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1章 司马懿再出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审配低着脑袋,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着,考虑怎么把法正引入城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

    想到司马懿的那张冷脸,审配就不停的开动脑筋。

    片刻后,审配抬头看向赵云,带着淡淡的笑容,平静的说道:“赵将军,大军远道而来,士兵疲乏,需要休息。再者,夏侯惇攻入太原,在晋阳肆虐,随时可能在城外出现,若是大军在城外安营扎寨,可能会出现为先。大军入城,可以借助晋阳城的坚城抵挡阵,让士兵们恢复体力,吃饱肚子,再出城和曹军交战。”

    审配也是够聪明的,法正提出反对,他立刻把目标变成赵云。

    法正只是军师,赵云才是大军统帅。

    只要赵云下达入城的命令,法正也不能改变。

    赵云看着审配,心里升起浓浓的厌恶,恨不得枪戳死这厮。若不是史阿的人查到了并州丢失的消息,他还被审配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赵云心动,脸上露出犹豫的神情,像是被审配说动了。

    审配忙说道:“将军,为了大军,入城吧!”

    法正冷眼旁观的盯着,眼闪过丝笑意,没想到赵云也会作弄人。

    赵云盯着审配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审先生,我也觉得你的意见不错,是老成之谋。但陛下让法先生指挥大军,切安排是法先生说了算,他同意入城,才能在城歇息。”

    句话,又把皮球踢给了法正。

    赵云戏弄着审配,心里面觉得畅快通透,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审配听完赵云的话,像是晴空下突然响起声炸雷,世界黑暗了下来,撞墙而死的心都有了。他耐心的劝说赵云,最后还得面对法正这个难缠的小青年。

    审配看着法正,试探着问道:“法大人,您看?”

    法正沉声道:“审配,我不是告诉你了吗,就在城外驻扎,难道要说第二遍?你不断的让我们进城,莫非是有什么图谋?”

    审配的心冰凉冰凉的,后背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他赶忙摇头,急切的解释道:“法大人,下官只是希望大军入城,晋阳能安全些,没想到大人会产生误会。既如此,下官带着官员回城,在城和大人遥相呼应,抵御曹军。”见法正坚持,审配知道事不可为,只能回去接受司马懿的教训了。

    审配带着官员朝赵云、法正揖了礼,转过身,准备返回城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审配踏出两步,身后又传来法正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下,审配搞不懂法正到底是什么意思了,难不成他露出了破绽?常言道自己吓自己最可怕,审配就是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法正装神秘吓唬审配,导致审配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审配艰难的转身,脸上打起笑容,拜道:“法大人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法正目光平视远方,没注意到审配脸上的异样,沉声吩咐道:“我和赵将军率领近七万大军抵达晋阳,粮草不足,士兵们要挨饿了。你回城后准备万石粮食,今夜我军的士兵要食用。记住,必须今日下午送来,若是迟了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法正完全是命令的语气,大手挥,让审配转身返回晋阳。

    审配点点头,赶忙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法正看着审配离去的背影,脸上露出抹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赵云低声道:“军师,审配能上当吗?”

    法正笑道:“审配人在局,忐忑不安,没有心思去分析事情。审配脑子混乱,不会出手,但司马懿肯定能想到的,他们急于拿下我们的七万蜀军,必定会出手。走,在城外找处适合的营地,先解决住宿问题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率军后撤,找地方行营。

    近七万蜀军士兵,如同潮水般撤走。

    司马懿站在城楼上,现蜀军不仅没入城,反而撤走,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,眸光闪烁着冷光,大喝道:“没用的东西,竟让蜀军退走了。”

    马握紧手的大枪,眼充斥着缕缕血丝。

    昔日王灿攻打西凉,赵云和黄忠就参与其,这两人他焉能忘记。

    报仇!报仇!

