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5章 张辽逞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五天时间,张辽带着六万蜀军杀回南阳郡,度奇快。≯ ≯ ≤.1ZW.但大军进入比阳县后,赶路的度来了个百十度大转弯,直线下降,成了乌龟爬。

    天时间,三十里路都不到。

    这样的度,高览简直不敢恭维。他在比阳县等着张辽率军赶来,可张辽带着蜀军慢腾腾的赶路,令高览恨得牙痒痒,很快就磨掉了高览的耐心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高览召集麾下的将领。

    他正襟危坐的坐在大厅上方,下面站着高朋、朱福、李全。高览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蜀军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了,说说各自的看法?”

    高朋抱拳道:“将军,以末将看来,张辽减缓蜀军赶路的度,有两个原因。其,蜀军从汝南郡撤回南阳郡,赶路的度太快,士兵疲乏,所以张辽慢慢的赶路,借机休整,从而恢复大军的力量;其二,张辽在打探我军的消息,从而制定应对之策。”

    朱福点点头,说道:“将军,老高说得有道理,出兵宜早不宜迟,迟则生变。”

    李全说道:“将军,末将愿为先锋。”

    高览看着请战的三个将领,眉头微微皱起,喃喃说道:“可是,我却觉得张辽像是故意减慢度,可能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高朋翻白眼,大声说道:“将军,末将刚才已经说清楚了。张辽是有两个减缓赶路度的原因,所以才会这么慢。眼下即将和张辽交战,就该趁着张辽没摸清楚情况,迎战张辽。将军利用已经定好的计策,击败张辽,就能名扬天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名扬天下,高览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肃的面颊,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高览噌的站起身,大吩咐:“高朋、朱福、李全听令,命你三人立刻召集大军,启程逼近蜀军,迎战张辽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三人抱歉应下,喜滋滋的离开了大厅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应该早点劝谏高览,说不定都已经拿下张辽了。三人出了县府,骑马飞也似的奔向大军驻扎的军营,召集军士兵集合。个时辰后,万魏军士兵离开了比阳县县城,朝位于比阳县东面的张辽杀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比阳县县城百二十里外,驻扎着六万蜀军。

    军大帐内,挂着幅比阳县的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旁边,站着张辽和庞统,再往外则是黄叙、严颜和聘三人。

    张辽率领大军逼近扬州,目的是引蛇出洞,把魏军士兵从安城引出来。高览出兵,张辽率军返回南阳郡,庞统就带着其余的士兵和张辽汇合。

    庞统盯着地图,目光落在比水上。

    比水是贯穿比阳县的河流,是境内最大的水源。

    庞统伸手在比水流经的地区比划了几下,说道:“此番拿下高览的万精锐,就靠比水这条河流。现在正是夏季,河水泛涨,场大水足以灭掉万魏军。”

    黄叙说道:“军师,我们想用水攻,可高览不经过比水,也难办啊。”

    庞统笑了笑,自信从容的说道:“任何事情都是事在人为,你不去做,不去谋划,怎么知道不行呢?高览带着万精锐杀来,急于求战,这是好事情。这战,主动权必须控制在我们手,步步的将高览引到既定的位置,再重拳出击,举灭掉。”

    严颜抱拳道:“军师,您下令吧,末将愿为先锋。”

    见庞统胸有成竹,严颜干脆的直接请战,不再询问具体的布置。

    聘也说道:“军师,末将也请为先锋。”

    黄叙哭笑不得的说道:“两位,军师还没有说该怎么设下圈套,你们两人就抢着要做先锋,也太急了吧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,好像说我都不急,你们急什么吗?

    “愿听军师吩咐。”

    严颜和聘不约而同的说道,这老少相视望,脸上都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黄叙无奈,也抱拳道:“军师,您直接安排把,小将愿听号令。”

    庞统瘦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沉声喝道:“严颜、黄叙、聘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三人挺直了胸膛,激动的抱拳大喝。

    庞统在地图上的位置比划了几下,说道:“这战,我是这样打算,……,你们各自的位置要记清楚,不能弄错。黄叙的任务最轻,只需要泄洪放水,再乘船追击就行。严颜和聘的任务很重,也是有定难度的,不能有丝毫差错,必须将高览率领的残兵败将截住,并且把高览赶到比水流经的地方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三人得令后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辽看向庞统,问道:“军师,聘和严颜兵力不多,能成吗?”

