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0章 手段高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华歆被送往汝南,曾被史阿的人折磨得死去活来,身体还有王灿留下的旧伤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曹操突兀的巴掌把华歆打翻在地上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不懂曹操为什么出手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忠心耿耿的效忠曹操,却换来响亮疼痛的巴掌,华歆万念俱灰,胸腔股愤懑之气不断地上升汹涌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华歆面色红,张嘴吐出口鲜血,脸色瞬间变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他眼闪烁着悲恸的神色,看着曹操,沉声说道:“陛下,华歆虽然才华不出众,不能替陛下勘平乱世,却是个有着赤胆忠心的人,对陛下忠心耿耿。纵然陛下让臣赴刀山,下火海,臣也不会有半句怨言。”

    华歆抽噎下,又继续说道:“臣身在成都,心在魏国。臣竭力为陛下谋划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生怕耽误了陛下的大业。被抓后,臣宁死不降。被送出蜀国的时候,又遭到王灿的下属百般折磨。臣受尽了屈辱,但臣始终坚信陛下会替臣报仇,为臣讨回公道。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,眼闪过丝不忍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的巴掌,或许是冲动了,可王灿信上的话让曹操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华歆双手撑在地上,弓着腰,缓缓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砰!!”

    没站起来,华歆的左腿软,身体不稳,又倒在了地上,摔得四仰叉的。曹操看见这般情况,张了张嘴,伸出手,可手伸到空却没有说出话。

    华歆又慢腾腾的双手撑地,缓缓站起来。

    站稳后,华歆说道:“臣忠心为主,心意为陛下着想,为魏国的大业着想。当初在成都购买兵器,臣三番两次受辱,可曾诉过苦?臣没有找陛下,因为臣想着陛下还要对付王灿,也不容易,诉苦只会给陛下增添烦恼,把所有的悲苦压在心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陛下给了臣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熬过了这么多苦,又受尽了折磨,回来报信后,陛下却毫无理由的巴掌扇在臣的脸上。这身体疼,心也疼啊!”

    华歆捶打着胸膛,泪流满脸,癫狂不已。

    曹操听着华歆的话,心里很难受,很不是滋味儿。但曹操有他的原则,有他的底线,没有立刻向华歆道歉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后悔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华歆痛苦流涕,诉了通苦水,激动的情绪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整了整身上凌乱的衣衫,深吸口气,拱手说道:“陛下,臣心灰意冷,请陛下允许臣辞官离开。以后闲云野鹤,纵情山水,也算是聊慰此生了。”这时候的华歆,面颊红肿,髻散乱,头上的长冠都歪歪斜斜的,眼却有着难以言明的决绝。

    曹操面色阴沉,脑心思急转,冷声问道:“华歆,你真的打算辞官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华歆干脆利落的回答,显然是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曹操不会道歉,也不会认错。他冷声问道:“华歆啊华歆,你认为你有理?你认为你是忠心耿耿的?你做的事情都是对的?但可曾你想过哪里出错,朕为什么打你?”

    华歆听,身体僵。

    对啊,曹操为什么要打他呢?

    无缘无故的,曹操不可能得了失心疯。想到这里,华歆觉得自己刚才的举止行为有些失礼了,脸上的决然之色骤然消失。其实华歆的骨子里留念官场,想做官封爵的,否则受了曹操的巴掌还嚷嚷什么,何必表忠心呢?直接走了之最好。

    曹操的句话,把华歆的怒气剥夺了,成了华歆自己的罪责。

    这,便是曹操这个君主的力量。

    华歆收起愤懑之气,问道:“敢问陛下,臣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曹操拿起手的书信,揉捏两下,捏成团扔给华歆,大喝道:“你有什么罪责?你自己看清楚,这是你办的好事。”曹操没有退路只能演下去,他不能示弱,否则打了华歆巴掌就是他的罪责,会让华歆失望,甚至于影响麾下臣武将的心态。

    华歆看了眼曹操,又看了眼地上的纸团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切的祸根,都是王灿的书信?

