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7章 河水滔滔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五万多魏军,跟着高览逃跑,成了丧家之犬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

    这些士兵在曹操手,绝对是敢打敢杀的骁勇健儿,跟着高览却成了丧家犬,只能不断的后撤,不得不说是种悲哀。

    张辽和严颜在后面追,魏军则是使劲儿的逃。

    严颜跟在张辽身边,笑说道:“张太守,这些魏军简直不堪击。我常年驻守牂牁郡,当地的些蛮人、异族比这些魏军骁勇多了。曹操作为陛下最强的敌人,也是代雄主,麾下的士兵却是这样的货色,不过如此啊!”

    张辽笑说道:“严将军,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,丝毫没有追击敌人那种紧张的情绪。

    严颜问道:“张太守,难道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张辽点头道:“严将军,不是魏军士兵不肯拼命,而是主将无能。常言道主帅无能,累死三军,高览看起来是个智谋出众的将领,武艺也算不错,却是赵括那样的人,只能纸上谈兵,不善于决断。尤其遇到大事,更是难以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严颜笑说道:“这么说,还得感谢曹仁。若非曹仁瞎了眼,派出这样心高气傲却又没有半分能耐的将领,我们也难以成功。”

    张辽点头笑,咧开嘴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撤,快撤!!”

    魏军当,高览不停地大吼,恨不得肋生双翅,飞起来赶路。高朋紧跟在高览身后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,显得很紧张。他打马奔驰,但胯下的战马却力竭,度越来越慢,若是不休息下,难以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追兵将至,高朋却不敢停下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”

    战马悲鸣,前蹄软,轰的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高朋从战马上摔倒下来,脑袋摔得迷糊糊的,大腿也被正在奔跑逃命的士兵踩了脚,疼得高朋大声尖叫。好在两个士兵急忙跑来,把高朋搀扶起来,才没有被周围赶路的士兵踩踏致死,保住了条小命。

    高朋回头看去,所有的魏军士兵脸上都带着急促的神色。

    几万人,没有人敢留下来战斗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,有敢拼敢杀的人,但不是主流人群。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都在逃,几十个甚至是几百个士兵留下来,不仅不合群,还挡住了人家逃跑的路。再者逃命恐慌的情绪会逐渐的传递开来,感染周围的人,使得士兵无心恋战,只知道逃跑,导致魏军蹶不振。

    “高朋,杵在原地做什么,想死吗?”

    正当高朋脑浮现出各种念头的时候,高览猛然大喝。

    高览的声音,把高朋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他挣脱士兵的搀扶,跟上高览,继续逃命。

    前方的道路,再次出现了条岔口,两条岔口条往西,条往北。

    这两条岔口,往西的条道路会通过比水河,但过河的是座石桥,河床很窄,不可能让大量的士兵起过河。往北的条道路也会绕过比水,但经过的道路是河滩,河床宽、河道长,搭着座浮桥。只要水浅的时候,可以躺着河水赶过去。

    高览犹豫选择哪条路的时候,往西的那条道路上杀出队大军。

    领兵的将领,正是聘。

    高览见聘杀出来,惊讶得大吼道:“又有埋伏,撤,往北跑。”他已经没有抵抗的意识了,只想着快点逃,摆脱追击的蜀军。

    聘杀出来,高览认为了埋伏。

    事实上,高览也不敢和聘纠缠,因为屁股后面还有张辽和严颜的追兵。

    随着几路大军的汇合,蜀军的力量越来越强,魏军的力量却不断减弱。此消彼长,双方的力量越来越悬殊。

    聘率军杀入魏军,直逼高览。

    高览有战马赶路,周围还有无数的士兵,很容易就避开了聘。然而,高朋先前摔得浑身酸疼,手脚不利索,却没有躲开。

    “咻!!”

