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4章 马超出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卫氏是河东世家,响当当的百年大族。 ≦.≦﹤1≤Z﹤W﹤.<

    提起卫氏,不得不提到卫青和卫子夫,正是因为武帝年间出了这对兄妹,才有了河东卫氏崛起的机会,代代的传承和积累,使得卫氏在河东是当之无愧的名门望族。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高干接到卫家的来信后,才准备立刻赴宴。

    高干穿戴整齐的走出府门,却现管家没有准备好马车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朝站在身后的管家喝道:“马车呢?”

    管家眼神飘忽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大人,下让管家收起马车的。”

    洪亮的声音从府内传来,却是审配大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高干眉头皱起,质问道:“审先生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审配严肃的说道:“大人,卫家的封书信就让您欣然赴会,若是对方心怀不轨,意图谋害大人,岂不是自投罗吗?请大人三思!”刚才审配找高干禀报事情,却碰到了高干要离开。审配向管家打听事情,才知道高干的事,连忙跑来阻止。

    高干沉声道:“正南先生,邀请本将的人是河东卫氏,百年世家,名门望族,岂会做出不择手段的事情。你让开,本将还得去赴宴。”

    审配见高干坚持,不好执拗高干的意思,委婉的说道:“大人,您是并州刺史,岂能人出行?请大人带着护卫随行,来可以保护大人安全,二来能彰显大人的威严,震慑不法之徒,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高干想了想,觉得审配说得有理,说道: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审配松了口气,立刻吩咐管家给高干准备马车,又挑选了四十个士兵随行。

    不多时,高干带着士兵迅离去。

    审配望着逐渐消失的马车,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,高干把卫家府邸所在的位置告诉马夫,刻钟后就抵达了卫府。

    卫府大门外,个四旬开外的年人昂身而立,身后还有十多人。此人穿着博领大衫,头戴进贤冠,腰悬长剑,儒雅宽厚,给人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卫觊,是河东卫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见高干下车,卫觊连走两步,快步走到马车旁边,揖拜道:“刺史大人赴宴,卫觊感激不尽,大人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高干拱手回礼,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四十多名侍从。

    卫觊看见高干的神情,立刻领悟了其的意思,说道:“保护您安全的侍从觊会安排吓人单独开宴,请大人放心,大人里面请。”说着话,卫觊手招,名身材高大的年人走过来,卫觊低声吩咐了几句,年人小鸡啄米般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见年人带着众侍从离开,高干满意的点点头,这才往卫府行去。

    大厅,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高干开口道:“卫先生,你邀请本将赴宴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卫觊说道:“大人明鉴,此番卫觊来晋阳拜见大人,方面是慕名而来,想要见见大人,听大人的教诲,另方面也的确是有事请大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高干心暗笑,卫家果然有求于他。

    卫觊没有立刻说是什么事情,只和高干聊天,拍高干的马屁,说得高干轻飘飘的。同时,卫觊又不断地敬酒,还让坐在大厅陪宴的人向高干敬酒。整个过程,大厅的人都表达对高干的敬仰之情,杯杯的灌酒。

    高干心飘飘然,乐不可支,浑然把卫觊的事情放下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高干已经喝得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此刻,高干面颊通红,眼光迷离,喃喃说:“卫先生,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,只要高干能办得到的,定帮忙,决不推辞。”高干也是颇为耿直的人,见卫家的人这么尊敬他,张着嘴巴放大话。卫觊还是没说,继续和高干喝酒说话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”

    阵脚步声传来,名侍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侍从走到卫觊身旁,弯下腰,低声说道:“家主,事情完成了,高干带来的四十个士兵都喝得昏了过去,全都趴下了。”

    卫觊嘴角露出抹笑容,摆手让侍从离开。

    高干摇摆着站起身,说道:“卫先生,多谢款待,本将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卫觊没有提要求,高干也不会主动去帮忙。

