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1章 庞统收网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蜀军和魏军战,四万魏军死伤近万,俘虏了三万多人。≧ ≤.﹤<1≤Z≦W≦.≦

    此役获胜,意味着扬州彻底平定。

    甘宁挥师返回下邳县,四天后徐庶也挥师回到了下邳。两军汇合,接下来的目标便是对付已经坐镇彭城的夏侯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阳县,地处汝南郡,是汝南郡和南阳郡的交界边缘。张辽和庞统击败高览后,挥军东进,迅攻占了安阳县,在安阳县驻扎。

    书房,庞统和张辽正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“咚!咚!!”

    书房外,传来咚咚的敲门声,黄叙和严颜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进入书房,躬身朝张辽行礼。

    张辽摆手示意两人坐下,笑说道:“你们来得正好,刚收到扬州传来的消息。徐庶擒住扬州刺史李通和主簿阳弛,并击杀大将韩浩,俘虏了近五万余魏军,消灭了扬州的最后股力量。仔细算算,于禁、李通和阳弛投降了,再加上韩浩和史涣被击杀,可以说打了场漂亮的大胜仗。陛下得到消息后,肯定高兴无比。”

    黄叙笑说道:“徐庶是陛下最倚重的谋士之,他能取得这般成绩,也在情理之。张大人、庞军师,我和严将军已经完成了部署,就等下令了。”

    庞统脸上露出笑容,噌的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提及徐庶的战功,庞统心也很高兴,为徐庶取胜而高兴。

    双方是朋友,还起在鹿门山学艺。但无第,武无第二,庞统协助张辽攻打豫州,也有争强好胜的心思。尤其是王灿把并州作为个战场,把豫州作为个战场,又把扬州作为个战场,三个战场各有主帅,更促使庞统生出打场漂亮胜仗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看向张辽,点头道:“远,下令起攻击吧。”

    张辽意气风的站起身,朗声说道:“传令下去,让各郡县的人起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黄叙和严颜得令,兴冲冲的离开了书房,去传达命令。

    庞统和张辽相视望,也都是离开了书房。因为接下来的战斗不用呆在安阳县,要转移战场,朝豫州治所安城逼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城,刺史府。

    大厅,曹仁坐在正上方,接见刚从外面赶来的斥侯。曹仁见斥侯神色异样,觉得有些不妙,沉声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斥侯微微躬身,抱拳说道:“回禀大都督,颍川郡遭到蜀军攻击,已经丢失。”颍川郡处在洛阳和汝南之间,洛阳早就是蜀军的地盘,颍川郡没有了支援,轻易的就被庞统派出的大军攻占,没有引起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曹仁听后,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虽然蜀军没有攻打安城,但曹仁知道蜀军肯定有图谋。

    颍川郡骤然丢失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庞统和张辽表面上呆在安阳按兵不动,他们必定是暗出手,想逐步的蚕食豫州。曹仁认为自己想明白了庞统的意图,有些小欢喜,却又感到深深的无奈。高览损失了万魏军士兵,曹仁能指挥的力量减弱,而且曹仁还从各郡县征调士兵进入安城,加固安城的防守力量,无力支援其余的各郡县,只能固守。

    颍川郡落陷,让曹仁心升起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曹仁摆了摆手,斥侯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又有名斥侯飞快的跑了进来,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。

    曹仁眉头皱起,淡淡的说道:“说吧,又有什么坏消息?”

    斥侯朝曹仁揖了礼,抱拳说道:“大都督,汝南郡南面的弋阳、安丰等地全部被蜀军攻占,豫南丢失,请大都督定夺。”

    曹仁身子抖了抖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就在前不久,曹仁以为庞统和张辽准备逐步的蚕食豫州,没想到他的猜测完全是错误的,没有那回事。庞统和张辽是大面积的攻打,狂风骤雨,攻势猛烈。甚至曹仁还有种预感,庞统和张辽的袭击没有结束,颍川郡、弋阳、安丰等地仅仅是个开始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这刻,个艰难的问题摆在了曹仁面前。

    颍川、弋阳、安丰等地被攻占,肯定会引起巨大的动荡。豫州不稳,该怎么应对?系列的事情,都让曹仁心升起股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他摆了摆手,让斥侯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曹仁要静静的思考,考虑接下来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但是曹仁脑袋还迷迷糊糊的时候,竟有四名斥侯急匆匆的跑了回来。这四个斥侯同样是面色焦急,显得很匆忙。

    曹仁看着站在大厅的四个斥侯,脑袋阵生疼。

    他声音沙哑,沉声问道:“又是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站在左侧的第个斥侯抱拳说道:“回禀大都督,上蔡县以北的西平县、定颍县等地全部被蜀军攻占,汝南郡北面的疆土落陷。”

    曹仁目光麻木的看向第二个,示意第二个斥侯说话。

    斥侯抱拳行礼,说道:“回禀大都督,平舆县东北方向的南顿县、西华县、汝阳县等地全部陷落,汝南郡东北面全部落陷。”

    曹仁闻言,心脏开始加的跳动起来,砰砰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甚至,他的脸色渐渐的涨红,非常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接下来,第三个斥侯开口说道:“回禀大都督,固始县以东的新阳县、汝阴县,已经全部落陷,汝南郡东面全部落陷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!”

    曹仁巴掌拍在案桌上,面目狰狞,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。

    他呼吸急促,心愤怒难耐。

    好半响,曹仁呼吸才稍稍平稳了下来,但并不是他真的平静了下来,而是强压着心下的怒气,强迫自己冷静。他看向第四个禀报消息的斥侯,沉声问道:“他们是从汝南的北面、东面开始的,你带来的是南面的坏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斥侯点点头,回答道:“大都督英明,新蔡县以南的原鹿县、富波县全部落陷,汝南郡南面的疆土全部丢失。”

    “哇!!”

    曹仁胸膛不停的起伏着,张嘴喷出了口血雾。

    他心已有准备,听了斥侯禀报的消息,还是憋不住怒气,胸膛里面气血翻腾。怒气攻心,吐出了口鲜血。由于汝南郡和南阳郡接壤,北面、东面和南面被占领,西面又是南阳郡的地界,这意味着他被困了起来,成为瓮之鳖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,您要保重身体啊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将士们都期待您稳住局面,定要振作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个斥侯,你言我语,不断地说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,曹仁就是魏军士兵的顶梁柱,若是曹仁倒塌了,他们也站不住脚。曹仁长长的吐了口气,苍白的脸色渐渐的恢复了丝红润,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吩咐道:“来人,取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士兵取了副地图,放在曹仁的案桌上。

    曹仁伸手指着颍川郡,指着上蔡县、平舆县、固始县、新蔡县等地,再加上丢失的弋阳、安丰两地,心情低落,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从地图上看,曹仁所在的安城已经被孤立,处在蜀军的包围。

    局势,突然变得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