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8章 王灿修理华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不多时,沮授和华歆被带了上来。>>> ≦.≤<1ZW.

    王灿大袖挥,押着两人的士兵立刻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沮授抬头直视王灿,挺起胸膛,眼露出轻蔑的神色,显得居高傲慢,无法接近。华歆站在沮授旁边,神色镇定,眼却闪过丝慌乱。

    王灿把两人的举止收入眼,心有了决定,想好处置两人的办法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,王灿问道:“沮授、华歆,被抓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沮授哼了声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华歆沉声喝道:“王灿,今日被你抓住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想劝降我和沮授,我告诉你,绝不可能。我誓死效忠魏王,绝不做悖逆之徒……”唧唧歪歪的大通话说下来,要有多俗套有多俗套,甚至语无伦次,其大意是他忠于曹操,不会屈膝投降。

    在王灿看来,这恰恰是华歆骨子里怯弱的体现。

    吼叫得越激烈,心越忐忑。

    王灿静静的看着华歆,嘴角含着丝微笑,没有说话。那笑容落在华歆眼,却像是恶魔的微笑,让华歆主动闭嘴,微微小退了步。

    王灿起身走到两人身前,说道:“你们两人悄悄的潜入成都,又刺杀朕的老师蔡邕以及长子王祯,这是大罪。魏国和蜀国交战,是两个国家的厮杀,可以无所不用其极,刺杀是很正常的。但曹操方雄才,麾下不乏能臣猛将,没能在战场上击败蜀军,却想出刺杀的办法刺激朕,我替他感到羞愧。”

    沮授见王灿羞辱曹操,反驳道:“刺杀之事,主公并不知道,休要侮辱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是你们两人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两人,眸闪烁着冰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华歆咬咬牙,大喝道:“派人刺杀是我的主意,可惜没能杀了蔡邕和王祯,否则定让你痛彻心扉,后悔辈子。”华歆想咬牙坚持,想着被王灿刀杀了也算是忠臣。他又想到王灿没有现兵器的事情,也算是好事。

    王灿盯着华歆,再次问道:“华歆,真是你派人刺杀朕的老师和儿子?”

    华歆大吼道:“是我指使的,来杀我啊!”

    王灿眼眸冷,往后退了步。

    华歆见王灿后退,不知道王灿打得是什么注意,但他却更加的来劲儿了,大声咆哮道:“王灿小儿,你竟然自成为朕,看来是登基称帝了。嘿嘿,袁术就是你的下场,你肯定会被主公杀死。你今日杀了我,主公为我报仇。可惜,可惜没能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王灿眼眸微眯,猛然抬起右手,巴掌扇在华歆的脸上。

    瞬间,华歆的身体飞了起来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华歆被王灿扇了巴掌,左侧的面颊立刻像小馒头胀般肿了起来,上面还覆盖着鲜红的五条指印。不仅如此,华歆嘴角流血,稍微动下面颊就火辣辣的疼痛,脑袋也被王灿扇得晕乎乎的,落在地上浑身疼痛。

    他双手撑在地上,想坐起来,可脑袋晕乎乎的,无法坐稳,又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华歆狠狠的摇摇脑袋,才逐渐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灿刚刚后退步,就是为了能甩开手。

    以王灿的力量,巴掌狠狠的扇在华歆身上,绝对是打得华歆找不到方向。听到华歆指使刺客,王灿心里面恨不得杀了华歆,泄心只恨。但华歆还有定的利用价值,不能杀,不过也不妨碍王灿揍华歆顿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够厉害,竟敢指使刺客杀我的家人,想死也不用这样。”气急之下,王灿迈着大步子走到华歆身旁,脚踹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华歆的身体像是个皮球般,直接被踹出去。

    身体在空划过的时候,蓬鲜血从华歆嘴喷洒出来,洒落在地板上,点缀出斑斑血花,身体旋即又撞在大殿的梁柱上。

    “嗬!嗬!”

    华歆躺在地上,捂着肚子,不停地翻滚。

    王灿踢出的脚,比巴掌更狠。

    沮授见华歆被王灿打得吐血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若是王灿给他巴掌,再凶狠的给他脚,恐怕他已经昏厥了过去。幸好华歆承受力强,像猫样有九条命,才没被王灿打死打残。沮授心安慰自己的时候,王灿大步走向华歆。

    来到华歆面前,王灿张嘴大骂,把华歆的祖宗十代慰问了遍,又大吼道:“你派人刺杀老子的家人,老子派人把你满门屠了,看你高兴不?”