    名蜀军逼近高朋,战刀劈下,砍向高朋。

    “将军,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高朋大吼大叫,麻溜的躲开了劈来的战刀,往北面的道路跑去。

    聘正在冲杀魏军,却现高朋身上的衣甲不同,是军将领才能穿的衣服。聘眼眸亮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即使抓不到高览,但能够拿下魏军的将领,也是件大功。他调转马头,朝高朋所在的位置奔去。

    马蹄声接连响起,眨眼工夫就追上了高朋。

    聘喝道:“贼将受死!”

    声音起,大枪咻的声刺向高朋的后背。

    高朋听见吼声传来,知道被盯上了。他没有时间回头打量,使出吃奶的劲儿奔跑,想要躲开刺来的大枪。但他刚跑出两步,就感觉胸口凉,杆大枪从他的后背刺入,从他的心脏穿过,贯穿了整个身体。

    枪尖探出,滴滴鲜血滑落,在高朋眼显得无比的刺眼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高朋惨叫声,身体忽然离开了地面,被大枪撩起。

    聘双手抡起大枪,把高朋抡在空。

    高朋还没死,脑还有意识,剧烈的痛楚从胸口传来,令高朋无法呼吸,面颊也变得狰狞吓人。这样的痛楚并没有持续多久,高朋忽然感觉周围的切暗了下来,嘈杂喧嚣的声音消失了,周围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脖子歪,身体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聘大枪抖,高朋的身体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策马跑到高朋身旁,勒住战马,收起大枪,麻利的拔出腰间战刀,弯下腰,右手挥,抹刀光闪过,高朋的脑袋就搬家了。

    聘捡起高朋的脑袋,拴在背后,率军继续追杀魏军。

    蜀军三股兵力汇合,多达十万士兵,过了魏军刚开始的万。

    眼下,魏军只剩下四万多人,损失多达半。

    高览察觉高朋被杀,心悲恸,却不敢停下,只能不断的往北跑。事情展到现在这个模样,高览的三个心腹大将都已被杀。

    李全被张辽刀斩杀,朱福被严颜斩杀,高朋被聘枪戳死。

    三个人,成了过往云烟。

    高览心的豪情壮志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逃命的本能,求生的**。虽然大败而回不受待见,还可能遭到惩罚,但能够保住性命,高览管不了这么多了。他率领着大军继续的往北跑,道路拐弯,逐渐的往西,最后成了直线往西。

    道路前方,有出现了条河滩。

    河滩上,有座浮桥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可以清晰的看见河底的鹅暖石、沙砾、小石子等物品。这里的河水并不深,脚踩下去最多淹到小腿处,可以轻易的过河。不过河流的河床很宽,足有十多丈,河道也很长,足有上百丈。这样来,无数的魏军士兵可以不走浮桥,全都走河道,趟过河,就可以迅的摆脱后面的追兵。

    高览看见河水不深,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他心忐忑,隐隐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然而,身后传来的喊杀声让高览忘记了眼前的事情,迅的往前奔跑。跟在高览旁边的士兵全都分散开来,像只只蚂蚁遍布在河道上。

    几万人淌进河水里面,哗啦呼啦的往河对岸行去。

    他们没考虑过河水有问题,只想逃走。

    张辽带着严颜等人追过来后,立刻停止追击,远远的隔着河道,不再往前追赶。所有的人,脸上都有着耐人询问的笑容。

    显然,这就是庞统设下的圈套。

    这,也是最后的道陷进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”

    魏军渡河的时候,河水上游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。那滔滔大浪的声音传来,像是千军万马在行军赶路,又像是战鼓轰鸣,让正在过河的魏军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忙着逃命,但河水冲击的声音能辨别出来。

    高览听见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枕着不前进的蜀军,心暗道:完了,这次是真的完了。

    现在,高览才明白为什么河水这么浅。因为河水上游被堵上,河水无法留下,这处河道的河水深度降低,成了眼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能逃过去,可笑,真是可笑啊!

    ps:第四更,加更完成,收工。嗯,再吼吼,求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