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0章 焦躁不安的审配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法正从赵云口得知了全盘的事情,就决定不把大军分成两路,反而是轻骑兵和六万精锐起赶路,朝晋阳奔去。小≯说 ≥> .

    九天急行军,大军抵达了太原郡,并且进入晋阳城境内。

    再有半天的时间,就可以抵达晋阳城下。

    入夜后,大军在野外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法正和赵云正在营帐内商量事情,黄忠和陈到急匆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法正抬头看去,见黄忠和陈到神色有异,情知两人有事,摆手道:“两位将军请坐,你们深夜来访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两人朝法正抱拳行礼,才撩起衣袍坐下。

    黄忠率先说道:“军师,这路行军,末将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儿。自从大军进入并州之后,末将觉得好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。尤其是进入太原郡,靠近晋阳县,这样的感觉尤为强烈,好像我军时刻都被监视着。”

    陈到接着说道:“末将派出几波哨探,探查消息,现有人若即若离的跟着大军。这些人必定是哨探,专门打探我军的消息。按理说,我们是来救援晋阳的,即使有夏侯惇派出的探子,却不可能从进入并州就遇到了,事情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法正和赵云没有开口,黄忠又噼噼啪啪的说道:“有波探子跟着咱们,这兵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末将觉得进入晋阳之后,好像进入了个包围圈里面。夏侯惇的大军动不动,这更加的可疑,很可能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法正朗声大笑,眼竟然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黄忠不解的问道:“军师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陈到也是头雾水,弄不明白法正搞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笑罢,法正收起脸上的笑容,严肃的说道:“两位将军,你们很聪明,竟然察觉到其的猫腻。我告诉你们实情,大军进入并州之前,并州就已经落陷。其,高干被杀,审配投降曹操。更可怕的是,司马懿和马在城布下了大军,等着我们进城。”

    提及审配时,法正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当初高干投降,法正为了拉拢审配和高干,没有收回权利。然而,法正却没想到司马懿勾结卫氏,暗害了高干,悄无声息的夺下并州,这简直是法正的耻辱。若不是史阿的人遍布天下,在冀州和并州都有人,到现在还不知道并州落陷的消息。

    旦大军入城,肯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并州丢了,是法正的责任,所以法正憋着口气。

    黄忠和陈到闻言,立刻傻了眼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望,大眼瞪小眼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好会儿,黄忠才缓过来,神色惊骇的说道:“军师,按照你的说法,我军已经是四面皆敌,周围都是曹军,随时可能面临猛烈的攻击?”

    法正笑了笑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陈到说道:“军师,都火烧眉毛了,你还笑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云冷静的说道:“眼下,我们知己知彼,知道所有的情况,司马懿和夏侯惇都还蒙在鼓里,不知道我们洞察了他们的阴谋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黄忠苦笑道:“子龙,你瞒得老夫好苦啊!”

    赵云问道:“怎么,老将军怕了?”

    黄忠哼了声,伸手捋着颌下灰白的胡须,沉声说道:“功名但在马上取,这次虽然有危险,但未尝不能把夏侯惇那孙子拉下马。老夫活了五十多岁,儿子长大了,除了自己没能拜将封侯,还有什么眷念的。这战,是我老黄忠博功名的时候,怕个鸟啊!”

    黄忠调整心态,准备大战场。

    陈到问道:“军师,您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法正看了眼黄忠,又看向陈到,笑说道:“夏侯惇和司马懿都以为我们不知情,想把我们骗入城,从而瓮捉鳖,灭掉我们的大军。因为这个原因,曹军不会出兵,我们暂时是安全的,不会遭到曹军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法正停下来酝酿了会儿,才继续说道:“司马懿和夏侯惇想让我们乖乖的入城,我们偏不配合。明日抵达晋阳城,大军在城外驻扎,暂不入城。到时候,我再和司马懿好好的斗斗。此贼悄悄的夺了并州,很狡猾,必须小心应对。这次,不仅要让司马懿吐出并州,还要让曹操损兵折将,否则心的这口气难消除。”

    常言道无第,武无第二。

    司马懿悄然拿下并州,对法正的触动极大。

    这些年法正顺风顺水的,没遇到难事。并州突然被司马懿拿下,砸了法正的脚,使得法正在王灿面前丢人。法正憋着口气,卯足了劲儿,想着报仇了。他看着几人,说道:“并州丢失的消息不能泄露,你们要保持平静,不能让军心不稳。”

    黄忠说道:“军师放心,我能稳住。”

