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2章 南阳许攸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前刻,三千虎豹骑信心暴增,想着借助手的新武器击败蜀军骑兵。>>> ≦.≤<1ZW.

    然而,当手的汉刀碎裂后,所有士兵的心都跌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些士兵忍不住晃了晃手的刀柄,暗暗问道:“这是汉刀吗?”

    汉刀锋利坚韧,削铁如泥,可手的武器连普通战刀都比不上。即使是普通战刀,只要做工精细点,都可以和汉刀拼斗,结果无非是被砍出缺口,不会立刻碎裂,有拼杀的余力。但手的汉刀碎裂,三千虎豹骑成了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轻骑兵猛地冲杀,瞬间杀了六百多虎豹骑。

    这些人没来得及防备,死不瞑目,同时还有近千人受了伤。

    骁勇善战的虎豹骑,个眨眼间就死伤过半。

    曹操看到了生的情况,难以面对,也看不到接下来的战况,因为让已经憋屈得昏倒在马车上。虎豹骑遭到屠杀,曹操身后的军阵传出哐当哐当的声音,还有两万多士兵拿着新式汉刀,他们看到虎豹骑的惨状后,扔掉了武器,怔怔呆。

    满宠见形势不妙,立刻命令道:“传令,立刻鸣金收兵!”

    “铛!铛!!”

    铜锣声不断地响起,召回正在交战的魏军士兵。

    满宠又喝道:“乐进,你率领剩下骑兵断后,负责阻挡蜀军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乐进知道形势危急,又看见曹操昏厥,明白这战败了。他率领没有参战的骑兵杀出来,在道路上列阵,准备截击蜀军。

    虎豹骑士兵没有了武器抵抗,只得连连后撤。听到军阵传来鸣金收兵的声音,全都疯狂的后撤。到了这个地步,谁不撤退谁是傻子,连拼命的武器都没有了,还打什么呢?纵然有九条命,也不够蜀军士兵砍杀。

    许褚和典韦交战正酣,他的武艺比典韦略差丝,却还是部落下方。眼下许褚能稳住局面,甚至时不时的给典韦造成威胁。当许褚看到虎豹骑被屠杀,立刻心乱了。又听到鸣金搜并的声音,许褚果断的不和典韦纠缠,立刻撤出战场。

    徐晃和张颌得到撤军的命令,也开始撤兵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率领的军队和蜀军交锋,兵力略少,但都是精锐。即使不占据优势,还是在奋力的拼斗,为魏军的胜利而努力。

    吕蒙看见虎豹骑的惨状,瞪大眼睛,旋即露出欣喜的神情,抱拳说道:“老师,弟子率军追杀曹操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颔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次,曹操真是摔得狠了。

    曹操麾下的精锐是虎豹骑,这三千虎豹骑甚至能抵得上几万大军。然而,眼下因为点小疏忽,已经损失了近千人,对曹操绝对是巨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吕蒙率军杀入战场,挥动长刀杀戮,并且大吼道:“魏军已败,杀曹操者封万户侯。杀!”

    蜀军起了最后的冲锋,冲击魏军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面被王灿控制住,蜀军倾巢而出,抓住机会狠狠的攻击魏军。路追杀,蜀军越杀越勇,四处都是死去的魏军士兵的尸体。蜀军追击魏军,最后竟然杀到了魏军的营地外,无法再追杀,才撤走。

    这战,魏军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统计下来,魏军至少损失了两万名精锐士兵。至于曹操麾下最精锐的虎豹骑,只剩下千余人,其大多数的士兵还受了伤。

    虎牢关内,军营。

    蜀军上下欢呼庆贺,庆幸打败了曹操。

    军大帐,臣武将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典韦脸上带着笑容,却说道:“陛下,这战虽然重创了曹操的大军,却没有打爽。若是再有点时间,末将就可以压制许褚。可惜魏军跑得比兔子还快,许褚那厮也溜了。”

    魏延也嚷嚷道:“就是,还没杀够呢。”

    参战的将领,纷纷同意典韦和魏延的说法。

    说到底,此役随按杀了几万魏军,也俘虏了部分魏军,却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,没有斩杀曹军大将,也没能擒拿曹军大将,这是让将领们不满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吕蒙想了想,说道:“陛下,曹军大败,为什么不趁胜追击呢?”

    王灿轻轻摇头,说道:“曹操的确损失了部分士兵,虎豹骑也遭到重创,但这并不是曹操的主力。曹操手还有七万精锐,若是强攻,能举歼灭曹操吗?”

