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3章 河东卫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吴先生扫了眼搁在地上的兵器,心好笑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荀先生和裴先生带来的汉刀数量,是三人早就合计好的。少送柄汉刀能多点赚钱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见华歆暴跳如雷的神情,吴先生更是心直乐。

    这厮,就是活该!

    本没有什么大事情,何必要和荀先生较真呢?

    吴先生看向沮授,说道:“沮先生,你让下人拿几柄普通战刀出来,试试汉刀。”

    沮授摇头说道:“吴先生,此番购买武器,我是抱着长期合作的态度来的,试武器就不必了,我相信吴先生。”三个商人第次赠送的武器,沮授相信不会有假,再说他们要购买大量的武器,是长期合作,沮授笃定吴先生不会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华歆大袖挥,吩咐道:“收起来!”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荀先生站出来,伸手阻止,不让华歆的士兵收起武器。

    华歆见荀先生横插脚,气急之下,大喝道:“荀先生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华歆的胸腔已经充斥着无尽怒火。眼前这个厚脸皮的商人而再,再而三的挑衅,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华歆的骨子里认可士、农、工、商的地位划分,他是天下有名的士人,眼前这个厚脸皮的人只是卑贱的商人,可以说是个天上个地下。因为曹操的命令,华歆才不得不与眼前的商人虚与蛇尾,购买武器。但荀先生连番挑刺,让华歆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荀先生笑说道:“华先生,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原因!”

    华歆风度全无,神色狰狞,指着吴先生,大声咆哮道:“你不过是个没有道德、没有原则、没有礼义廉耻的逐利之徒。本官和你们……”此时的华歆,脑子里面全是荀先生和他作对的场景,浑然把曹操的命令忘记了,只想尽情的泄。

    沮授眉头皱起,冷声道:“华先生,你耽搁了魏王的大事,承担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华歆低呼声,身体忽然打了个寒颤,全身的肉都紧绷了起来,有点慌乱。华歆是知道曹操手段的,若是曹操知道他坏了事,可就大大的不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华歆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他闭上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荀先生冷冷的看了眼华歆,目光又落在沮授身上,沉声说道:“沮先生,眼前这位华先生真的是魏王派来的能臣吗?唉,若是如此……罢了,罢了,这单生意不做了。吴先生、裴先生,你们要做生意,好好考虑啊!”

    “走,咱们回去!”

    荀先生带着侍从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吴先生见此,也跟着抱拳道:“沮先生,汉刀就当是赠送给魏王的礼物,告辞。”

    裴先生见吴先生离开,也转身告辞,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三个商人都带着各自的随从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三人迅的外走,眼见快要离开草庐了,沮授猛然大喝。草庐周围的士兵闻言,立即堵住了吴先生、裴先生和荀先生的路。

    吴先生转身看向沮授,冷声问道:“沮先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沮授疾走几步,来到三人身前,长揖了礼,歉声说道:“三位,华先生失礼之处,在下替他向三位道歉。这只是点小误会,何必闹得这么僵呢?荀先生,你说暂时不把武器收起来,这是为何?请先生赐教。”

    三人是纵横商场的人精,又打定了心思坑曹操,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吴先生劝说道:“荀哥,沮先生让了步,你也让步吧。”

    沮授听,期待的望着荀先生,心暗暗说道:吴先生够意思,次性送了五十柄汉刀,大方。为人谦和有礼,值得交往。

    沮授在心不断的夸赞吴先生,却不知道早就了招。

    荀先生沉吟番,说道:“看在沮先生的面子上,就不和华某人计较。沮先生,我不让收武器,是因为你们得试下汉刀的锋利程度,有了大概的认知,我们才能谈价钱,你说是不是?这才是喝止士兵收起武器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华歆听着‘华某人’的称呼,心里面甭提多郁闷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屁都不敢放个。

    沮授在曹操麾下做事的时候见识过汉刀的锋利程度,干脆的摇头道:“试武器就不必了,汉刀锋利是人所共知的事情。请,里面谈价钱。”

    吴先生也不推辞,转身往草庐走去。

    几人回到草庐,宾主落座,华歆成了哑巴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沮授问道:“敢问三位,武器的价格可曾议定?”