    陈到也拍着胸脯保证,打起十二分精神。

    几人商议好明日怎么应对,才返回各自的营帐歇息。

    次日早,大军继续赶路,赶往晋阳城。

    路急行军,半天时间就赶到了晋阳城外,逐渐靠近晋阳。此时,晋阳大门紧闭,没有打开,做出警戒模样,像是害怕曹军攻打。审配、司马懿和马都站在城楼上,不过司马懿和马在城楼内侧,城下的人看不到。

    审配看着逐渐接近的蜀军,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这下,不会出问题了吧。

    正当审配心欢喜的时候,蜀军却在城外五十丈外停下,没有前进步。

    审配心咯噔下,心升起不好的预感。他回头看向司马懿,问道:“军师,赵云让蜀军停止前进,好像不打算进城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司马懿冷静的说道:“若是赵云大咧咧的进城,那赵云就是蠢货。赵云和黄忠是沙场宿将,经验丰富,不可能不探查就直接入城。这样简单的道理,你审配不懂吗?你是袁绍昔日的心腹谋士,计谋出众,不要因为心里面害怕、忐忑就乱了心神,冷静应对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听着司马懿教导的话,审配心苦笑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,能冷静吗?审配心犹豫番,乖乖的说道:“下官明白,这就出城迎接赵云,打消赵云的顾虑,将他们引入城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点了点头,让审配下去迎接。

    “开城门!”

    道命令传下,大门嘎吱声打开。

    审配带着城的大小官员,骑马迅的奔出城去,朝赵云大军的方向赶去。审配骑在马上,表面上平静入水,心却忐忑不安。他和高干都归顺过蜀国,现在却挂着蜀国官员的名头去欺骗赵云,旦被赵云现,后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不能露出破绽,不能出现纰漏!

    审配心不断的告诫自己,不断地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但不管审配如何鼓励,总有丁点忐忑,这是做贼心虚的表现。战马奔驰,眨眼工夫就靠近了六万多蜀军,来到大军阵前。

    审配翻身下马,目光在军阵前扫了眼,躬身问道:“敢问,哪位是赵云将军?”

    “我便是!”

    赵云骑着白龙驹往前走出两步,居高临下的审视审配。此时此刻,赵云没有丝毫温尔雅的气质,反而像是柄开锋的大枪,锋利且咄咄逼人,甚至让审配心产生了畏惧的感觉,这就是赵云征战沙场和身居高位养成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你是审配?”

    正当审配心难受的时候,又听见淡淡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审配闻声望去,看见个身穿甲胄,外面又套着件黑色长袍的青年骑马走出来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法正。在法正走出来的同时,典满提着两柄镔铁大锤走出来,骑马站在法正身旁,瞪大眼,凝神戒备,保护法正的安全。

    审配知道法正,却没见过法正,问道:“敢问大人是?”

    法正笑说道:“审先生,我是法正。”

    审配闻言,脑空白了下,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青年。

    没想到,眼前二十出头的青年竟然是坐镇洛阳的法正。这时候,审配的心竟然升起垂垂老矣的想法。想想城的司马懿也是二十出头,眼前的法正也是二十出头,这些人这么年轻,却如此妖孽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审配情绪波动很大,还是很快恢复过来,躬身拜道:“下官审配,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法正嗯了声,微微颔,

    审配微微侧身,摆手说道:“法大人和赵将军带着大军远道而来,人疲马乏,下官在城准备好了接风宴,也安排好了大军歇息的地方,请法大人和赵将军率军入城。”这番话说出来,审配的颗心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答应!快答应!

    审配心不断地想,期待法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法正静静的看着审配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样来,审配更是感觉巨大的压力,像是他的计谋已经被法正看穿了。

    法正抖了抖马缰,又策马走出两步。看着躬身的审配,法正嘴角勾起抹笑意,奇怪的问道:“审先生,我记得并州刺史是高干,怎么没看到人呢?”

    审配心本就忐忑,听法正提问,更加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好在审配也是见过大场面的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回禀大人,刺史大人身染重病,卧床数日不起。下官斗胆,带着并州的大小官员迎接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!!”

    法正长说了声,没有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审配见法正不询问,心下又放松了下来。正当此时,法正又说道:“审先生,我带来的六万大军不进城,在城外安营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审配刚放下的心立刻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,审配甚至有骂娘的冲动。

    若是法正的大军不进城,城的布置白费了,司马懿能饶了他?想到司马懿冷冷的笑容,审配心渗得慌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