    高干站起身的刹那间,隐约注意到大厅门口走进来个身穿白袍的青年。这名青年身材魁梧,龙行虎步的走进来。青年的身后还背着杆金色大枪,整个人像背后的大枪般锋芒毕露,高干扫了眼走进来的青年,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被刺激了下,高干的酒也醒了三分。

    高干目光看向卫觊,冷声问道:“卫觊,你要干什么?”这时候,高干察觉到丝诡异的气氛,觉得事情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卫觊笑说道:“卫觊求大人件事,请大人应允。”

    高干皱眉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高干眼角的余光时刻注意着走入大厅的青年。他感觉青年就像是条毒蛇,死死地盯着他,已经成了青年口的猎物。

    卫觊袖袍甩,笑眯眯的说道:“高大人,卫觊想借大人项上头颅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高干惊呼声,脸上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高干的反应非常快,迅拔出腰间的佩剑,作出戒备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切,都落入大厅的青年眼。可青年没有立刻出手,只是慢条斯理的从背后取出柄长丈尺三寸的大枪。长枪的枪头是镏金虎头形,虎口吞刃,由白金铸造而成,枪尖闪耀着冰冷的光芒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青年越是如此,高干感到压力越大。

    面对青年,高干觉得自己像是遇到了暴风雨来临的前兆,压抑的令人疯狂。高干眼珠子转了转,竭力嘶吼道:“来人,快来人。”

    卫觊笑说道:“大人,您的下属都昏倒了,喊救命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高干吼道:“卫觊,本将没有得罪你,为何设计本将?”

    卫觊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大人的确没有得罪卫觊,也没有得罪卫氏,但大人得罪了权倾天下的魏王,这就是诛杀大人的理由。大人放心,你死了还有人给你陪葬。”

    “嗡!!”

    卫觊的话音落下,青年手的金枪抖动起来,枪尖透着寒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青年脚踏出,身体猛地往前窜出。

    这出手,简直称得上静如处子,动如脱兔,瞬间就窜了出去,像是离弦之箭冲向高干。高干也是征战沙场的武将,眼见大枪刺来,急忙挥剑抵挡,剑刃撞在大枪上,摩擦出溜火花,却没有撞偏大枪,还被弹开,没影响到大枪的度和方向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枪尖不偏不倚的刺在高干的胸膛上,枪尖刺入血肉,迸溅出抹鲜血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青年低吼声,握住枪杆的大手再次用力。枪尖像是铁钻探出,轻易的穿透了高干的胸膛,将高干挂在大枪上。

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!”

    滴滴殷红的鲜血在枪尖上流淌下去,滴落在地上。哐当声,高干手的佩剑落在地上,高干像是葫芦串般插在枪杆上,眼睛睁得老大。这时候,高干的脑还保存着丝意识,哑声问道:“你是谁,本将不甘心,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青年将领大枪抖,迅抽回大枪,冷声道:“西凉,马!”

    染血的身躯落在地上,高干的手指着马的方向,喉咙出嗬嗬的声音,身体抽搐了两下,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卫觊眼露出抹惊骇之色,笑说道:“马将军神威无敌,卫觊佩服。”

    马拱手回礼,说道:“卫先生,司马军师说了,晋阳城还有个智者审配。军师让你派人通知审配,说高干在府上醉倒,请他接人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卫觊恭敬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计谋的策划和指挥都是司马懿,卫觊不敢违背命令。

    尤其是司马懿已经被曹操任命为军师祭酒,顶替了昔日戏志才的位置,成为曹操的股肱之臣。况且将审配骗到卫府,也是把晋阳的蜀军打尽。卫觊当即派人去审配居住的府邸传信,又让侍从把高干的尸体搬走,把大厅的鲜血清扫干净。

    马走到高干的位置坐下,搁下虎头湛金枪。

    他找侍从换了个酒樽,个人喝着酒,显得很孤独寂寥。

    此时的马只有二十四岁的年龄,还很年轻,可两鬓已经有了风霜之色,眼也露出淡淡的忧伤,显得很忧郁。

    卫觊看了眼马,张嘴说话,却噎了回去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继续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