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7章 蜀中出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史阿神色彷徨,跌跌撞撞的跑到王灿的营帐,扑通声跪在地上,颤声说道:“主公,蜀出事了。>  ≯ ﹤.﹤﹤1﹤Z﹤W.”

    接到消息的时候,史阿就已经震惊得书信都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可以想象王灿知道后,会是怎么副场景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史阿的神情,眉头蹙起,心升起不妙的预感。不过多年养成的镇定让他压下了慌乱,冷静的问道:“史阿,蜀切安好,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史阿吞了口唾沫,说道:“您听了后,定要稳住,不要气坏了身体啊!”

    越是如此,王灿心就越不安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王灿大喝道:“蜀生了什么事,不要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史阿深吸口气,尽量的缓声说道:“臣刚接到程老大人传信,信里面说蔡老先生和长公子王祯遭到刺杀。其,长公子只是伤到了肌肤,并无大碍,但蔡老先生以年迈之躯为长公子挡了箭,身受重伤,恐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王灿脑像是原子弹爆炸,茫茫片,瞳孔的神采也骤然消散。

    老师重伤,而且有生命危险,祯儿也受了伤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不停的抽搐,身体微微的颤抖着,难以接受。片刻工夫,王灿眼又恢复了神采,但漆黑的眸子却闪烁着熊熊怒火,俊朗的面颊阴沉得令人战栗。他噌的站起身,背负着双手大帐踱步,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史阿越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史阿是跟随王灿最早的人,知道王灿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以说没有蔡邕,也就没有今日的王灿。

    蔡邕是名儒,收王灿为弟子,洗清了王灿是黄巾贼的身份。由于蔡邕的引荐,王灿得到董卓的任命,成为汉太守,有了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如此,王灿才步步的走到现在。

    或许没有蔡邕,王灿在臣武将的辅佐下,也能打下诺大的江山,但显然不会这么顺利平坦。况且蔡邕还是王灿的岳父,老师和岳父加起来,分量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再者,王灿只有三个孩子,那都是王灿的宝贝。

    相比于古人,王灿的骨子里仍有着后世的思想,很重视自己的孩子,把他们当成心头肉,即使王灿身居高位也是如此。孩子被刺杀,王灿心里的舔犊之情爆了出来。尤其是王灿常年在外,没好好地陪王祯、王祐和王馨,这使得王灿更是自责和愤怒。

    蓦地,王灿停下脚步,回到了坐席上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平静,那平静的表情像什么事都没生。

    然而,史阿却不相信王灿能平静下来,因为他看到了王灿眼那疯狂的冷意。那些刺杀蔡邕和王祯的人,已经触及了王灿的逆鳞。

    龙有逆鳞,触之者死。

    “史阿,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灿语气平静,不带丝感情-色彩。

    史阿躬身回答道:“回禀主公,事情是这样的。开春后,蜀天气转暖,蔡老先生带着长公子王祯、二公子王祐,以及王馨小姐到城外游玩。不料想,途遇到群刺客,说来也奇怪,这些刺客专挑蔡老先生和长公子王祯下手,并未伤害二公子和小姐。在随行的护卫保护下,打退了刺客,救下蔡老先生行人。饶是如此,蔡老先生也身受重伤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刺客的目标是蔡邕和王祯,事情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问道:“史阿,你认为这件事情有什么猫腻?”

