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6章 惩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曹仁神色复杂,心情低落,无奈的吩咐道:“鸣金,收军撤退。  .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曹飞得令后,立刻把命令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曹飞的心里,也不愿意带着士兵离开,也想歼灭黄叙的这千士兵。灭掉黄叙,或者是活捉黄叙,这对蜀军的打击很大。眼下蜀军强盛无比,曹仁带着士兵在夹缝求生存,四处奔波,非常不容易,想要保住眼下动荡不安的局面,想拖住张辽和庞统,都非常困难,需要慢慢的改变双方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铛!铛!铛!!”

    战场上,响起了铜锣声。

    声音从魏军传出来的,正在拼杀的长矛兵听见后,心有些疑惑,也有些不情愿撤军。但是军令如山,他们必须后撤,长矛兵有序的后撤,不再继续往前冲。

    曹仁看了眼黄叙的方向,叹口气,策马离开。

    魏军如潮水般退去,先前布下埋伏的士兵也跟着赵宏和陶莽回来了。两人仔细的询问番后,得知庞统和张辽带着大军杀来,都是憋屈愤懑。再有个时辰,黄叙的千蜀军必定全部阵亡。曹仁虽然有机会也不敢灭掉,因为他灭掉了黄叙,庞统率军围过来就能灭掉他,两个选择摆在曹仁眼前,只能撤出。

    黄叙见曹仁撤走,眼露出疑惑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?因为魏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只要再有个时辰,甚至不到个时辰,曹仁就可以灭掉他麾下的士兵。曹仁却主动后撤,难道还有诡计?

    不对,不可能有诡计。

    魏军占据上风,再耍计谋就是画蛇添足,没有任何的意义。黄叙的眼珠子不断转动,脑想到了个可能,应该是援军到了,只有大军抵达,才能迫使曹仁主动撤兵离开。

    “曹军撤了,我们活下来了,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胆子的魏军,有本事继续杀啊,老子在这里,等你来杀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这群魏军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苍天庇佑,祖宗庇佑,幸好没被这些杀千刀的兵痞杀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军撤去,营地外立刻响起波波的呐喊声。无数的蜀军士兵高声呼喊,甚至许多从火海逃出来的百姓都高声欢呼,表达着心的喜悦。浪潮浪高过浪,气氛越来越热烈,队形立刻分散了开来。黄叙见此,又想到了种可能,若是曹仁故意退走,让士兵得意忘形,再突然杀回来,岂不是糟糕了。

    鉴于此,黄叙整饬队形,让士兵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不过黄叙的担忧显然多余,不到个时辰,张辽和庞统率领大军赶了过来,解除了危险。安顿好百姓和伤员后,开始清扫战场,最后重新选了处地方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军大帐,几盏油灯散着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张辽和庞统坐在上方,黄叙站在下方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两人率军吊在黄叙后面,黄叙分兵后,就迅追上了黄叙留下的万两千名士兵。大军急行军,赶到魏军营地,堪堪救下黄叙。饶是如此,也是遭到了巨大的损失。庞统看向黄叙,脸上没有丝笑容,严肃的说道:“黄叙,你贪功冒进,千士兵死伤了六千余人,剩下不到两千士兵。你说说,这笔账该怎么算?该受什么样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张辽见庞统训斥黄叙,没有插话。

    黄叙低着头,脸愧疚的神色,低声说道:“此役失败,全是我贪功、独断专横的结果。若不是我贪功,也不会有今日的局面。军师要怎么处罚,末将都毫无怨言,任由军师处置。”

    庞统点头道:“既如此,按照昔日的约定,明日当众杖责二十军棍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军师!”

    黄叙躬身应下,没想到庞统仅仅是杖责。

    庞统摇摇头,沉声说道:“别忙着谢我,你以为给你的惩罚就这点吗?六千士兵的性命丢失,造成这么大的伤害,你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除了杖责之外,你还得告慰六千士兵的英灵,这是必须做的。同时,准备好悔过书,把你自己所犯的过错全部写出来,我审查之后,再当着所有士兵的面,大声的读出来。”

    黄叙眉头挑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被打二十军棍是约定,不能推卸。告慰死去的士兵,这是他的责任。但当着好几万人悔过,还得大声的读出来,绝对是丢人的事情,黄叙却不敢拒绝,也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黄叙抱拳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说完后,黄叙转身离开了大帐,留下张辽和庞统议事。

    曹仁带着两万大军灵活的在豫州境内穿梭,已经成了个毒瘤,若是不除掉,肯定会祸害更多的郡县。曹仁却狡猾得很,碰到蜀军,立刻退走,根本不和蜀军硬碰硬。这样难缠的对手足以让庞统打起精神应对,营帐的灯光仍然亮着,两个身影在灯火轻轻摇曳着。时间流逝,两个身影时不时的扭动两下,还有讨论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次日早,军敲响了战鼓。

    蜀军士兵聚集在起,看着黄叙被杖责,又亲眼看着黄叙告慰死去的士兵,最后还听了黄叙诚恳的悔过书。这样的事情在军是第次生,也是黄叙人生的头遭,在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次生的事情,黄叙绝对是毕生难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虎牢关,曹操和王灿还在对峙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曹操几乎是直养病。他的头疼病越来越厉害,精神不济,军许多的事情都放权给司马朗和满宠等人,让他们斟酌处理。李通投降、韩浩被杀的消息传来后,曹操沉默不言,没有说句话。曹仁率领两万大军在豫州游斗,曹操才说了话,说曹仁的方式值得借鉴,战事不利的情况下可以灵活多变,不用按照死规矩做事。

    总之,曹仁还在顽强的抵抗,这算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蜀军营地,直都沉浸在欢乐。

    这期间,也有将领耐不住寂寞,准备出战。尤其是看着徐州、扬州、豫州和并州的消息传回,更是大受感染,恨不得冲出去厮杀番,也想要建立功勋,杀退曹操。

    最后,王灿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就目前而言,王灿并不想和曹操硬拼。若是曹操后撤,他立刻率军跟上去,死死地黏着曹操,让曹操不能抽身离开。王灿现在就等并州、扬州和豫州都取得胜利,这三路大军获胜后,大军形成包夹的情况。到那时曹操被包围起来,想要抵抗,也提不起抵抗的心思,可以不费兵卒拿下曹操,这才是王灿的打算。

    按照这个策略,两军对峙是适合眼下情况的。

    不过,并州的战事却不顺利,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