄力所惊叹,没想到王灿竟然放弃了攻击曹操,转而攻打北方的异族。若是般人,恐怕会趁着魏国元气大伤,举灭掉曹操,会暂时舍弃北方的百姓。毕竟停止了攻击,曹操就有恢复元气的机会。

    贾诩深吸口气,语气沉重的说道:“子龙将军,陛下已经说清楚了,放手去打,自然是肆无忌惮的攻击,也可以屠杀乌桓人。老夫认为,北上和乌桓人交战,先是以大军拖住乌桓人的主力,再让轻骑兵孤身进入乌桓腹地,以战养战,屠杀、烧毁乌桓人的马场、牧民,打得乌桓人后方动乱,再也没有信心和大军对抗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吞了口唾沫,惊骇的看着贾诩。

    这回,他是领教了贾诩的狠辣。屠杀、烧毁,这可真是般人不敢做的,尤其是针对普通的乌桓人。

    法正皱眉说道:“和先生,两军交战于孤儿寡母何干?为何要伤及无辜呢?”

    很显然,法正不赞贾诩观点的。

    贾诩沉声说道:“孝直,你说的话半对半错。两军交战,是不应该伤及无辜,也不应该伤及孤儿寡母,不应该肆意屠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是对我汉家百姓而言,对乌桓人不适用。”

    “乌桓人南下,每次都是烧杀抢掠,杀死壮丁,杀死老弱,然后抢走粮食和女人,他们想过普通百姓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乌桓人从没有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群狼,狼来了就该用大棒迎击,不能手软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和乌桓交战,不仅是两军交战,更是两族交战,是两国之战。乌桓人每年都会南下劫掠,这样生活在马背上的人,必须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贾诩仰着头,显得极为激动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孝直,你从小在益州长大,可以说是远离原,更是远离了边塞之地,没有受到战火的困扰,不解边塞百姓的辛苦。乌桓人、匈奴人、鲜卑人,都是群狼崽子,必须杀过去。陛下决议让我们北上对付乌桓人,更让我们放开手打,就是让我们为边塞百姓创造个太平安乐之地,让乌桓人不敢南下。”

    法正听了后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贾诩生活在西凉,是西凉土生土长的人,知道边塞的艰辛。然而,他从小在益州长大,不了解情况,便不再反驳贾诩。

    赵云看向贾诩,问道;“和先生,你觉得该怎么分配任务?”

    事实上,赵云也是同意贾诩看法的。

    贾诩说道:“子龙将军,把黄忠、典满、陈到来,我们再分配具体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赵云立刻传递命令,让黄、典满和陈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贾诩看了眼三人,说道:“此次和乌桓交战,依照我先前说的,兵分两路,大军吸引乌桓人的主力,甚至要灭掉乌桓人的主力,拿下乌桓领蹋顿。这路大军和对付夏侯惇的时候样,再有仲达的帮助,足以对付乌桓人。我带着典满和黄忠,率领三千轻骑兵深入辽东、右北平,袭击乌桓人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赵云沉声说道:“和先生,你还是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贾诩说道:“我必须去,这也是我的心愿。没有粮草和援军,但此次出兵后以战养战,走到哪里,杀到哪里,不用担心粮草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头道:“既如此,就按照和先生的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典满搓了搓手,说道:“贾先生,您可是挑对了人。末将杀入乌桓人,定让两柄大锤染满鲜血,杀他个天翻地覆。”典满眼闪烁着凛冽的杀意,恨不得杀尽乌桓人。司马懿看着典满,想到了赵宏、陶莽和夏侯惇的惨状,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这厮太暴力了。

    黄忠跃跃欲试,也是颇为手痒。

    杀了马,黄忠立下功,但相比于杀乌桓人,更让他激动。

    贾诩笑吟吟的说道:“你们放心,这次杀过去,会让你们杀个痛快的。我们这路杀过去,是铸就条血路,用鲜血铺垫出条血路,让塞外的异族知道犯我大汉者血债血偿,让他们永远记得这次教训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和法正听了后,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似乎,两人明白了贾诩的心境,理解了边塞百姓的苦楚。

    ps:看了下书评区,有人说小东很狂,无缘无故两更。我想说我苦啊,狙击手要结束了,新书迟迟没确定,弄得头疼,甚至是精疲力尽。我说过,狙击手结束立刻新书,但新书跟不上,还没敲定新书,做不到狙击手结束就新书,所以才有两更。小东没有狂妄的想法,也没有不诚信,实在是精力不济了,请大家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