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0章 坑曹操一把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离开蔡府的时候,程昱和顾雍已经离开,只留下典韦人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

    接下来,王灿没有返回王宫,去了趟军营。

    王灿召见史阿,和史阿交谈了半个时辰,才带着典韦返回王宫。去年三月初,王灿带着史阿等人离开成都,潜入襄阳,现在已经是第二年的五月份,整整年多没有回来,对家里面的女人无比思念。

    回到宫内,王灿才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王宫的后宫已经有蔡琰、貂蝉、董卉、糜环、吴苋,以及前不久抵达成都的大乔和小乔,足有七个当世的绝世美女,可谓是享尽齐人之福。

    连续七天,王灿留在宫。

    做什么事情呢?

    毫无疑问,和后宫的女人厮混。

    短暂的七天是如何分配的?只有王灿以及记录王灿起居的人清楚。王灿在后宫厮混的这段时间,罕见的没有人来打扰王灿,所有人都忙着各自的事情。史阿没有闲着,时刻都处于忙碌,直在调查刺杀蔡邕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日,荀攸来到宫外,有要事要拜见王灿。

    宫内,偏殿。

    这是王灿处理公务的地方,荀攸进来后,躬身王灿揖礼。

    王灿搁下笔,抬头看向荀攸,笑着说道:“公达,我离开年多的时间,领兵在外,国内的兵事全由你主持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荀攸躬身道:“主公赞誉,臣愧不敢当。”、

    王灿话题转,又回到正题上,问道:“入宫见我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荀攸收起谦卑的神情,严肃的说道:“臣仓促间拜见主公,是为蜀国的大事而来。昨日深夜,商人胡波悄然到臣府外拜见,禀报了件大事。这件事关系着蜀国和魏国的决战,臣不敢独断,所以来拜见主公,请主公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胡波?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脸上露出了然的神情,说道:“胡波直都是以商人的身份存在,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是我们的人。现在搬进王宫,胡波个商人也不好入宫便见,看来还得解决胡波的身份,让他兢兢业业的做事。”

    荀攸抱拳道:“主公英明,即使胡波不能亮明身份,但他肯定更认可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公达,你觉得该怎么任命?”

    荀攸回答道:“主公,既然胡波是从商的,干脆让胡波在户部挂职,以蜀国官商的身份存在。眼下大战在即,胡波身份不能暴露,但能得到主公的支持,总算是解决了胡波不尴不尬的身份,肯定会更忠于主公的。”

    直以来,胡波效忠王灿,却没有身份,始终是游离在外围的。说胡波是王灿麾下的人,却没有官职;说不是,却又是效忠王灿的。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胡波的事情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胡波禀报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荀攸沉声道:“胡波禀报说,曹操安插在成都的人接触益州商人,想让这些商人冒险贩卖汉刀,甚至想把锻造兵器的工匠也带走。甚至,曹操还在打火药和弩车的主意,只是火药和巨弩车防守森严,无法靠近,他们退而求其次,主要想弄到汉刀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由此看来,曹操是准备和我军决死战了,否则不会急着购买兵器,看来曹操等不急了。”

    荀攸正色道:“曹操正积极募兵、征粮,肯定是打算决战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眼珠子转,笑眯眯的说道:“既然曹操想要买武器,就好好的招待他,让曹操知道我们的热情。公达,你告诉胡波,……,哼,曹操既然有钱,我们怕什么呢?”王灿嘴角勾起坏坏的笑容,坑曹操把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荀攸拱手应下,准备按照王灿的计谋实施计划。

    名内侍急匆匆的跑来,躬身说道:“启禀蜀王,史阿在宫外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眼露出喜色,看来史阿是查到了线索。

    虽然王灿回到成都后直呆在后宫,心里面却惦记着刺杀蔡邕的事情。荀攸见史阿禀报事情,站起身,准备告辞离开。王灿却摆手道:“公达,不要急着走,史阿禀报的事情很可能也和曹操有关,两件事混在起,或许还有联系。”

    荀攸又回到坐席上坐下,等着史阿进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史阿大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史阿朝王灿揖了礼,说道:“主公,关于蔡老先生和长公子被刺的事情,已经查探清楚了。刺杀事件的始作俑者,不是别人,正是曹操安插在成都的人。不仅如此,曹操安插在成都的人还有两条大鱼,是曹操麾下的主要谋士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皱起,冷声道:“出征着年多,成都生了很大的变化啊。”

    年前,成都有曹操安插的人,却没有曹操的重要谋士。曹操都视王灿不见,够嚣张的,真以为能躲过查探了?

    想到曹操安插在成都的谋士,王灿眼眸闪过丝冷意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。

    荀攸心急切,忙问道:“史剑师,曹操到底安插了哪两个人?”

    史阿五十的说道:“其人名叫华歆,是曹操麾下的议郎,是当时颇有名望的大儒,深受曹操器重;另人名叫沮授,曾经是袁绍的谋士,才智出众,和田丰是好友,官渡大战,沮授被俘,后来成了曹操的谋士。”

    “华歆和沮授坐镇成都,指挥曹操安插在成都人”

    “两人非常狡猾,设置了许多人掩护,甚至于有时候是单线联系。只能是他们通知下面做事的人,大多数人不知道沮授和华歆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史阿眼露出庆幸的神色,说道:“能追查到沮授和华歆,还是两人派人联系商人想购买兵器,才露出了马脚。胡波掌控着成都大部分的商人,买兵器的事情没瞒过胡波,我们就通过商人顺藤摸瓜,追查到了华歆和沮授。”

    荀攸睁大眼,说道:“曹操竟把沮授和华歆派出来,没想到!”

    显然,荀攸是知道这两人的。

    对于华歆和沮授,王灿也有点印象。历史上曾有割席断交的事情,说的就是华歆和管宁的事情。至于沮授此人,是袁绍麾下的智谋之士,没想到被曹操派到了成都。沮授和田丰是知交好友,可以琢磨番。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华歆和沮授被查出,是不是立刻抓捕两人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逐渐有了主意,摇头说道:“不能抓,抓了怎么能坑曹操呢?你派人抓捕参与刺杀老师的人,抓捕曹操安插在成都的小头目,唯独不能涉及沮授和华歆,让两人认为你没能追查到他们,让他们继续留下。”

    史阿不解,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荀攸,说道:“公达,沮授和华歆的事情,你和史阿聊聊,交换下意见。你和史阿离开后,立刻找到胡波,让他准备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荀攸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王灿又和两人说了会儿话,才让史阿和荀攸离开。

    荀攸笑道:“史剑师,可否到府上叙。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道:“能得荀大人垂青,是史阿的福气,荀大人请。”离开王宫,两人把各自的想法说出来,商量着对付华歆和沮授的策略。

    “轱辘!轱辘!”

    马车行驶,两人在马车交谈。

    马车,时不时传出阵爽朗的大笑声,恣意汪洋,非常痛快。曹操让人在成都肆意妄为,公然刺杀蔡邕,让荀攸和史阿都憋了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有了坑曹操的机会,心非常舒服,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悲催,家里断电,晚上8.3o才有电。吧的键盘真不好用,还得坐天吧,折磨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