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8章 司马懿之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徐庶被王灿任命为扬州刺史,主持江东大局。  ≦.≤1ZW.

    顷刻间,天下有了两个扬州刺史。

    其个是曹操任命的,常年呆在寿春,这是世人公认的扬州治所,也是公认的扬州刺史。但是曹操控制的扬州只有长江北岸,如涂、合肥、成德、临淮等地,不包括会稽郡、丹阳郡、吴郡、庐江郡、豫章郡等广袤的疆土。

    王灿任命的徐庶,控制了扬州的绝大部分疆土,实力更强。并且曹操任命的扬州刺史惧于甘宁水军的力量,不敢南下,不过也把吴国被灭的消息传回邺城。

    魏国,偏殿。

    曹操坐在偏殿正上方,下方的左右两侧都是臣。

    荀彧、刘晔、陈群、蒋济坐在左侧,司马朗、满宠、董昭、司马懿等人坐在右侧,全都是曹操麾下的智谋之士。

    曹操淡淡的说道:“王灿平定吴国,孙氏被灭,诸位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陈群拱手说道:“主公,以臣看来,吴国目前的用处和鸡肋无异,没有太大用处。主公只需要传令给扬州刺史,让他严防死守,不用主动攻击。目前的主要战场在长安和洛阳,以及王灿的老巢益州,这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刘晔点头说道:“虽说目前还没有拿下并州,但黄忠和赵云的攻势已经被挡住,他们不给堵在关之地,这是好兆头。臣认为长(陈群字)的话很有道理,因为蜀国有甘宁的水军,即使派兵南下也不可能取得胜利。只需要挡住南扬州的力量,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关和益州上,解决了这两块地方,才有彻底击败王灿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曹操叹气道:“可惜并州没有拿下,否则对付王灿就容易多了,不用担心后方。”

    司马懿站起身,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臣为主公谋并州!”

    司马朗闻言,责怪的看了眼司马懿,认为司马懿不该把话说满了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曹操眉头挑,惊讶的看着司马懿,正色道:“仲达啊,当着众人的面,可不能随意说笑。我军连番出兵,几次和蜀军交战,都没能拿下并州,尤其是赵云的轻骑兵出击,来去无踪影,这是块硬骨头,不好啃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眯眯的看着司马懿,眼却闪烁着兴奋的神色。突然,曹操脸色大变,脸上的笑容变成了狰狞的痛苦。

    显然,曹操的头疼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荀彧赶忙站起身,说道:“主公,臣立刻去请太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荀彧转过身,准备去请太医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曹操咬紧牙关,声音从牙缝吐出来,字顿的说道:“头疼算什么,有比蜀军攻下吴国更令人头疼的事情吗?有比王灿更令人头疼的事情吗?坐下,不用请太医。仲达,接着说,孤能忍住。点老毛病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荀彧无奈,回到坐席上坐下。

    曹操鼻息咻咻,忍着痛,但波波的疼痛不断地侵袭,让曹操瞪大了眼睛,目眦欲裂,面颊充血变得红彤彤的,脖子上青筋涌现,显得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“吱!吱!”

    拳头紧握,指节出摩擦声。

    司马懿钦佩的看了眼曹操,深吸口气,迅的说道:“主公,臣思虑良久,考虑出破敌之策。具体是这样安排的,主公亲自率军出战,……,唯有这样,才能迷惑住法正,把赵云和黄忠吸引出来,给臣下制造可趁之机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仲达谋,可谓是治病良药啊。”

    曹操哈哈大笑,头疼竟然下消失,很快恢复了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荀彧沉声道:“现在才五月初,虽然去年已经准备大战的粮食,但若是立刻和蜀国的军队决战,粮草还不充足。臣建议,等今年的粮食收割后,再起攻击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说道:“若,我们的目标是并州,暂时不会和王灿决战,那得下半年去了。你尽管放心,有充足的时间收割粮食。再者,王灿现在也很头疼,哪有时间管我们。王灿要动战争,也得下半年,那时候我们早拿下了并州。”

    荀彧拱手道:“主公明鉴!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并无喜色,反而叹息声。

    司马朗问道:“主公,何故叹息?“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昔日,孤率军和王灿交战,现王灿麾下骑兵的武器,打听后被称作马掌、马镫和马鞍,这些物品容易仿造,我们的骑兵已经配备。但是,蜀军的汉刀锋利坚韧,却难以仿制出来,不管我们怎么仿造,都达不到汉刀的程度,这是孤的心结啊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全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是知道这件事情的。