    华歆咧开嘴,疼得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自然是不会求饶的,嘴含血说道:“王灿小儿,若是再来次,我连你的小儿子和女儿起杀。”

    沮授闻言,暗暗说华歆彻底癫狂,这时候刺激王灿简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华歆的确达到了目的,让王灿愤怒了。

    王灿哼了声,脚踹出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脚下去,直接踢断了华歆左侧两条肋骨,疼得华歆哇哇惨叫,俊朗的面颊也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起来。王灿冷声说道:“你想求死?放心,我有分寸,不会把你踢死。我让你慢慢的享受痛苦,享受被人虐的滋味儿。”

    华歆不仅脑袋晕、面颊痛,肚子和肋骨都疼入骨髓。

    “啊!啊!”

    华歆低声惨叫,嚎叫声凄惨得令沮授冷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沮授想了想,走上前去,大声说道:“华歆不是武将,身体瘦弱,再打下去,肯定会受不了的,放过他吧。”沮授说出这番话,都觉得自己的话是如此的苍白无力,他们是王灿的俘虏,没有权利让王灿停手。

    纵然王灿要杀他们,也没人敢阻止。

    王灿回头瞪了沮授眼,眼神凶狠,令沮授身体僵。

    蹬!蹬!

    沮授后退两步,再不说话。

    王灿抬起脚,脚踩在华歆的脸上,冷声说道:“华歆啊,你想到会有今日吗?堂堂的天下名士,却被朕踩在脚下。不过,你被大蜀皇帝痛打顿,身上带伤也该自豪了,这件事传出去,你华歆也可以名扬天下。”

    华歆左侧的面颊挨着地面,右侧面颊被踩着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他不停地反抗,可王灿力量极大,华歆反抗不了。

    王灿泄了通后,华歆身上全身都是伤痕,面颊红肿,连双腿和双臂都有伤痕,可见是被王灿修理惨了。

    沮授见王灿离开,这才走到华歆身旁,蹲下来,把华歆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即使沮授搀扶着华歆,也摇摇晃晃的,站不稳。

    王灿不搭理华歆和沮授,坐下后拿起毛笔,写了封书信。墨迹吹干,王灿用信封装好,大步来到华歆身旁,将信封塞在华歆的衣衫里面,笑说道:“华歆啊,你再辛苦趟,把书信交给曹操。你看我对你多好,不仅不杀你,还让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华歆本想撕了王灿的信,但能离开,他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王灿有书信给曹操,他必须送回去。

    今日的耻辱,华歆不会忘,也忘不了,会讨回来的,只是得有实力才行。

    “史阿!”王灿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臣在!”大殿外传来史阿的声音,随即便传来阵脚步声。史阿飞快的跑了进来,拜道:“臣史阿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派遣队士兵押送华歆离开成都,送往汝南。记住看,路上不准把人弄死了,他得替朕传信给曹操。”

    华歆听后,头皮麻。

    不弄死他,这不是还得折磨他吗?

    史阿怪笑两声,说道:“陛下放心,这种事情臣最擅长了,臣的下属也会好好的照顾华先生,让华先生舒舒服服的离开蜀国,抵达汝南郡。”说话的时候,史阿笑眯眯的看了华歆眼,露出雪白的牙齿,让华歆心底生寒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带出去!”

    史阿大手挥,立刻进来两个士兵,把华歆带走。

    大殿,只剩下沮授和王灿。

    沮授看着华歆离开的背影,心情沉重,因为他肯定被留下了。沮授沉声道:“王灿,我是不会投降的,你留下我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沮先生,难得来次成都,好好呆着,反正有人陪你。”

    沮授头雾水,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王灿喝道:“来人,把沮授送到田丰的家里。给田丰传令,让他好生看管沮授,若是沮授偷偷的溜走,让田丰提头来见。”

    沮授和田丰本就是好友,现在王灿道命令把沮授扔给田丰,想借田丰的口说服沮授投降,同时也是借田丰捆绑住沮授。旦沮授逃离,田丰就得被王灿问罪,沮授不愿意拖累田丰,肯定不敢谋划逃离成都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个士兵走进来,朝王灿行了礼,把沮授带走了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沮授离去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他现在暂时还用不上沮授,等解决了曹操,再来收服沮授也不迟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