    吕蒙回答道:“强攻魏军,就算是不能灭掉曹操,也能打败他。”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严肃的说道:“打败了曹操又能怎么样?能统天下吗?显然不能。曹操逃回兖州,还会继续募兵抵抗。我们和曹操打得两败俱伤,力量大减,就会失去往兖州推进的力量。现在和曹操对峙,慢慢耗掉曹操屯在虎牢关的兵力,再借助并州、豫州、扬州三路大军的压力,逐渐的迫使曹操主动后撤,我们慢慢地推进,最后吞掉曹操。”

    庞德问道:“陛下,这么说还得等其余三路大军取得胜利吗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阵气馁,没想到得看其余三路大军的表演。早知如此,就该在南阳的时候选择留下,还有机会上阵厮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军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曹操躺在床榻上,脸色有些苍白,眼眸闪烁着浓浓的悔意。

    他最倚仗的武器竟然是假货,全拼斗两下就碎裂了,这简直是天大的讽刺。就算曹操是傻子,也明白自己被王灿坑了把,华歆和沮授也早在王灿的预料。想到这里,曹操就感到阵气馁。

    王灿总是控制着局面,失败的总是他。

    不,他绝不认输!

    曹操眼眸微微眯起,脸上露出严肃的神情,心暗暗给自己鼓劲儿。

    臣武将见曹操醒来,赶忙走过来,担忧的看着曹操。若是曹操有个三长两短,情况就大大的不妙。只要曹操还在,不管出什么事情,都还能挽救。

    曹操喊道:“满宠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在这里。”满宠赶忙走到曹操身旁,躬身站立。

    曹操问道:“朕昏倒后,谁主持的大局?”

    满宠回答道:“陛下晕倒后,臣见局势不妙,下令鸣金收兵,回到营地避而不战。臣僭越之处,请陛下降罪。”

    “卿何罪之有,你有大功于魏国啊!”

    曹操感慨了句,又问道:“此役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满宠嘴角微微抽搐,沉吟片刻,开口说道:“陛下,此次和蜀军交战,我军死伤惨重。有两万余士兵被蜀军杀死,还有三千多人被俘虏。”

    曹操敏锐的察觉到没提及虎豹骑,问道:“虎豹骑伤亡如何?”

    虎豹骑当其冲,死伤更重,这是曹操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满宠叹了口气,说道:“回禀陛下,三千虎豹骑只剩下千余人。其,有六成的虎豹骑士兵受了伤,只有四成的虎豹骑安全回来。相比于兵力的损失,更多的是军心的动荡,他们手的武器是假的,让虎豹骑的士兵难以接受。不仅如此,士兵们已经炒得沸沸扬扬,说陛下奋的武器是假的,不顾他们的死活。若是此事没交代,不好办啊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,已经在军营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大多数士兵的想法,都认为当官的人不考虑士兵的死活,竟然用假的武器上场。战场厮杀,本就是拼命的,拿着不经用的武器拼杀,简直是送死。

    曹操咧开嘴,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。

    王灿这招,真是做的绝了。

    他紧紧拽着床榻上的被衾,眸光冷厉,脑不停地考虑该怎么安抚军士兵。诚如满宠所言,若是不给个说法,军心定然不稳。

    曹操的眼珠子转了转,在大帐的武官员身上掠过,问道:“出了假汉刀这事,你们说说,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立刻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若是当着所有士兵的面说曹操了王灿的计谋,岂不是丢曹操的脸吗?会造成士兵们没有信心打败蜀军,所以不可能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怎么稳定军心。

    曹操沉声说道:“朕平素里倚重你们,关键时候,个办法都想不到吗?”

    事实上,不是没办法,而是不好办。

    曹操麾下的谋士忠于曹操是真的,却有些顾忌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计,可以保住军心,同时还会加大士兵对蜀军的仇视,让他们更加奋力的上场杀敌。”就在众人不说话的时候,大帐突然传来自信得意的声音。说话的人四旬左右,身材瘦削,双眸深邃,嘴唇细薄。

    这人名叫许攸,曾经是袁绍的谋士,官渡之战后归顺了曹操,成为曹操的谋士。许攸和曹操年少相交,是知交好友,因此许攸居高自傲,很傲慢,不受人待见。

    许攸见众人说不出来,立刻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曹操开口问道:“子远(许攸字),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许攸捋了捋颌下的短须,微微抬头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曹操眉头微蹙,又问道:“子远,何以教我?”

    许攸这才说道:“陛下勿忧,某出计,定然稳定军心。”这厮仗着是曹操的朋友,又想着官渡之战时他立下了大功,完全没把曹操当做君主。这样的做法,令周围的臣武将心生厌恶,都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