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7章 孤立无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高山县,李通率军驻扎在此。> ≧≯ .

    他率领大军离开扬州后,逼近高山县,不过没有遇到抵抗。高山县的县令撤走,粮仓空荡荡的,没有粒粮食,留给他的只是座空城,只能作为歇脚之地。

    军大帐,李通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案桌上的地图。

    此番救援徐州,李通的打算是牵制徐庶的大军,不让蜀军全力北上。

    等到曹操派人支援徐州,徐州防守的力量就能增强,再加上李通的力量,两股兵力甚至还有机会夹击蜀军。眼下李通还不敢和蜀军硬碰硬,只要吸引蜀军的注意力,不断的给蜀军制造麻烦,这就达到了目的。

    李通全神贯注的思考战事,韩浩急匆匆的从大帐外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!!”

    韩浩高呼声,声音颤,脸上露出悲恸的神情。

    李通见此,心咯噔下,升起不妙的感觉。他赶忙站起身,走到韩浩跟前,轻声问道:“韩将军,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哇啊啊!”

    韩浩突然间放声痛哭,像是个三岁小孩,哭得无比的伤心。

    李通头雾水,没弄明白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他脸色肃,沉声喝道:“韩浩,到底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韩浩深吸了口气,断断续续的说道:“大人,寿春丢了,于禁投降了。可惜史涣宁死不降,英勇战死。若是于禁拼死抵抗,他只要稍微有点骨气,史涣都不会死。于禁这个无胆鼠辈,枉为军主帅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李通脑像是炸裂了,瞪大眼睛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蹬!蹬!蹬!

    李通身体不稳,连连后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还是没站稳,身体个趔趄,屁股坐在了地上。李通呆住了,脑片空白,被韩浩的消息弄得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好会儿后,韩浩停止了哭泣,静坐着,脸上露出悲伤的神情。史涣和韩浩属于魏军里面的层将领,武艺不是特别出众,却又不是垫底的。两人的本事相差不多,关系极好,可以说是亲若兄弟。

    他放声大哭,方面是为史涣的死伤心,另方面是因为寿春丢了,扬州被蜀军占领,驻扎在高山县的大军成了支孤军,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好半响,李通才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通看向韩浩,问道:“韩将军,你怎么得到消息的?”

    韩浩说道:“寿春的消息传遍了扬州和徐州,百姓们都知道了。我出了趟军营,听到百姓议论才知道的。唉,没想到于禁这么没骨气。”

    李通深吸口气,站起身,喝道:“来人,请主簿阳弛来议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在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通派人去传令,阳弛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阳弛坐下后,扫了眼满脸泪痕的韩浩,又现李通眼神有些恍惚,明白李通也得到了寿春的消息。他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大人,在下也是刚得到消息。当初在寿春的时候,在下觉得于禁胆小怕事。”

    李通说道:“于禁已经投降,再讨论于禁的事情已经没有意义。现在寿春丢失,扬州失陷,我们的后路被断,粮草补给断绝。但我们已经进入徐州,前面有徐庶这头狼,后面还有太史慈这头猛虎,无比危险。阳主簿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韩浩插嘴道:“李大人,眼下能做的是杀回寿春,为史涣报仇。”

    李通摇了摇头,目光看向阳弛。

    寿春城失守,肯定导致军心不稳。尤其是后路被断,不再有粮草支援,若是反攻寿春,旦拿不下寿春,必定兵败。况且徐庶也不是省油的灯,肯定会率军杀来,夹击大军。等蜀军包围了他们,就是想走都走不了。

    阳弛摊开手,无奈的说道:“大人,在下也想不到破解之法。”

    韩浩皱眉说道:“李大人,莫非你怕了,想当逃兵?”

    李通沉声道:“韩将军,你要搞清楚眼下的情况。你想反攻寿春,能成功吗?纵然是太史慈守据守不出,也能耗死我们。没有粮食补给,六万张嘴怎么办?军人心惶惶,士兵能战斗吗?你忠于陛下,我也忠于陛下;你想报仇,我也想报仇。但眼下我们得考虑六万大军的性命,六万大军的未来,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韩浩听了后,神色尴尬,闭上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诚如李通所言,眼下不是凭着腔热血就可以的。若是想送死,可以立刻率军反攻寿春,但绝对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阳弛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说道:“大人,也不是没有摆脱困局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韩浩和李通同时问,眼都带着急切的神色。

    阳弛站起身,走到李通跟前,指着摆在案桌上的地图,沉声说道:“大人、韩将军,扬州和徐州之间夹着部分豫州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虹县靠近徐州,我们是位于高山县,只要能绕过淮陵县,避开淮陵县的蜀军,就可以进入豫州。只要冲破了蜀军的阻拦,进入豫州的地界,就可以借助虹县的力量,能化解眼下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韩浩想杀死于禁,很想报仇,但求生的本能,让他闭上嘴。

    当逃兵,就当逃兵吧。

    李通沉吟番,说道:“阳主簿,你的办法不错,但能否穿过淮陵县,还是个未知之数。不过眼下只有这样打算,只要能撤入豫州,就能把六万大军保住。士兵们还在,就还有报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阳弛拱手道:“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李通说道:“阳主簿,你去通知全军士兵,让士兵们收拾行装,开赴虹县。另外,把前往豫州避难的打算告诉军的士兵,让他们心有底,不至于军心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阳弛朝李通和韩浩揖了礼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韩浩叹了口气,也离开了军大帐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通还是看到了点希望。只要大军穿过淮陵县,就可以进入豫州,就能安全了,他现在期待的就是徐庶没有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大军启程,路急行军,朝豫州奔去。

    两天半时间,蜀军离开高山县,进入淮陵县。

    六万魏军士兵见走了半多的路,心也看到了希望。可就在这时候,徐庶竟然带着六万魏军在淮陵县驻扎,挡住了魏军的去路。

    这消息,让李通心难受。

    最不想看到的亲狂,最终还是生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徐庶刚开始是准备把李通困在高山县的。但李通改变了行军路线,朝淮陵县奔去的时候,徐庶就察觉了李通的意图,率军赶往淮陵县,等着李通赶来。

    蜀军拦住去路,魏军不得不停下。

    魏军营地,李通把阳弛和韩浩找来,三人宾主落座,李通竟然没有说话。韩浩心不耐烦,问道:“李大人,你把我们找来,到底为了什么事,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通开口道:“韩将军,从现在起,你担任大军主帅。”

    阳弛眉头挑,脸上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韩浩也被李通的话弄糊涂了,沉声说道:“李大人,你把我和阳主簿找来,开口就说出这么不着边际的话,搞不懂你了。这段时间和李大人相处,我知道李大人不可能像于禁那样投降,但李大人有什么事情,不能直说吗?”

    李通大声问道:“韩将军,我就问你句话,敢不敢接下这个担子。”

    韩浩知道李通是激将他,没有答应,说道:“李大人,我们是同条船上的人,可以说是生死与共。有话直接说,不用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;吼吼,继续求鲜花保护下半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