    庞统笑说道:“这就看将军了,此次和高览交战必须打得魏军胆寒。将军率军追击,另外两路当无忧矣。”

    张辽听了后,说道:“好,我们迎上去,准备迎击魏军。”

    当下,张辽率领大军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后,两军在庞统预定的位置相遇。高览骑马站在军阵前方,身后站着高朋、朱福和李全三员大将,以及万精锐。

    他看着对面的张辽,大笑道:“张辽,你率军攻打扬州,想让本将率军去救援,从而半道伏击,却没想到本将围魏救赵,破了你的计谋。嘿,你为了南阳的安全,不得不回来。你的计谋已经被本将识破,大军也将被击败,立刻投降,本将保你拜将封侯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无比畅快,像是高览已经胜利在握。

    张辽盯着高览,暗骂高览是蠢货。

    军师的意图是引蛇出洞,把魏军引出来就行,又不是定要在赶往扬州的路上下手。尤其是现在已经布下了棋子,高览却还洋洋得意,更是惹人笑。

    张辽深吸口气,大吼道:“高览,南阳郡是本将控制的地方,你率军孤军深入,已经犯了兵家大忌。纵然你识破了计谋又如何?本将杀你如杀鸡屠狗,至于你身后的万魏军,在本将看来,不过是群破砖烂瓦,碰就碎。要打败你,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高览听了后,张脸立刻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旋即,脸上的表情又多云转晴。

    高览的目的是诈败,从而伏击张辽,现在张辽这么配合,正高览下怀。他看向身后的三个将领,问道:“谁去挑战张辽,只准败,不许胜。”

    高朋、朱福和李全面面相觑,都不愿意站出来。

    高览面色阴沉下来,喝道:“都不愿意吗?哼,李全,我看你行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全是三个人长得最壮的,五大三粗,剽悍骁勇,是高览麾下的骁将。他得到高览的命令后,心暗暗叫苦,却不敢反驳。无奈之下,李全提着大刀冲了出去。战马奔驰,李全提刀指向张辽,大吼道:“张辽,偏将李全在此,可敢战?”

    庞统站在张辽旁边,笑说道:“将军,机会来了,杀李全震慑魏军。”

    张辽微微颔,提着九尺长刀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清脆激昂。随着张辽策马加,战马的度越来越快,马蹄声响起的频率也越来越急。奔跑得最快的时候,只见道人影在空掠过。李全看到张辽的身影,神色凝重,知道张辽不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全猛喝声,抡起大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张辽哼了声,刀劈下。

    两柄长刀撞在起,出铛的声巨响。

    李全坐在马背上,双手颤抖,眼露出惊骇的神色。别看李全长得三大五粗,身体比张辽都更加的健壮,但两相比较,张辽的力量比李全强太多。李全心诽腹高览,暗骂高览胡搞乱搞,本就不是张辽的对手,还得诈败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李全手臂麻,脸苦涩,张辽却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“嗡!!”

    长刀举起,在空转动下,刀刃对准李全,再次劈下。

    李全心知不敌,不再和张辽对战,赶忙策马后退。他和张辽的武艺不在个等次,甚至于他和张辽是个天上个地上。

    李全心甚至想这也算诈败,不过是真的逃窜。

    刀光闪过,刀刃劈在李全右肩的铠甲上。

    终究,李全还是慢了步。

    刀刃破开了李全右肩上的甲胄,迅的割裂骨头,直接从李全的右肩下划,最后从左侧的肋骨处出来。这刀把李全劈成了两半,两截身体先后从马上落下,殷红的内脏伴随着鲜血洒落在地上,迅形成了滩血泊。

    魏军,突然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览傻了眼,没想到张辽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所有的魏军士兵都被张辽血腥霸道的刀震慑住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尤其是朱福和高朋两个武将,更是不停的伸手擦拭额头上的冷汗,后背上都已经浸湿了,感觉心里冰凉冰凉的。换做是他们上阵厮杀,倒在地上的尸体就是他们的身体,想想被张辽劈成两截,两人就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