    马心不断地充斥着报仇的念头,眼见蜀军退出,马瞪大眼睛,怒冲冠,手的大枪猛的提起,砰的声落下,撞在城楼的地板上。枪杆尾端戳在石板上,竟戳得地面的石板碎裂,可想马这击的力量有多强横。

    他看向司马懿,沉声说道:“军师,末将建议立即通知夏侯将军,让他攻击蜀军。到时候,我们再出城夹击,举灭掉赵云和黄忠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摇摇头,说道:“不要急,不要慌,心急办不成事的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审配回到城楼上。

    审配脸上满是愧疚之色,快步走到司马懿跟前,躬身说道:“军师,法正不让七万蜀军入城歇息,执意在城外扎营,不仅如此,法正还让下官准备万石粮食,下午就要送到蜀军营地里。他们军的粮食不足,今晚要食用。”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道的金色光芒在空划过,虎头湛金枪落下,砰的声落在审配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扑通!!”

    审配双腿软,被马打得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耻辱啊!

    审配心大吼,眼流露出怨恨之色。

    这刻,审配甚至有站起身和马拼命的想法。他降曹叛王,的确没有骨气,没忠义可言,但他不是马能随意侮辱的。杀人不过点头的事情,马这般侮辱他,简直不把他当人看,让审配深深的后悔。早知如此,纵然被杀了,也比现在苟活着更好。

    审配不停的挣扎,可压在肩膀上的大枪像是座巍峨大山,竟让他无法站起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压得审配只能死撑着。

    司马懿听了审配的话,先是愤怒审配无能,会儿又露出璀璨的笑容。他走到审配身旁,挥挥手,压在审配肩膀上的大枪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马懿把审配搀扶起来,和和气气的说道:“审先生,马将军的父亲、兄长,甚至马家几百口人都死在蜀军手。赵云和黄忠更是凶手,马将军见蜀军没能入城,所以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。马将军有错,却情有可原,在下替马将军向审先生道歉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双手合拢,高举起后朝审配长揖了礼。

    这下,审配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他的第反应不是对司马懿感激涕零,是认为司马懿和马个扮凶相个扮好人,故意这么做。审配对司马懿的忌惮更加强烈,也感到心冷,但他还是赶忙扶住司马懿,摇头说道:“下官没完成任务,心万分惭愧,岂敢受军师礼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顺势站起身,掸了掸褶皱的衣衫。

    他拉着审配的手,笑说道:“审先生,从今日的情况看,赵云和黄忠是沙场老将,法正也很聪明,知道不让入城,这是老沉持重的做法,也能灵活的和夏侯将军交战,不被困在晋阳城。由此推断,法正和赵云都没现晋阳落陷的消息,只是在城外驻扎。”

    审配没说在城外的感受,说道:“军师明鉴!”

    司马懿笑了笑,朗声说道:“法正虽然机警,却还是露出了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弱点?”

    审配和马同时问道,都显得很急切。

    司马懿正色道:“诚如法正所言,他们进入并州后,军的粮草消耗殆尽。若是晋阳城不补给粮食,城外的七万蜀军就只能饿肚子,或者在太原郡肆掠,抢夺粮食。既然法正要粮食给士兵填肚子,我们不能在粮食里面做手脚吗?”

    审配听了后,心寒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真够狠辣,又想到用粮食下药了。

    马皱眉道:“军师,想在食物里下毒,不容易啊?”

    司马懿冷声说道:“下毒?你真当法正这些年白活了,点辨别食物有没有毒的能耐都没有吗?城外的七万蜀军,最好是让他们失去战斗力,再由我们的大军出战,突然袭击蜀军营地,拿下法正、赵云等人,才能取得最大的效果,这是不战而屈人之兵。”

    马又问道:“怎么样让蜀军失去战斗力呢?”

    司马懿回答道:“给他们送粮食、送酒水,可以在酒水里面下蒙汗药,分量少些,喝了后不会立刻倒下,至少半个多个时辰,才会昏昏欲睡,让他们睡得死死的。等睁开眼,全都被包围了起来,就足够了。这样的药,即使尝了酒水,也分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审配拱手道:“军师英明,但万他们不喝酒呢?”

    司马懿冷声说道:“这就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了,这件事完不成,你也不用回来了。什么事情都要我亲自处理,你还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审配习惯了眼前这位变脸的本事,不敢拒绝,立刻去准备。

    要准备酒水,还要准备粮食,这可不是件简单事情。不仅如此,审配还得想办法弄到定量的药,让人喝了不会立刻倒下。最重要的是,还得想办法让蜀军愿意喝酒,才能取得效果。现在却只有半下午的时间,非常紧。

    审配急匆匆的下了城楼,迅忙碌起来,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