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5章 吴先生的小手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审配接到卫觊的传信,心暗骂高干是蠢货,喝酒误事的道理都不懂吗?

    不爽归不爽,审配还得去把高干接回来。> ≤.<<1≤ZW.

    在卫府侍从的带领下,审配乘坐马车朝卫府赶去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,审配心里面突然升起心悸的感觉,潜意识有种想抽身离开的想法,好像眼前的卫府是龙潭虎穴。不过这只是闪而逝的念头,审配大踏步的进入卫府,等进入其,身后传来哐当声,卫府的大门关闭了。

    “咯噔!!”

    审配停下脚步,身体僵直,眼露出惊骇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头打望,因为已经摆明了是个局。

    至于高干醉酒的事情,审配不知道是真是假,但高干的情况肯定不妙。审配深吸了口气,抬头看向大厅。站在审配的位置已经能望见大厅里面的情况,目光扫,没看见高干的身影,审配的心顿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审先生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审配心千头万绪难以理清楚的时候,屋子传来洪亮的声音。

    说话的人,正是卫觊。

    审配撩长袍,大步走了进去。该来的始终会来,无法躲避,到了眼前的地步,纵然审配想避开漩涡,也无法回避。审配走入大厅,打量了番,现大厅只有三个人,说话的卫觊坐在大厅的右侧第位,大厅的正上方左右也坐着两人。

    其个是马,坐在右侧。

    另个是面颊瘦削的青年,这名青年随意的坐着,双眸似鹰眼,凌厉凶猛,像是头凶禽盯着审配,让审配非常难受。青年乌黑如墨的长没有梳起来,而是用根细绳系在脑后,又有种懒散的意味,和他表现出来的却气质截然不同,是两种不同的气质。

    或许是看出审配眼的疑惑,青年嘴角勾起抹笑容,摆手说道:“审先生,鄙人司马懿,魏王帐下军师祭酒。”

    “司马懿?”

    审配惊呼声,觉得很惊讶。

    司马懿是曹操麾下的颗璀璨新星,才华出众,深得曹操的器重。曹操和袁氏交战的时候,司马懿参与其,屡屡提出精妙的建议,帮助曹操荡平袁氏。

    司马懿摆手道:“审先生,请坐。”

    审配不愧是老江湖,很快平复了震惊的情绪,恢复了平静。他挥衣袖,大大方方的在大厅左侧坐下,拱手说道:“阁下是魏王帐下的重臣,今天用计把刺史大人骗来,不知高刺史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马冷声道:“人死了,尸体埋了。”

    审配瞪大眼睛,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高干是袁绍的外甥,但并不是忠臣。若是劝降高干,也是有机会的,审配的目光落在马身上,见马砰的声放下手的酒樽,拿起搁在旁的大枪,轻轻的摩挲着虎头湛金枪,时不时晃动下。枪尖在阳光的照耀下,反射出璀璨的亮光,非常刺眼。

    马察觉审配的目光,抬起头,目光迎向审配。

    眼眸,透出股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如此浓烈的杀意,几乎让审配惊呼出声。眼前的人只有二十多岁,可眼眸迸出来的杀意,让审配不敢平视马。

    司马懿看着审配的神情,心下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只有吓住审配,事情才好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司马懿反而不说话,静静的坐着。马继续摩挲着虎头湛金枪,也是不说话。卫觊见司马懿坐着,更是不敢插嘴。审配低着头,陷入沉思。大厅的气氛似乎尴尬了起来,没有人主动打破僵局,就这么静静的坐着。

    时间越长,审配心越来越忐忑。

    想到可能会被杀死,审配往日的机智和冷静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性命攸关的事情,审配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他正襟危坐,却时不时的晃动下身体,似乎是想要摆脱不尴不尬的局面。这切都落入司马懿的眼,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司马懿开口道:“审先生,魏王想兵不血刃的拿下整个并州,必须有你的配合,愿意为魏王做事吗?”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听得司马懿说话,审配长长地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说道:“配愿意归降。”于审配而言,对王灿并没有多少忠诚,当初更适合选择王灿,所以归顺了蜀国。现在司马懿杀了高干,肯定还有控制并州的后手,审配理智的选择了投降,归顺曹操。

