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1章 沮授和华歆入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成都作为蜀国国都,是政治、经济心,繁华富庶。≯≯> ≦.﹤≦1≤Z﹤W<.≦

    王灿直是鼓励商人经商的,更是促进了成都商业的展。

    商人虽然多,却又在王灿的控制。

    城南就有处专门规划出来的商业区,这里商人云集,有稀奇古怪的货物,还有大量的商客往来,喧嚣鼎沸,热闹无比。

    这,就是王灿打造出来的商业区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的领头人,是效忠王灿的胡波。

    胡府,大厅。

    正上方坐着个身材肥胖,双眼狡黠,脸上带着市侩笑容的年人。他穿戴华丽,全身上下都透着浓浓的铜臭味儿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胡波。

    去拜见荀攸后,胡波得知了王灿的任命,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他凭借自己的能力,也当官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不管你拥有多少钱才,纵然是富可敌国,终究不是上层人物。只有入仕做官,才是通天大道。胡波有王灿的支持,为王灿赚取了足够的利益,自己也是富得流油。但胡波心底还想有条官路,

    即使不为他,也得为后代子孙谋划。

    胡波效忠王灿,只是个躲在暗,没有身份的商人。现在成了户部的官员,虽然还得藏着,但好歹有了条退路,对子孙有好处。

    大厅下方,坐着三个商人。

    这三人和沮授、华歆的人接触,最后探出了华歆和沮授的所在。

    关于贩卖武器的事情还没有敲定,得面谈才行。

    胡波轻咳声,沉声说道:“蜀王传下命令,可以对魏国的人出售武器,但价格必须要贵。你们是商人,知道‘贵’的含义。总之,怎么样能让曹操吐出更多的钱财,就怎么下套子坑他。贩卖武器赚取的钱财,你们从抽取成作为利润。”

    “成!”

    三个人听了后,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。

    贩卖武器不是贯钱、两贯钱的事情,是大宗贸易,至少以万贯计算。他们若是卖出万贯,能抽取千贯;卖出十万贯,就有万贯;若是百万贯……

    想到滚滚落下的钱财,三人激动得身体开始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商人逐利,此言不假。

    胡波冷哼声,说道:“成利润,是我给你们争取的最大利益,不让你们吃亏。但若是有的人贪得无厌,瞒着我想赚取更多的钱,老子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。并且,你们都在蜀王那里有备案,作出不利于蜀国的事情,你们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胡波身体肥胖,脸上满脸横肉,骤然严肃起来,令下方的三个人下挺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跟着胡波做事的人,知道胡波手段霸道。

    三人像是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,拍着胸脯保证不会乱来。见胡波神情缓下来,三人小声的嘀咕着,考虑怎么坑曹操。

    三人交谈,胡波静坐着没有插嘴。

    等三人交谈了近刻钟,胡波开口问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想出坑曹操的办法。若是想不出来,我重新找另外的人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,昂挺胸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想出来了,已经想出来了!”

    其人贼笑着说道:“大人,我们从商多年,坑人这种事情已经做过无数次了。这回曹操愿意做冤大头,我们当然要努力下手的。您尽管放心,咱们保证曹操费钱无数,却捞不到多少好处,定完成大人交代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胡波点点头,沉声说道:“不能出了岔子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胡波伸手在脖子上划过下。

    三人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,却又兴奋了起来。钱财的诱惑是巨大的,尤其三人想好了办法,操作起来很容易,不会出岔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北,城外三十里有处小山村。

    这里地势偏僻,处在山旮旯,到处都是山坡树林,道路崎岖,少有人来。

    村子,也只有少数的十来户人家。

    村口,座草庐,里面坐着两个四旬左右的年人。这两人正是王灿的目标,华歆和沮授,两人相对而坐,下方站着个身穿粗布麻衣微躬着身的矮小年人。

    这人是安插在城的探子,负责探查消息。

    华歆面色阴沉,显得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冷声说道:“前不久,我们谋划刺杀蔡邕和王灿的长子王祯,掀起轩然大波。现在王灿返回,又让史阿严厉追查,形势严峻,不能露出丝毫破绽。下次来报信,不要两手空空的回来,可以带着点柴火,或者是带着点粮食,这样才是真的村夫,免得被盯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人谨记。”

    探子心里面诽腹华歆胆小,却毕恭毕敬的禀报道:“大人,城传出消息,史阿抓到了行刺的凶手,已经明正典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抓到凶手了!”

    华歆惊讶的盯着探子,目光又看向沮授。他和沮授才是刺杀蔡邕和王祯的罪魁祸,两人好端端的坐着,怎么史阿就抓到凶手了呢?

    沮授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探子拱手回答道:“回禀两位大人,刺杀蔡邕和王祯的事情的确已经告段落,王灿没有继续追查了。小人仔细打探,得知安插在城的人身份暴露,被抓后把刺杀蔡邕和王祯的事情全部揽到身上,使得两位大人没有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呼!!”

    华歆长舒了口气,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当初刺杀蔡邕和王祯的想法是华歆提出的,派人刺杀也是华歆下的命令。若是被王灿抓到,下场就惨了。

    沮授叹息道:“忠义之士啊!”

    华歆眼珠子转,看向探子,又问道:“购买武器的事情办得如何?”

    刺杀的事情告段落,华歆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眼下,最重要的是从商人手购买武器,同时抓捕几个工匠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探子回答道:“回禀大人,眼下已经联系到了三个商人。这三个商人在成都有定的背景,颇有手段,能弄到蜀军使用的兵器。其人没有要求面谈,另外两个商人却要求和大人当面交谈价格,否则不卖武器。”

    华歆问道:“这三人可靠吗?会不会是王灿的人?”

    探子心下更是不屑,说道:“大人放心,三人的底细都查清楚,绝对可靠。”

    华歆神色喜,说道;“既如此,把要求面谈的两个商人带到村里来,我们和这两个商人商议价格问题,顺便敲打敲打他们。”

    沮授想了想,补充说道:“把三个人都请来,起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探子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沮授又说道:“授人以鱼,不如授人以渔。我们购买武器,终究是不能从根源解决问题。弄走工匠的事情,有没有眉目?”

    探子摇头说道:“小人曾问过三个商人,这三人致的摇头否定,说不敢弄匠人。少了武器可以作假,但匠作坊里面少了工匠,这是要遭到彻查的。他们有把握弄到武器,却不敢涉及工匠,这是要杀头的。”

    华歆听出了话语的意思,是不敢,而不是不能。

    只要能给出足够的条件,就没有不敢的事情,华歆心下有了决定,摆手道:“去吧,尽快把他们请到村里来。”

    探子朝两人揖了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探子离开后,沮授说道:“华大人,我总觉得事情太顺利,有些不妥当。商人逐利不假,但兵器是禁止贩卖的,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华歆嘿嘿笑,说道:“沮大人,您这就是杞人忧天了。商人逐利,这是天性,只要能赚取钱财,商人都会像飞蛾样扑过去。我们给出足够的钱财,商人用自己的手段去弄蜀军使用的武器,去买通官员,这就是他们的手腕,只要能买到武器就行。”

    沮授微微点头,却又觉得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王灿的能耐不止这点,可沮授也想不出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