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9章 典满醉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九月下旬,已经入了秋,都说秋高气爽,天气应该渐渐凉爽,却突然反常。  .

    那情形,比炎炎夏日都更加难熬。

    夏侯惇和司马懿撤出乐平郡,驻扎在乐平郡和赵国接壤的边界上。这次,司马懿没有让士兵后退步了,而是吩咐大军把守各个关口要道,挡住蜀军进入冀州的路。

    法正和赵云率军逼近魏军,也在乐平郡边界处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赵云带兵搦战,魏军避而不战,高挂免战牌,不出战。

    司马懿严令军营的士兵迎敌,也严令驻守在各个关卡要道的士兵出战。

    战争的局面,又变得僵持起来。司马懿不愿意出兵,夏侯惇心下恼火。依照他的脾气,蜀军杀了过来,就该提着大刀杀回去,打退蜀军。当初他跟着曹操剿灭袁绍的时候,勇猛精进,三两下就解决了袁绍的力量。

    司马懿掌军,却避而不战,心头憋得慌。

    军大帐,只有夏侯惇和司马懿。

    夏侯惇阴沉着脸,很不客气的说道:“仲达,你提出来的建议,我是而再,再而三的同意,也全力支持你。但你总得打几场胜仗,灭掉蜀军的威风,这才对得起陛下的托付,也对得起我的支持啊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平淡的说道:“将军,您心急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惇说道:“蜀军逼近冀州,我能不着急吗?”

    司马懿耐着心思解释道:“诚如将军所言,局势不利于我军。但就因为局势不利,才不能着急。大军退再退,蜀军军心激荡,都认为我军不敢出战。再加上法正和赵云想尽快的攻入冀州,也会急着求战。旦法正和赵云慌了,情急之下,必定露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向夏侯惇,司马懿说道:“小打小闹的交战没有意义,挽救不了局面。要稳定局势,就必须以雷霆手段击败赵云和法正,才能扭转大局。”

    夏侯惇仔细思索,觉得司马懿的说法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国,曾是汉朝刘姓宗亲的封底。

    汉朝还在的时候,刘姓称王。

    曹操在建邺城称帝,刘氏宗亲被废除,赵国改成了赵郡。原来的刘氏宗亲也被妥善安置,却只能当个富家翁。

    赵郡太守名叫郭铭,是曹昂系的人。

    魏国和蜀国大战,郭铭忙得是脚不沾地。因为他不仅要为夏侯惇提供定的粮草,还得锻造定数额的兵器,任务很重。但郡的大多数男丁壮汉都被征调去打仗,难以抽调百姓。至于郡内的豪强大族蓄养的私兵,根本掉不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壮丁调遣,锻造武器的工匠都是些老弱,不是岁数大的老头,就是小孩子。锻造出来的武器很差,让郭铭感到为难,很是棘手。

    招募铁匠的告示张贴在城楼下,很久没人来了。

    郭铭心情烦躁,干脆连后院都不回,整日呆在书房考虑粮食和武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郡城城外,站着个须灰白的老者和个二十出头的青年。两人远远的站在城外,观望着坚固的城墙。

    青年沉声说道:“军师,您看这座城池,布下了无数的防御工事,还有百余士兵在城门口把守,城楼上也有士兵巡逻放哨,甚至还能看到弓箭手。我们只有三千人,想拿下赵郡,恐怕非常困难啊。”

    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典满,旁边的老者则是贾诩。

    贾诩带着大军抄小路急行军,进入了赵郡,最后在城外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贾诩打量着城池的情况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典满又说道:“军师,就算我们不攻城,想混入城也非常困难。您看城楼下负责检阅的士兵,非常严格,身上藏不了兵器。就算是混入城,没有兵器也难有作为。”

    贾诩笑道:“阿满,你岁数长了,力气长了,还是毛毛躁躁的。”

    典满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主要在战场上杀敌,费脑子的事情懒得想。”

    贾诩吩咐道:“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贾诩迈开步子,快的朝城门口走去。他没有进城,而是站在城楼下,抬头看着张贴出来的告示。看完后,贾诩脸上就露出了笑容,回到典满身旁,笑说道:“走,已经有破敌之策了,我们先回营地。”

    典满头雾水,但还是乖乖的跟着贾诩离开了。

    回到大军驻扎的地方,贾诩让典满找了二十个狼牙营的士兵,说了接下来的安排。

    下午,典满穿着粗布麻衣,来到了郡城城下。他没有入城,像贾诩样站在告示贴下面,看了会儿后,大吼道:“有没有人,我来当铁匠。”

    典满身材魁梧,极为精壮。他这声大吼,像是平地里声炸雷,立刻吸引了城门口的士兵。几个士兵看见典满的模样,脸上露出喜色。这些人都知道太守大人因为武器和粮食的问题头疼,现在来了个打铁的人岂不是正好。

    守城校尉面带笑容的走到典满身前,说道:“壮士稍等片刻,我去通知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典满大咧咧的站在城外等着,和周围的士兵说着话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赵郡太守郭铭就来到城门外。

    他扫了典满眼,眼闪过丝疑惑,脸上却露出满意的神情,直接摆手说道:“壮士,城里请。”郭铭没有盘查,直接带着典满进入城。典满脑子里面还是有些迷糊,贾诩说郭铭会询问他的身份吗?怎么没问就入城了。

    带着疑惑,典满大摇大摆的进入城。

    更让典满吃惊的是,郭铭竟然带着他来到太守府大厅。

    郭铭还是没问典满的情况,吩咐下人摆酒设宴。

    典满跟着典韦,从小就开始喝酒,酒量极大,称得上是个酒坛子。以郭铭的酒量,不可能灌醉典满。见郭铭不停的劝酒,典满心生出疑惑,脑子快的转动起来,猜出了郭铭的意图,定是郭铭怀疑他,才会故意灌酒。

    等把他灌得醉醺醺的,就好下手了。

    洞悉了郭铭的意图,典满心里面暗说郭铭狡猾狡猾的。他以为郭铭没有任何防备,没想到这厮的城府深沉得很。若是他的酒量不行,肯定要露馅。

    典满慢慢的假装酒力不足,身体也摇摇晃晃的,似乎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郭铭心冷笑,眼闪过抹寒光。

    典满这样精悍的人突然出现,还是冲着打铁来的,郭铭自然心起疑。若是直接询问典满,难以察觉出典满的心思。郭铭设下宴席,把典满弄得醉醺醺的,才好套话。他端着酒樽走到典满的身旁,说道:“壮士,你醉了,不能再喝。来,我扶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没醉,喝,继续喝。”典满含糊的说道,完全是醉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郭铭眼珠子转,竖起食指,问道:“壮士,你看这是几?”

    典满看着郭铭幼稚的行径,心下冷笑,却大声嚷嚷道:“两根手指,是两个。”

    郭铭心喜,这厮果然醉了。

    若是的确清白无事,可以扔到锻造武器的地方锻造武器,也可以让典满当个小将。若是有问题,就只能刀斧手伺候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