    华歆将信将疑的走到纸团面前,弯下腰,把纸团捡了起来,点点的把书信摊开,仔细浏览书信上的内容。华歆看完后,脸色大变,没想到王灿会拿刺杀的事情说事,再结合曹操问的问题,显然曹操是怪罪他刺杀蔡邕和王祯。

    华歆又想到王灿说刺杀曹操的家眷以及麾下大臣的家眷,悲从来。

    王灿打了他顿不说,还在书信害他。

    可恶!可恨啊!

    华歆被曹操打了巴掌,心情本就不好,看到王灿的书信后,更是气息难平。他心气勃,苍白的脸上刚刚恢复的点红润之色变得血红,双漆黑的眸子瞪得老大,张嘴嘶吼道:“王灿小儿,吾与汝誓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话说完,华歆又吐出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次,华歆吐血后双眼往上翻,闭,身体倒,径直倒在了地上,竟然被王灿书信上的内容气得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得到华歆的情况,肯定欢喜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,不就是想借曹操的手整治华歆吗?

    曹操见华歆倒下,心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华歆气得昏厥了过去,又让曹操颗心吊了起来。眼前这个做事鲁莽,却又忠心耿耿的人,不要出事啊!

    “来人,快来人!”

    曹操立即喊来士兵,把华歆抬走,又派人把军的医师找来。

    番诊治后,才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华歆醒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躺在床榻上,旁边坐着曹操。华歆脸愧疚的神情,准备起身行礼,却被曹操摁着,说道:“子鱼啊,朕先前冲动了些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这时候的道歉已经不是道歉,是施恩,收华歆的心。

    华歆愧疚的说道:“臣鲁莽行事,才会致使陛下为难,请陛下降罪。”

    曹操摆摆手,让大帐的人都退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离开了,曹操才缓缓的说道:“子鱼啊,你派人刺杀蔡邕和王祯,想搅乱王灿的后方,想大乱王灿的脚步,意图是正确的,却找错了人。蔡邕是朕亦师亦友的前辈,而且刺杀王灿的妻儿更显得卑鄙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选择的目标没正确,若是选择刺杀王灿,亦或者是选择伏杀吕蒙、庞德等王灿麾下的重要臣子,朕能接受,毕竟双方是两国之战,可以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你偏偏去刺杀老弱,刺杀王灿的家眷。常言道祸不及妻儿,我们打王灿,要打垮王灿的军队。你制造叛乱,可以对王灿下手,也可以刺杀王灿麾下的官员搅乱成都。这些都可以出手,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此蔡邕嗯?”

    “千不该,万不该选错人啊!”

    “朕有心为你撑腰,可若是王灿也派出刺客,不顾规矩的刺杀通,岂不是要弄得人心惶惶吗?两军交战虽说无所不用其极,却还是有定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曹操遍又遍的重复华歆的错误,让华歆更加愧疚。

    先前华歆因为曹操巴掌而心失望,痛哭流涕。现在他听了曹操的话,心里面暖暖,又感到无比的愧疚。

    华歆眼含泪,泣声说道:“陛下,是臣鲁莽,臣鲁莽啊!”

    曹操看着华歆的模样,眼悄然闪过丝笑意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看见曹操的表演,肯定夸赞曹操的演技堪称影帝,抱个小金人儿回来也不成问题,三言两语就把华歆摆弄得服服帖帖的,好手段,好心计。

    华歆说道:“陛下,臣虽然愚鲁,却愿意为陛下赴死,请陛下让臣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“待罪立功?”

    曹操看着华歆,问道:“子鱼,战事没有展开,怎么戴罪立功?”

    华歆咬牙切齿的道:“既然不能刺杀王灿的家眷,那就刺杀王灿,以及刺杀王灿麾下的大将和诸位大臣,让王灿无将可用,有兵也难以排兵布阵。再者,成都没有大臣主持局面,后路难保,王灿更加难以开战。”

    华歆只想报复王灿,不报仇,他这辈子都无法安宁,睡觉都不能睡着。

    曹操听后,摇头道:“事关重大,容我考虑番。”

    华歆没有立刻行动的意思,见好就收,说道:“陛下,臣满身世上,还在养伤,有的是时间等待,陛下慢慢考虑,臣等得起。”

    曹操又安慰华歆,让华歆好好养病,才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华歆躺在穿上,眼闪烁着仇恨和怨毒的神色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