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9章 相见泪两行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通过府上的侍从,王灿了解到蔡邕已经可以自由行动,心安心了许多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

    进入后院,王灿让程昱和典韦留下,他和顾雍前后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顾雍有点紧张,眼闪烁着期待的神色,但脸上却又有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。顾雍已经是三十出头的年人,昔日拜蔡邕为师,只是年少懵懂的孩童,现在已经成家立业,有了孩子,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自己的老师,心五味杂陈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望着蔡邕的住处,顾雍久久凝望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大步走了前去,轻轻的叩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!”

    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屋子传出,不是蔡邕的声音又是何人呢?

    “老师,弟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情激动,却又有点酸酸的,眼眶湿润。站在门外,冷静和镇定随之而去,只剩下雀跃的心情,想着立刻要见到蔡邕而激动。

    门外的两个人都挺直了自己的胸膛,等着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为先回来了,好,好啊!”

    屋子,传出蔡邕激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房门打开。映入眼帘的是个清癯老人,只见蔡邕穿着黑色长袍,脸色略显苍白,面颊上已经长出了无数的老年斑,条条沟壑遍布在蔡邕的脸上,象征着蔡邕走过的历程,唯有那双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,闪烁着智慧的光芒。

    蔡邕伸手抓住王灿的手臂,不停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此刻,蔡邕也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人到了定的年龄,想到的莫过于自己的子女。蔡邕身边虽然有外孙和女儿陪伴,但王灿常年在外,也让蔡邕万分思念。

    王灿不是蔡邕的儿子,却胜似儿子。

    “老师,弟子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句话,道出王灿心的歉疚。

    这个对他无私照顾的老人,此刻已经风烛残年,颧骨突出,抓住他双臂的手像是冬天的枯树,皮包骨头,显是那样的无力。

    蔡邕激动的说道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拉着王灿,准备往屋子里面走去,却现旁边的人有些眼熟。蔡邕仔细回想,却又想不出眼前的人是谁,便开口问道:“为先,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顾雍闻言,心难过。

    愧疚!

    无比的愧疚!

    顾雍羞得面色通红,心里万分难过。时隔多年,因为他没有去看望蔡邕,使得蔡邕连他的面貌都不记得了,这是他的罪过啊!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顾雍砰的声跪在地上,泣声说道:“老师,弟子是顾雍,是您的弟子顾雍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顾雍连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蔡邕恍然大悟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张老脸更是笑得像春天绽放的百花,无比灿烂,他欢喜的说道:“没想到老头子晚年还能见到你,好,好,好啊!”蔡邕微微弯腰,准备伸手扶起顾雍,可身体动,立刻牵扯到胸前的伤口。

    老人家上了年纪,身体不好,又扯到伤口,身体无法站稳。

    王灿眼疾手快,赶忙扶住蔡邕,说道:“师兄,起来吧,我们进屋谈。”

    顾雍嗯嗯两声,也伸手扶着蔡邕,往屋子里面行去。

    两人小心的搀扶着蔡邕坐下,才在蔡邕的旁边坐下。蔡邕看着顾雍,感慨的说道:“元叹,老师当年收你为徒的时候,你不到十岁,尚是垂髫童子。转眼,老师都认不出你的模样了,世事沧桑,物是人非啊!”

    顾雍坐在蔡邕身旁,听着蔡邕絮叨,心情激荡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正当蔡邕和王灿、顾雍说话的时候,门外传来声脆响。

    个瓷碗掉落在地上,摔成了碎片,还有无数的水花从瓷碗溅落传来。王灿正听蔡邕说话,陡然听见声脆响,对来人打断了蔡邕的话不高兴,正准备喝骂,但抬头看去,到嘴边的话又噎了回去,脸上露出惊讶且欢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王灿的妻子蔡琰。

    蔡邕受伤,蔡琰从宫搬出来,住在蔡邕府上,专门照顾蔡邕。

    刚才,蔡琰去给蔡邕煎药,所以没在房。

    没想到才刻钟不到,王灿竟然出现在屋子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因为王灿是蔡邕的弟子,进入蔡府的时候,府上的侍从没有禀报,蔡邕和蔡琰才不知道。王灿看着蔡琰,眼露出怜惜之色。虽说蔡琰依旧风姿绰约,却憔悴了许多,眼露出疲惫之色,脸上更有着淡淡的忧伤,让王灿觉得心痛。

    喉咙滚动了两下,王灿却感觉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蔡雅盯着王灿,眼眶红,眸子闪烁着晶莹的泪珠,泪流两行。蔡邕见此,说道:“为先,老夫和元叹说说话,你和昭姬(姬是避司马昭讳)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蔡雅深情的看了眼王灿,目光落在顾雍身上,问道:“爹爹,这是顾大哥吗?”

