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3章 九天凤雏庞士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南阳郡,宛县。> .

    王灿率军从成都出,出了益州,抵达南阳郡后停下来休整。

    大军在城外驻扎,王灿带着少数人入城。

    太守府,王灿坐在主位上,大厅右侧站着吕蒙、庞德、魏延、张绣等武将,大厅左侧站着贾诩、郭嘉等众臣。

    张辽站出来,恭恭敬敬的拜道:“陛下,末将在南阳练兵,襄阳给予粮草支持,眼下已经训练出万大军。这万蜀军都是末将亲自训练出来,精锐骁勇,可堪战。陛下当年让末将在南阳练兵,以备战事。现在陛下率军攻打曹操,末将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换做太平盛世的时候,个郡就有万大军,绝对是大忌。

    眼下王灿需要精兵,张辽的万大军正好合适。

    王灿轻轻摇头,笑说道:“你训练出来的万大军,我个兵都不要,全交给你指挥。离开成都的时候,我传令给徐庶,任命他为江南大都督,督扬州事,募兵十万,率领十万精兵和甘宁的十万水军,攻打扬州,割下曹操扬州这块肉。”

    张辽眼珠子转,心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王灿,张辽问道:“陛下,难道臣要率兵攻打豫州,拿下汝南吗?”

    张辽仔细分析,就明白了王灿的意图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说得对,你的任务就是拿下豫州,攻占汝南。等你率领大军攻下豫州,徐庶又攻下扬州,再合兵攻打徐州,把曹操南边的三大州拿下。”

    张辽仔细的琢磨了下,问道:“陛下,臣身边只有个黄叙,再加上驻守襄阳的聘,也只有三个将领,远远不及徐大都督的实力。再者,南阳只有万精锐,仅仅是万精锐去攻打豫州,恐怕也有困难,还得陛下支援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我任命你为荆州大都督,督荆州事,有专断职权,可以在荆州募兵。眼下谋臣武将都缺乏,大厅的军将领,任你挑选。”

    张辽听后,目光扫了眼厅的将领。

    然而,将领们都避开张辽的眼神,不愿留下。

    这些人想跟着王灿北上和曹操大战,贾诩、郭嘉等谋士神色平静,波澜不惊,也没有露出留下的神色,也没有露出不留下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辽心苦笑,不停地考虑着。

    片刻后,张辽已经有了主意,他严肃的说道:“陛下,厅的将领末将个都不要,军师也不需要。请陛下调牂牁郡太守严颜来南阳助阵,又调荆州小将聘助阵。有末将、严颜、聘,再加上小将黄叙,足以攻下豫州,占领汝南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厅传出阵出气声。

    显然,魏延、张绣、张任、吕蒙等人都不愿意留下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你是荆州大都督,你的请求我都同意。不过你的主要任务是攻打豫州,真的不需要军师吗?”对堂下将领的心思,王灿心如明镜,这些人不想留下,而张辽把严颜和聘调来,个都不选,显然是符合所有人心思的。

    张辽笑道:“陛下,末将求得军师,正在府上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问道:“是什么人?把他带上来,我要看看是何人?”

    张辽说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当下,张辽命府上的侍从去请人。

    “踏!踏!!”

    没过多长时间,大厅外传来阵沉稳的脚步声。脚步有些慢,众人回头望去,但是张辽的军师还没有进来。王灿脸笑容,也被勾起了兴趣,他抬头望着大门外,眼露出期待的神色,想知道张辽的军师到底是谁?

    以张辽的眼光,没有大才华张辽是看不上的,肯定是才华卓越的人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个五短身材的青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青年是张辽的军师,却衣着朴素,身上只穿了件简单的粗布麻衣,腰间随意的捆着根绳子当做腰带。牺牲上,还挂着个大葫芦,显得特立独行。更让人吃惊的是此人不修边幅,披头散,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后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长得怪异,甚至称之为丑也不为怪。

    青年的眉毛很浓,像是道天河突兀的挂在眉头上。眼睛不大,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,又有丝灵动的感觉。鼻子是鼻梁露骨,鼻子尖向上翻,类似于鲫鱼鼻。唇上留着两撇字胡,颌下三缕短须,颇有狗头军师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模样,简直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大厅,贾诩神色自若,表人才,堪称老年大帅哥;郭嘉俊朗不凡,脸上带着慵懒的坏笑,相貌出众;张绣俊朗不凡,绝对是少女偶像,堪称美女杀手,……,这些人都是英俊潇洒的人,即使典韦长相凶恶,也有着威武不凡的身躯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青年却相貌奇丑。

    哄笑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官武将都笑眯眯的望着张辽,眼带着戏谑的神情。那模样,好像不停地说张辽找错了人,挑选个又丑又挫的人。

    张辽正襟危坐,丝毫不动,看向青年的时候露出钦佩的眼神。

    先生大才,岂是俗人能看出来呢?

