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7章 国号和定都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偏殿,王灿高坐在王座上,下方是站着贾诩、程昱、郭嘉等武大臣。≥≯  <.≦﹤1≦Z﹤W﹤.﹤≦王灿见众人站着,摆手说道:“站着不累吗?都坐下。把你们留下来,是为了商议国号和年号的问题,至于登基可以另择良日,暂时不考虑。诸位畅所欲言,说说自己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众人拜谢,依照次序坐下。

    大殿鸦雀无声,似乎谁都不愿做出头鸟。

    最后,吕蒙抱拳说道:“主公,定祖(任安字)公掌管礼部,是泰山北斗,国号和年号的事情由定祖公拿主意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脚猛踢,吕蒙把皮球踢给了任安。

    此任安是三国的任安,不是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的西汉人物。

    相比于西汉的任安,眼下的任安才华卓绝,德高望重,是东汉末年的硕果人物,刘焉曾评价任安是‘国之元宝’,足见其分量之重。

    任安已经是七十六岁的人,满头银,胡须稀疏,脸上全是斑斑皱纹,走起路来都是蹒跚难行,需要人搀扶。虽然任安担任礼部尚书,但并不主事。王灿要的是个这样的大儒坐镇礼部,也给益州士人立下了个榜样。

    任安颤颤巍巍的朝王灿拱手行礼,缓缓说道:“蜀王,您在成都开国。国号是蜀,至于年号,蜀王自定即可。”

    举止言行规规矩矩,没有丝毫越礼。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建立的国号不用遵从地理位置什么的,要有气势,要能压倒曹操的魏国,蜀国太普通了,不好。”

    任安砸吧砸吧嘴,想说话,却没有说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你平日里鬼点子多,说说你有什么看法?你认为取个什么样的国号为好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鬼点子?那是智谋百出。”

    郭嘉心诽腹几句,眼珠子换了转,笑说道:“主公,以臣认为,干脆‘圣’字作为国号,称我朝为‘圣朝’,主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圣朝?”

    王灿喃喃念叨两下,脸上露出笑容,说道:“还算不错,圣朝,圣朝!”

    就在王灿感觉良好的时候,荀攸拱手说道:“主公,臣以为用‘圣’为国号,是极为不妥当的,不可取,不可取啊!”荀攸连说了两个‘不可取’,目光又转向偷笑的郭嘉,恶狠狠的瞪了郭嘉眼,责怪郭嘉胡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王灿古怪的看着荀攸,笑问道:“公达,先说说你为什么反对奉孝的提议?为什么觉得‘圣’字不好,再说你觉得什么样的国号最好。”

    荀攸从坐席上站起身,拱手道:“昔日,七国争雄,秦国的国号为秦,称秦王,嬴政统天下,登基称帝,沿用秦王的国号,称大秦;高祖刘邦斩蛇起义,随后被封为汉王,高祖击败项楚,统天下,沿用汉王的国号,称大汉。今主公晋位蜀王,要登基称帝,自然是沿用主公的王号,称大蜀。臣认为定祖公的建议老成持重的言论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大蜀,大叔?”王灿心好笑,连连摇头说道:“大蜀不好,不好。”

    荀攸叹口气,问道:“敢问主公,用什么字作为国号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沉声道:“我欲以‘天’为国号,称天朝。”

    大殿的官们闻言,片哗然。

    好家伙,以‘天’为国号,太嚣张了吧!

    程昱轻咳两声,站出来,拱手说道:“主公,帝王称之为天子,意味天之子。然而,主公的国号却为‘天’,称天朝,这是对上天不敬。我们可以称自己是‘圣朝’,其他胡虏小国臣服,可以尊称我们是‘天朝’,但自己却不能用‘天’做国号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程昱言辞恳切,神情肃然,情真意切的说道:“若是上天怒,国将危矣。主公啊,您要挑选有气势的国号,可以如同奉孝说的‘圣’,亦或者采取‘宇’、‘宙’、‘洪’、‘荒’等作为国号,为什么偏偏挑选‘天’呢?这不行啊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为天帝,天朝不好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贾诩扑通声跪在地上,说道:“主公,不可用‘天’啊!”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老家伙干脆以头磕地,连磕了两个响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任安、李儒、荀攸、田丰等重要大臣纷纷跪下,请王灿重新选用国号。在这些臣子眼,上天不可冒犯,王灿用‘天’作为国号,对上苍不敬。王灿看着下方跪着的片,感觉头疼,幸好魏延和吕蒙还没有跪下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吕蒙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吕蒙朗声说道:“主公说是‘天’,末将就认同‘天’,末将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吕蒙话音落下,就听程昱大喝声。