    他听见顾雍的字,也认出了顾雍。

    顾雍赶忙和蔡琰见礼,蔡邕却想给王灿和蔡雅制造机会,说道:“好了,你们两人先离开,我和元叹单独聊聊。”

    王灿知道蔡邕的心意,起身走向蔡琰。

    他伸手拉住蔡雅的玉手,明显感觉蔡雅身体颤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,留下蔡邕和顾雍在屋子。这时候,顾雍打开了话夹子,和蔡邕说着过往的事情,又听蔡邕絮絮叨叨的说离开江东的事情,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另边,蔡琰的卧室。

    王灿拥着蔡琰,听着蔡琰不停地诉说。

    到最后,蔡琰放声大哭,哭完后,蔡琰竟然躺在王灿怀睡着了。王灿看着蔡琰疲惫的面庞,心愧疚,但怒火也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刺客袭击蔡邕和王祯,蔡邕重伤,王祯也受了伤。然而,蔡琰却最伤心,因为老父亲为了保护王祯竟然甘愿自己受伤,这让蔡琰心愧疚。幸好蔡邕被救了回来,若是蔡邕为救王祯而死,必定是蔡琰心的疙瘩,难以解开。

    王灿伸手抚摸着蔡琰的丝,眼闪烁着丝丝柔情。

    蔡琰这睡,到下午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睁开眼的时候,蔡琰现还在王灿怀,脸上升起抹红晕。这时候,王灿的手臂早已经麻,还是动不动。

    蔡琰低声道:“夫君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有感慨,有心的大石落地了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柔声说道:“我回来,切都会好的。先吃点东西,把肚子填饱,等吃完后你回宫看看平平(王祯小名),把他照顾好。我还有事,暂时不回宫。”王灿吩咐下人拿来碗粥,让蔡琰吃下,再亲自把蔡琰送上马车,让士兵护送回宫。

    王灿转身返回,又来到蔡邕的屋子。

    蔡邕和顾雍谈笑晏晏,聊得正高兴。

    王灿走进屋子,朝蔡邕行了礼,目光转向顾雍,说道:“师兄,我已经让程昱安排你的事情。这次来了,就留在成都,跟着户部尚书李儒做事,管理户部的事情。程昱和典韦都在老师府上,你直接找他。”

    蔡邕当即说道:“元叹,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告退。”

    顾雍知道王灿和蔡邕有事要谈,干脆的离开了。再者,王灿给他安排了事情,顾雍也得去和程昱交谈,问清楚事情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蔡邕坐了许久,身体有些乏了,说道:“为先,去外面走走,边走边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灿搀扶着蔡邕,慢慢的走出屋子,在院子散布。

    蔡邕问道:“为先,你留下来,是想问我和平平被刺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老师明鉴!”王灿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蔡邕又问道:“你想问这件事和董卉有没有关系,是吗?”

    王灿如实的点点头,并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因为刺客选择了刺杀蔡邕和王祯,却没有刺杀王祐,这很奇怪。旦王祯和蔡邕被杀死,王灿膝下就只剩下王祐个人儿子,死了个,继承人毫无意外地是王祐。王灿有怀疑董卉的心思,实属正常,在没查出凶手,董卉有嫌疑。

    蔡邕再次问道:“为先,是董卉又如何?不是,又如何?”

    不等王灿开口说话,蔡邕继续说道:“开始我也认为可能是董卉,但仔细想想,她不可能办到。再者,做法太明显了,眼就能看出是针对我们的。你仔细分析下,若是刺客杀了老夫和平平,你心大恸,愤怒之下可能殃及无辜,失去理智。若是没能杀死老夫,董卉又有了嫌疑,所以老夫猜测是有人要挑拨关系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说道:“老师,您的意思是曹操派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蔡邕说道:“只能说曹操的嫌疑最大,毕竟你们还在争斗。不过你这么多年得罪了许多人,可能有其他人对付你。这件事好好查查,顺便把成都的局势捋顺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老师放心,弟子会给您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蔡邕摆手说道:“好了,你回去吧,好好安慰昭姬,这段时间她辛苦了。既要照顾我这个老头子,还得忍住悲恸,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搀扶着蔡邕回到房间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