    这时候,张辽只希望王灿不要以貌取人。张辽心哼哼,对厅同僚看不起青年表示不满,也暗自庆幸没有挑选厅的人留下,否则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典韦盯着青年,喃喃道:“陛下,这小青年丑是丑了点,有点面熟啊!”虽说典韦已经压低了声音,大厅的人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众人听见,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贾诩和郭嘉露出凝重的神色,能让典韦记住的人,恐怕不简单。

    青年见众人嘲笑,不动声色,依旧是不卑不亢,没有因为自己的长相而自卑,反而是高傲的挺直胸膛,静静的站立着。

    见青年如此,众人又微微颔。

    能当这么多人神态自若,也算是有点能耐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青年,脑想着当初带着典韦和史阿前往荆州的事情。那时候在半道上遇到眼前的人。时隔两年,没想到在南阳碰到了。听见众人的笑声,王灿下回过神来。他噌的下站起来,笑说道:“士元,没想到会在南阳遇到你,好,好啊!”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,正是庞统,庞士元。

    庞德当年离开荆州,去了北方,结果失望而归,后又南下进入成都,悄悄的去拜访了叔父庞德公,以及司马徽。庞统没有留在成都,也没有去招贤馆自荐,因为做个丁点大的小县令不符合庞统的心思。

    离开成都后,庞统又回了趟襄阳,最后在南阳落脚。

    庞统认为南阳是王灿和曹操的个重要战场,在南阳停留,再逐渐的接触张辽,最后成为了张辽的幕僚。眼下没有官职,但庞统相信会有展现才华的机会。王灿当初没能收服庞统,现在庞统帮助张辽,间接的相当于帮助他。有了这样的关系,王灿心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贾诩和郭嘉相视望,果然有猫腻。

    张辽见此,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最怕王灿以貌取人,没想到和庞统认识,心的担忧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大厅的将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面面相觑。搞了半天,眼前这个奇丑无比的青年竟然和陛下认识,看情况关系还不错,这算是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时间,各个将领对刚才的举动都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他们瞎了眼,有眼不识泰山啊!

    庞统听到王灿的话,微微躬身,从容说道:“草民庞统,见过蜀王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走到庞统身旁,笑说道:“有士元协助张辽,我自当放心。”

    对王灿的夸奖,庞统自谦的说道:“陛下谬赞,统愧不敢当。张将军智勇双全,武兼备,统协助张将军只是锦上添花。”此时的庞统,没有了锋芒毕露的气息,显得沉稳大气。多处碰壁使得庞德的性格潜移默化的改变,不再像以前那样任性妄为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试探着问道:“士元,可愿为我效力?”

    庞统朗声道:“统协助张将军,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对,对!庞统,朕任命你为军师将军,辅佐张辽攻打豫州。”

    庞统眼闪过丝笑意,躬身拜道:“臣谢恩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庞统心还是有些自得的。因为他若是在成都毛遂自荐,最多只能担任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令。南阳大战在即,他鱼跃龙门成为蜀国的军师将军,辅佐张辽攻打豫州,显然更加的划算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再为张辽出谋再攻下豫州,就能更上层楼。

    王灿转身回到座位,坐下后说道:“士元、远,眼下大战在即,希望你们两人精诚合作,尽快的拿下豫州,攻入汝南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(臣)必不负陛下!”

    两人抱拳应下,朝王灿揖了礼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吃惊的无疑是厅的臣武将。庞统刚才还是个升斗草民,眨眼间成了荆州数数二的实权人物,升迁的度忒快了,简直是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王灿安排好事情,随后让人准备宴席。

    还有诸多的事情要做,不可能敞开独自喝酒,宾主尽欢就散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眼下张pk票都没有,咱求1张pk票装裱门面,拜谢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