    满宠沉声说道:“主公,我们击败了袁绍,得钱无数,既然打造不出来,干脆从蜀国购买。蜀国鼓励商人买卖,商人无数,我们就从遍布成都的商人着手,利用商人购买王灿士兵使用的武器。虽说费钱,但锻造武器同样耗钱无数,有了蜀国的汉刀,再加上我们自己锻造些,总不至于被拉开太多。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孤也想从蜀国购买,王灿肯定有防备,难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满宠严肃的说道:“商人逐利,有商人钻营,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呢?即使王灿三令五申严禁贩卖兵器,可钱财驱使,总有商人会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去做。蜀国大了,总有害群之马,我们只要肯出钱,就有人去钻营,去给我们弄兵器。”

    曹操依旧皱紧眉头,觉得事不可为。

    满宠又说道:“主公啊,成都局势紧张,甚至于有些混乱,这是我们的好机会。主公何不传令让成都的人加大力量,可以买刀,甚至把锻造武器的工匠也高价买来。不管能不能成功,不管有没有机会,做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曹操忽然笑了起来,说道:“伯宁席话,如晨钟暮鼓啊!”

    众人见曹操眉飞色舞,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曹操惭愧的说道:“和王灿连打几仗,连战连败,竟然不相信自己了。想到的事情认为不能成功,就不敢去做,实在是羞愧。伯宁说得好,不管行不行,不管能不能成功,都要试试才知道。传令给成都的人,让他们抓紧时间,买刀、买工匠,甚至把王灿锻造兵器的工匠抢回来都行。只要能完成,不要在乎手段。”

    曹操的脸上,浮现出抹坏笑。

    蜀国乱了,才有机会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都,南门外。

    队人马急匆匆行驶而来,这队人马自然是王灿行人。他带着贾诩、郭嘉、典韦等人先行返回,日夜兼程赶路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城门口,程昱带人迎接。

    大军抵达城门口,王灿没有翻身下马,朝程昱吩咐道:“仲德公,让所有的官员都回去做事,不用陪同,你陪我去拜访老师。”蔡邕的府邸紧挨程昱的府邸,尤其是蔡邕和程昱是知交好友,程昱知道蔡邕的详细情况。

    王灿斥退了等待的官员,又转过身,朝贾诩吩咐道:“和,你把带回来的千精锐安置好。等我看望老师后,再考虑其他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贾诩拱手应下,没有跟着王灿离开。

    程昱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了,却精神矍铄。他骑着匹瘦马,跟着王灿朝蔡府赶去。程昱见王灿身旁还跟着个清瘦的年人,问道:“主公,这位是?”

    王灿介绍道:“此人名叫顾雍,是老师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顾雍骑在马上,立刻抱拳道:“顾雍见过程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程昱礼节性的朝顾雍笑,当做回礼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仲德公,你在信说老师危在旦夕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贾诩的脸上露出庆幸的神情,说道:“主公不用担心,伯喈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。只是人老了,恢复起来很慢。说起来,真是苍天庇佑,此前襄阳生水患,张仲景和华佗带走了大部分的医师,留下的多是学徒,只有少数的医师。他们医术有限,只能尽力诊治,可华佗和张仲景却带着人在这时候返回了成都,两位神医出手救治,才把伯喈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王灿长出了口气,已经能感到当时的惊险。

    医学院有能力的医师都跟着华佗和张仲景离开,剩下的只是些学徒。他们遇到蔡邕的问题束手无策,难以救下蔡邕。

    若是华佗和张仲景没及时回来,蔡邕很可能就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幸好赶上了。

    虽说蔡邕被救下,王灿心的怒气还是不可遏制的升腾起来。若是两位神医没有及时返回成都,蔡邕已经是冰冷的尸体,那会是什么场景呢?王灿无法想象他会怎么办,甚至蔡琰又会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程昱看着愈冷静的王灿,说道:“成都暗潮汹涌,主公回来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,立刻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程昱说出这番话,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眼下王灿也没有心思去考虑其他的事情,先去看看蔡邕的情况再说。王灿、顾雍、程昱抵达蔡府后,直接朝蔡邕休息的后院行去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