    吴先生掸了掸衣袍,开口说道:“口价,十贯钱柄汉刀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华歆惊呼声,惊骇的望着吴先生,嘴角不停的抽搐。

    他听到十贯钱柄刀,心里面就有了想法,暗暗说道:个爽脆的肉饼五钱,贯钱能买到两百个,十贯钱得两千个。娘咧,柄破刀竟然值两千个肉饼,太吓人了。这些商人不仅脸皮厚,心也黑啊。

    丝丝冷汗从华歆的额头上冒出,显得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显然,华歆被吴先生的价格吓到了。

    沮授也是惊讶无比,吃吃说道:“吴先生,这也太贵了吧!”

    吴先生冷笑道:“沮先生,你觉得十贯钱柄汉刀很贵,在下却觉得并不贵,而且我们赚的很少。我为沮先生分析下,沮先生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,我们三个从军弄兵器,这是冒着抄家灭族的事情,得担着巨大的风险。沮先生是明白人,用命去换的东西价钱能不高吗?”

    “其次,能弄到的兵器并不是多。旦漏缺太大,肯定要遭到清查,上面查出,我们肯定逃不过,价格会有些高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虽说柄刀有十贯钱,可我们还得拿着大把的钱财去打通各个关节,这是最需要钱的地方。要赚钱,肯定得利益均分,才能保证我们不被查到。打通关节的钱还得从你们身上扣。三个原因叠加起来,就是十贯钱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吴先生摊开手,说道:“沮先生,看似能挣钱,挣得也不多啊。”

    沮授心里面不信,但还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华歆坐在边,还在掰着手指数多少个油饼。

    沮授问道:“三位,你们能提供多少汉刀?”

    吴先生说道:“最多三万柄汉刀,由于我们三人每人要弄到万柄汉刀,但弄到汉刀的时间不同,所以会有时间间隔,请沮先生见谅。”

    沮授爽快的说道:“吴先生爽快,十贯钱柄就十贯钱,请三位回去准备。至于三位的时间不相同,就请三位先生都拿到武器后,次性的运到山来。手交钱手交货,三位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吴先生说道:“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华歆试探着问道:“个月能成吗?”

    吴先生说道:“我的万柄汉刀能在十天就能办到,没问题。”接下来,荀先生说十五天能拿到武器,裴先生说得二十五天。

    沮授放下心来,笑说道:“好,个月后交钱交货。”

    三人完成了任务,立即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沮授起身把三人送走,回到草庐。华歆面色阴沉,冷声说道;“沮先生,这几个商人奸诈可恶,唯利是图,不是好鸟。”

    沮授说道:“忍忍吧,还得完成魏王的任务啊!”

    华歆脑子里面想到曹操,心的愤怒不得不压下去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,胡波的府邸传出阵阵笑声。

    吴先生三人回到成都后,把消息传回,胡波听后忍俊不禁的大笑。华歆这厮真够倒霉的,被荀先生挤兑得不敢反驳。胡波看着坐在旁边的史阿,问道:“史大人,个月后就会卖出三万柄武器,等华歆和沮授把武器送走,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史阿嘿嘿笑道:“没价值了,自然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胡波脸上露出贼精贼精的笑容,为接下来的事情而兴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州,晋阳,刺史府。

    高干归顺后,依旧是并州刺史,执掌并州的军政大事。这安排,让高干对法正心生好感,感谢法正没有调走他,因此兢兢业业的做事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府上的管家急匆匆跑到书房,手还拿着封书信。

    高干接过书信,迅的浏览了内容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的书信,笑说道:“河东卫氏请本将赴宴,有意思。这河东卫氏向来是低调隐忍,直留在河东不动,怎么会突然跑到晋阳来呢?嗯,说不定是有求于本将。管家,立刻准备马车,本将要出府趟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管家转身离开,去准备马车。

    高干起身去后院换了身衣服,才大摇大摆的出了刺史府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又是周,又遭到残暴的鲜花爆菊,兄弟们呐,帮帮忙,冲上去呗。路杀上去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