    司马懿轻笑声,说道:“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,很好。马将军,自今日起,你担任审先生的贴身护卫,协助审先生控制并州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马没有反驳,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审配瘦削的面颊上露出苦涩的神情,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个傀儡,只能听从司马懿的安排,没有任何自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邺城,魏王宫。

    司马懿杀死高干,迫降审配,控制晋阳的消息已经传回。

    曹操召集了麾下的臣,目光缓缓掠过众人,笑说道:“仲达拿下了晋阳,在审配的帮助下,肯定会迅控制并州。有了并州之地,幽州和冀州稳如泰山,后方安全多了。”

    欢喜过后,曹操的心思又转到成都的事情上,问道:“伯宁,沮授和华歆在成都购买蜀军士兵使用的汉刀,办理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满宠回答道:“启禀主公,两人已经联系到商人,可以买到三万柄汉刀。”

    “三万柄?”

    曹操呢喃阵后,摇头说道:“三万柄汉刀远远不够,还要更多。传信给两人,让他们尽量的多买武器,虽然用的钱虽然多,但击败了王灿,天下的钱财都在孤的掌握。现在花费钱财,不只是暂时转移下搁放钱财的位置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钦佩的看着曹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个月时间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这日,城北三十里外的山谷来了队人马。人数极多,队伍有几百丈远,都是行商的商人押送的货物。

    为的商人正是吴先生、荀先生和裴先生,三人带着三万柄汉刀,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村子。沮授带人把吴先生等人迎入村,等所有人停歇下来,沮授问道:“吴先生,这么多货物离开成都,有没有人察觉啊?”

    吴先生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沮先生,我们是成都的大商人,经常有货物出入,和守城的校尉也熟悉,再加上家里的点关系,没有经过检查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沮授连连点头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华歆站在旁边当看客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吴先生沉声道:“沮先生,这里共有千口箱子,每口箱子里面装了三十柄汉刀。为了证明我们拿来的汉刀是真货,您在千口箱子随意挑选五十口箱子。然后我们试刀,若是现以次充好的武器,我们分不取,请。”

    沮授知道事情慎重,也不推辞,迅的挑选五十口箱子出来。

    吴先生又让随行的侍从打开五十口箱子,说道:“沮先生,你自己找两个侍从来,再让侍从拿五十柄普通战刀出来。”

    沮授猜到了吴先生的意思,吩咐侍从照办。

    等人员和兵器到齐,吴先生带着沮授来到第口箱子面前,说道:“沮先生,您不知道情况,也不知道汉刀真假,随便从其挑选柄汉刀。”

    沮授依言执行,拿了柄汉刀出来。

    吴先生让沮授找来的两个侍从人持汉刀,人持普通战刀,两人对劈。

    其结果,毫无意外的是普通战刀被劈断,新式汉刀光亮如新。吴先生知道新式汉刀的真正情况,立刻让侍从把汉刀放在原来的箱子,把箱子关上,不再动用。接下来,其余的箱子都是沮授挑选柄汉刀,和柄普通战刀劈砍。

    这样来,避免了汉刀劈砍多次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在吴先生的控制,没有任何出错。

    沮授和华歆看着柄柄被劈断的普通战刀,颗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,跳动的度越来越快,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神情。沮授挑选出五十柄汉刀,实验完毕后,吴先生让已经侍从把五十口箱子关上,和其余的箱子放在起。

    沮授笑说道:“吴先生诚心君子,佩服。”

    吴先生笑了笑,说道:“沮先生,手交钱手交货,所有的汉刀你都检验了,可以拿出三万柄汉刀的钱财了吧?”

    沮授连连点头,立刻吩咐侍从抬出钱财,把钱财付给吴先生等人。

    吴先生、裴先生和荀先生拿到钱财,立刻告辞。

    沮授和华歆送吴先生等人离开的时候,非常热情,因为他们还得和吴先生合作。送走了三人,沮授和华歆回到村子,立刻命人把三万柄武器装好,准备运回魏国。

    如此来,新式汉刀避免了露馅儿的可能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