    史阿知道涉及王灿的家事,不敢随意插手,装傻充愣的说道:“回禀主公,事情复杂难查,时难以断定。”

    “嘿!!”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摆手说道:“好了,召集武,本王有事宣布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出了营帐,长出了口气,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,才转身离开。从蜀传来的消息看出,刺杀明显是针对王祯和蔡邕的,而且有利于王祐。这般情况,史阿不敢插手,只能打退堂鼓。他离开后,传下命令,让贾诩、徐庶、郭嘉和史阿等人都要军大帐议事。

    半刻钟,臣武将全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众人疑惑的望着王灿,头雾水,没弄明白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在下方掠过,喝道:“徐庶听令!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

    徐庶不知道王灿弄的是哪出,但王灿指名点姓的点到他,不管是什么事情,徐庶都得站出来,听从王灿的命令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孤任命你为扬州刺史,掌管扬州军政之事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非常时期,王灿并没有削减刺史的权利。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徐庶抱拳应下,心更加不解。

    吴国所在的豫章、庐江、会稽、丹阳等几个郡都是扬州的疆土,可以说扬州刚定,事情还没有解决完。王灿急促的把他推上扬州刺史的位置,显然太急了。虽是如此,徐庶心却也有些兴奋,从介布衣变成扬州刺史,他也成了封疆大吏了。

    王灿并不解释,沉声说道:“今日下午,孤将会率军返回成都。扬州交给你处理,你需要哪些将领辅佐,提出来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徐庶收敛心神,目光在大帐的众将身上逡巡番。

    不多时,徐庶已经有了决定,拱手说道:“主公,末将只要太史慈、朱桓、鲁肃、吕范和朱治,再有甘督的水军协助,足以稳定扬州,不惧曹军来袭。”

    孙权**后,鲁肃等人都选择了归顺。

    吴国灭了,再抵抗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看向太史慈,吩咐道:“子义,你是军大将,好好辅佐元直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抱拳道:“主公放心,末将定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郭嘉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,急忙站出来问道:“主公,扬州刚定,许多官员的安排都没有处理好,现在就返回成都,到底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到现在,众人还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刚接到蜀来信,孤的老师蔡邕和长子王祯遭到刺杀。老师为了保护王祯,身受重伤,已经危在旦夕,孤将立刻启程返回蜀国。接下来,扬州的事情交给徐庶和太史慈搭理,至于官员的任命,完成后再传回成都,由我定夺。”

    目光转向甘宁,王灿吩咐道:“兴霸,扬州刚定,曹军随时可能南下袭扰,你的水军至关重要,务必要小心谨慎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!”

    甘宁抱拳应下,脸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王灿又看向吕蒙,吩咐道:“阿蒙,下午我带着贾诩、郭嘉、典韦、魏延和庞德,率领千精锐先步乘船返回成都。你带着剩下的三十多万大军,沿着6路返回,经过荆州襄阳的时候,务必在荆州留下部分大将镇守。这些人员的安排,你和蒯良、蒯越商量好,决定了再禀报于我,我会宣布任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应下,眼也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王灿是蔡邕的弟子,吕蒙是王灿的弟子,换句话说蔡邕是吕蒙的师祖。在这个天地君亲师的时代,师承非常重要,吕蒙自然也担心蔡邕的安全。

    王灿不再和众人多言,摆手道:“事情紧急,都下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应下,全都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王灿出了大帐,带着典韦,离开军营,朝顾家奔去。顾家的人得知王灿抵达,都很激动,顾雍更是亲自在门外迎接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显然没有和顾家的人聊天的心情。

    他和顾雍来到书房,顾雍问道:“蜀王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王灿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师兄,刚接到消息,老师身受重伤,恐怕有性命危险。今天下午,我将会带着部分士兵先行返回成都,你是否愿意去趟成都?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顾雍惊呼声,脸上也露出惊诧的神情。

    上次他询问王灿的时候,王灿说蔡邕好好地,怎么突然就重伤了?不过顾雍没有继续追根究底的询问,干脆的说道:“蜀王稍等,我收拾几件衣服,把家的事情安排好,就和蜀王离开,前往蜀看望老师,希望老师福大命大,能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应下,在书房等候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顾雍装好行礼,和王灿起离开了顾家。

    下午,王灿带着典韦、贾诩等人出了城。

    行人赶往最近的渡口,甘宁派出了五艘大船,载着王灿以及千精锐驶入长江,往西行驶,朝成都所在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