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3章 于禁被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朱桓低声说道:“余兵,你小子能开锁,打开牢门的大锁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余兵应和声,飞快的跑到牢门前,在袖口里面摸了摸,又鼓捣了会儿,就听见哐当声,大锁已经打开了。名士兵低声说道:“老余,你小子是当兵的,开锁的小把戏藏着掖着没啥用处,何必搞得这么神秘呢?让兄弟也学学,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学个屁!”

    余兵低声骂道:“老子以后还要靠这门手艺劫富济贫,不能外传。”

    朱桓见两人斗嘴,并不制止,直接让余兵把关押在其余牢门的弟兄放出来。

    这动静,让牢的其余罪犯起哄了,想跟着起出逃。朱桓却不理会,带着人三两下收拾了监牢的狱卒,才带着两百弟兄离开监牢。不仅如此,朱桓离开的时候,还把两个狱卒的衣服脱下,又拿走了狱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将军,现在没人现我们,干脆先去收拾于禁,再打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名士兵舔了舔舌头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捉住于禁,那可是了不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朱桓轻轻摇头,低声说道:“不能全部的人都去刺史府,旦没能拿下于禁,岂不是鸡飞蛋打,什么事情都搞砸了。余兵,你带百十个弟兄去城门,打开寿春的城门,迎接太史将军入城。我带二十个弟兄去刺史府,争取捉住于禁,即使抓不到于禁,也要把于禁困在刺史府,不让他指挥城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余兵低声说道:“将军放心,卑职定打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朱桓摆手让余兵等人离开,他则带着二十个士兵朝刺史府行去。

    行人穿梭在寂静的街道上,很快消失在夜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下,寿春城外黑漆漆片。

    太史慈率领两万人悄然而至,没有引起于禁的注意。因为太史慈直都是在夜里行军赶路,白天的时候则带着大军躲起来。如此来,太史慈到了城外于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太史慈望着灯火通明的寿春城,问道:“元代(董袭字),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董袭回答道:“将军,距离丑时还有刻钟。到了丑时,就该起进攻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点头说道:“是啊,就快要到约定的时间了。不知道朱桓他们怎么样了?若是被困在魏军的军营里面,纵然是混入了城,也难以打开寿春的城门。希望朱桓能抓住机会,迎接大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董袭说道:“将军,朱桓胆大心思,肯定会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微微点头,静静的望着寿春城的城楼。

    刻钟,转眼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城骤然升起支火箭。这支火箭是余兵让人射出的,到了丑时,余兵得通知城外的大军,给太史慈个明确的信号。支耀眼的火箭升空,太史慈现后,脸上露出了笑容,大喝道:“传令,擂鼓攻城。”

    “咚!咚!!”

    轰然间,寿春城外响起了轰鸣的战鼓声。

    无数的蜀军从黑暗杀出来,杀向坚固的寿春城。

    蜀军突然出现,又有轰然响起的战鼓声,再加上此起彼伏的喊杀声,让驻守在城楼上的魏军士兵吓了大跳。

    他们迅的反应过来,大吼道:“敌袭,敌袭!”

    魏军开始防守,准备抵挡蜀军。

    蜀军的突袭来得太突兀,许多的魏军士兵仓促间准备防守城池的器械,显得很慌乱。城楼下也奔跑着许多魏军,但没有丝毫秩序,乱成了团。

    余兵带着百十多人,突然杀出来。

    这群人,只有少数的几个士兵有战刀,而且还是从狱卒手夺过来的。他们冲向朝城楼赶去的魏军士兵,见到魏军士兵就是阵乱砍,完全是群殴的架势。杀死个魏军,就可以夺取柄战刀,逼近城门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魏军还在准备防守,没想到城下变生肘腋,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当有人现余兵等人是准备打开城门,都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哐当!哐当!!”

    几个士兵阵乱砍,迅的拿掉拴在大门上的门栓,打开了城门。城内的魏军士兵蜂拥杀过来,意图阻拦余兵等人,想要重新关上大门。可接近两百人的队伍堵在城门口,而且是不要命的竭力抵抗,纵然魏军凶猛,却难以在短时间内杀退蜀军士兵。

    转瞬间,太史慈马当先,已经带兵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太史慈提着镔铁大枪,杀入了寿春城。

    这下,城楼上的士兵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他们刚把檑木、沸水、火油等各种守城的武器准备好,也还没来得及让弓箭手射箭,城外的蜀军竟然破城了,简直是让他们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蜀军入城,魏军不断地抵抗,双方在城门生激战。

    刺史府,于禁听见城外的战鼓声以及喊杀声,心升起不好的预感。他赶忙起身穿好衣甲,配上战刀,急匆匆的出了后院,奔出刺史府。于禁刚出府,看见两个穿着狱卒衣服的士兵站在府外,语气不耐的问道:“你们不守着监狱,候着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眼见对方是狱卒,于禁也没有多心。

    城外响起战鼓的声音,于禁忙着去指挥战斗,就想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其的名狱卒疾走两步,走到于禁跟前,抱拳道:“将军,今天关押在狱的山贼全都……”话刚说到半,这狱卒身体往前窜,直接装在于禁的胸膛上。巨大的力量撞击下,瞬间把于禁撞翻在地上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刺史府的侍从见狱卒难,愣了愣,然后才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铿锵!!”

    府上侍从跑出来的时候,站在旁边的另名狱卒拔出腰间的佩刀,孟德尔踏出几步,站在于禁跟前,刀尖搁在于禁脖子旁边,喝道:“于禁,最好别动,否则我手上的刀就不能保证会不会隔断你的脖子,小心点为好。”

    撞向于禁的狱卒走到于禁跟前,笑说道:“于将军,恭喜你成了蜀军的俘虏,你丢了寿春城,好大的功劳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朱桓,他带着二十个士兵来到刺史府,本想带人翻墙入室,进入刺史府制服于禁。但朱桓突然想到身上的狱卒衣服,又想到太史慈会率军攻城,笃定于禁会出府,所以带着个穿着狱卒衣服的士兵跟在旁边,守株待兔,等着于禁乖乖的出来。

    于禁露面,朱桓就有机会接近于禁,然后出手。

    事情如同朱桓预料的,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于禁看了眼朱桓,又扫了眼6续从黑暗走出来的士兵,目光在这些人身上掠过,瞪大了眼睛,说道:“你,你们,你们是今天抓起来的山贼?”

    朱桓点头道:“于将军,你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于禁听后,心无比难受。

    史涣抓到山贼后,曾经建议他杀掉两百个山贼。但于禁念仁慈,放了这些人条生路,却没想到这些人是蜀军假扮的,故意被抓进来,从而谋夺寿春。这刻,于禁的肠子都悔青了,没想到蜀军会这么诡诈的将他抓住。

    完了,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于禁心叹息,连连摇晃着脑袋。

    他看向朱桓,提出自己心的疑问,问道:“徐庶带着甘宁和周泰在徐州征战,你们又是何人,隶属于那个将领?”

    朱桓笑说道:“于禁啊于禁,你真的不适合做主帅,连敌人有哪些将领都不清楚。徐刺史麾下除了周泰和甘宁等原来的蜀军将领,还有昔日的吴军将领太史慈。在下朱桓,在太史将军麾下任职。你败给太史将军,也算不枉此生了。”

    于禁听,当即就想要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也是征战沙场的将领,败给个名声不显的人,还不枉此生?简直是憋屈。于禁也弄清楚了徐庶的目的,不仅是攻打徐州,同样是攻打扬州。

    兵分两路,谋取徐州和扬州。

    好大的手笔,好大的胆子,不愧是王灿麾下的人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