    程昱瞪大了眼睛,怒斥道:“吕蒙,你小子在大是大非面前,还纵容主公吗?主公以‘天’为国号,这是冒犯上苍的行为,是大不敬。主公可以用任何字作为国号,就是不能使用‘天’字,你要想清楚,不要犯错误。”

    程昱声色俱厉,花白的眉头跳跳的,愤怒无比。

    吕蒙被程昱喝骂,却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王灿见众人都反对,叹息道:“诸公都起来吧,不用‘天’作为国号。”这些老家伙都不同意,更别说还有蔡邕这关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起来反对,王灿耳根子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圣明!”

    臣们松了口气,连呼王灿圣明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既然想不出霸气十足的国号,就依照定祖公的提议,以‘蜀’为国号,称大蜀。你们的建议我采纳了,关于年号的事情你们得同意我的意见。自我开始,以后不再拟定年号,以华纪年为准。今年是兴平七年,改为华元年,以后直接使用华几年,逐累加计算,不再设定年号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又头疼了。

    年号是每个皇帝的专用,没有年号难办啊?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觉得王灿真的折腾人。选国号的时候选择‘天’,现在又弄出废除年号的把戏出来,够麻烦的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退了步,他们怎么坚持呢?

    王灿见众人不吭声,说道:“国号太多,百姓记不过来,也记不住。干脆使用方便记忆的华纪年,年年的累加,这样更好记忆,也更加方便。事情就这么定下,不再更改。自今年开始,废除汉代的年号,以华元年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贾诩、程昱等人拗不过王灿,只得应下。

    田丰站出来,拱手道:“主公,国号和年号的事情解决了,还有定都的问题。成都虽然平坦,而且繁华富庶,但成都所在的蜀道路难行,交通不便,不适合作为朝国都。臣建议,主公迁都洛阳,往北可以控制幽、并之地,往南可以遥领荆襄之地,往西还可以掌握巴蜀、西凉,往东又能钳制兖州、青州等地,在洛阳定都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王灿收敛笑容,点头说道:“元皓的话有道理,我同意。就眼下的局势而言,我们拿下了洛阳和长安,控制三辅之地,可以迁往洛阳。接下来和曹操大战的时候,我坐镇洛阳正好指挥大战。登基之后,立刻北上,迁都洛阳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。”

    田丰拱手揖礼,脸上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提议没有人反驳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成都虽好,但四周都是大山,道路崎岖,不适合作为国都,迁都洛阳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华元年,六月初三。

    王灿在成都称帝,国号‘蜀’,自此大蜀诞生。王灿登基后的事情是封赏百官,这是所有臣武将期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通诏书传下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兴奋过后,王灿冷静了下来,开始准备和曹操的决战。

    史阿急匆匆的来到宫,面带喜色,眉梢带着浓浓的喜意,没有从欢喜平静下来。如今王灿已经兑现了当时对王越和史阿的诺言,封史阿为司隶校尉,成为监督京师和地方的监察官,权柄大增。史阿进入大殿后,拜道:“臣史阿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坐吧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回禀陛下,臣派人围捕沮授和华歆,抓捕了两人,请陛下定夺。”

    王灿皱眉说道:“史阿啊,说话的时候不要把‘回禀陛下’四个字加上,有事直接说,听着腻得慌,记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史阿躬身揖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把沮授和华歆带到大殿来,我亲自审问。”虽说王灿已经是蜀国的皇帝,但是和心腹说话的时候,还是习惯于用‘我’自称。虽然这个称呼被贾诩、田丰等人劝谏了无数次,可王灿依旧我行我素,贾诩等人无奈,也不劝说了。

    史阿得到命令,赶忙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