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5章 吴郡四大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盯着浓烟滚滚的大殿,陷入了沉思当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

    这时候,史阿走了过来,低声说道:“主公,臣下有事禀报!”史阿的声音把王灿拉了回来,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史阿低声说道:“主公,孙权和诸葛亮会不会诈死,金蝉脱壳呢?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摇头说道:“我相信不会,不过你可以着手审查此事。把周围的吴军士兵拘押起来,逐审查,再等大火扑灭后,检查被焚烧的尸体。这件事情交给你,我还得去处理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应下,立刻着手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可惜,孙权不是假死。

    番审查下来,史阿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,都是孙权自刎在大殿的消息。同时,大殿燃烧的大火被扑灭后,从孙权的尸体检验也是自刎后,才被大火焚烧的,切都和士兵描述的相符合,没有了争论的意义。

    王灿得到消息,颗心也放下了。

    孙权和诸葛亮若是真的跑了,王灿还得担心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入城,城的局面被蜀军控制,零散奔逃的吴军士兵纷纷投降,不再抵抗。王灿退出王宫后,在城里面的军营住下,同时把吕蒙、郭嘉、徐庶和贾诩四人召集起来,其余的将领仍在清扫战场,稳定局面,没有全部召回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并没有喜色,反而神情严肃,道:“孙权兵败自杀,吴国灭亡了,却留下了个烂摊子。吴国的情况不像荆州和江夏等地,吴郡更是人心惶惶,乱成片。现在的事情是稳定局面,对此有什么看法,都畅所欲言。”

    徐庶立即说道:“回禀主公,臣认为眼下最重要的是安置百姓,稳定民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正色道:“仔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徐庶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诚如主公所言,孙权败了,但吴郡甚至是吴国却乱成团。现在城外有几十万百姓,这些百姓被孙权强行拘押,家破人亡,都是无家可归。他们当,有的是孤儿寡母,有的是老弱病残,这些人尤其要妥善解决,否则必成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臣以为,应该调出吴国的府库调出钱财,给百姓安家之用,让他们能返回故土,重新生活。此举出,百姓交口称赞,民心尽归主公,定然成为大美谈。”

    徐庶关心的,正是城外的百姓。

    若百姓不能妥善的安置,肯定是大隐患。

    吕蒙眉头紧锁,摇头说道:“徐军师,你的建议我认同,也认为该安顿百姓。可是,你算过没有,城外的百姓少说有四十万。要安置四十万百姓,所需钱粮甚多,吴国的府库恐怕不足以支撑安置百姓的钱财。”

    徐庶摇头道:“国之府库,怎么可能几十万百姓都支撑不了呢?”

    王灿看向史阿,吩咐道:“立刻派人查探府库的情况,半个时辰内传回消息。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答应下来,转身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接下来,王灿又和众人商议其余的事情,诸如是否撤军、是否北伐曹操等问题。半个时辰后,史阿急匆匆的跑了回来,脸上满是苦涩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心咯噔下,问道:“史阿,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徐庶、贾诩和郭嘉见此,都料到事情不对了。

    史阿哭丧着脸说道:“主公,吴国的府库空荡荡的,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灿心神震,沉声道:“孙权死了,府库怎么可能空余?”

    史阿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卑职现府库没有半点钱财,立刻找来曾经驻守府库的吴军士兵,仔细询问。他们说吴国连番征战,府库空虚,剩下的钱财并不多了。半个月前,孙权的叔父孙静把府库里面的粮食全部调走,点都没有剩下。”

    “孙静?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孙静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史阿沉声说道:“仓促间,臣也查不出孙静去了哪里。总之,自从孙静把所有钱财带走后,孙静就突兀的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皱起眉头,吩咐道:“这件事必须彻查,你调集英雄楼在吴国的所有力量,查探孙静的下落,同时查探孙氏族人的消息。我原本想把孙氏的族人拘押起来,永久囚禁,现在看来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,必须尽快查处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史阿出了营帐,又忙着处理孙静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又说道:“府库没有钱财,你们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徐庶的脸色垮了下来,很难受。几十万百姓无法安置,这必定是大隐患,对百姓也是巨大的苦难。不管如何,都得把百姓安置好。

    徐庶开动脑筋,考虑着各种办法。

    贾诩开口道:“主公,诩有策,足以安置几十万百姓。”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笑容,问道:“和有何妙策?”

    贾诩说道:“要安置城外的几十万百姓,需要解决两个问题。其,是几十万百姓面对的粮食问题;其二,是百姓返回家乡,这就要安置费用,也是元直提及的钱财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吴国府库的钱财搬走了,但粮食却不可能全部搬走,再加上军有存粮,足以解决几十万百姓的粮食问题。有粮食,几十万百姓不挨饿;主公又派人统放些衣物,让百姓不受冻;再让军医师替百姓诊治番,就解决了目前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百姓要安家,需要钱财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可以召集城的乡绅豪族。他们屯粮无数,家财万贯,主公从他们身上着手,必定完成。”

    贾诩说话不卑不亢,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徐庶反驳道:“贾军师,要让城的豪绅大族出钱,不容易啊。主公若是逼得急了,必定遭到豪绅大族的反对,对主公的大业有影响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郭嘉摇头道:“元直,要解决豪绅大族,其实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徐庶忙问道。

    贾诩看了眼郭嘉,点头示意郭嘉说。

    郭嘉也不推辞,朗声说道:“先,主公刚刚拿下了吴国,是战胜的方。城里面的豪绅大族支持过孙权,是主公的敌人,孙权战败,他们现在肯定忐忑不安,担心主公对他们下手,正想着怎么讨好主公,保全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主公纸诏令,城的豪绅大族必定立刻赶来。到时候,主公再提出让豪绅大族凑钱的条件,不就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涉及钱财的问题,豪绅大族肯定心痛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,我也会心痛的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郭嘉脸的坏笑,继续说道:“主公和豪绅大族商议钱财的事情,提出把豪绅大族的名字公布出去,告诉百姓是他们出钱赈灾百姓。有了名声,相信县城里面的豪绅大族即使心痛,也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脸上带着招牌式的笑容,潇洒随意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所谓恩威并用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对吴县的豪绅大族进行武力震慑,这是展露王灿的实力。同时,借助名声笼络豪绅大族,这是王灿的恩宠,是对豪绅大族的笼络。

    两者结合,是王灿的手段。

    王灿笑着说道:“大略方向是奉孝说的,但吴县是吴国的国都所在,豪绅大族非常多,关系盘根错节,难以梳理清楚。故此,必须挑选出最显赫的几个大族,逐说服,有了这些大族带头同意,其余的家族才能同意。”

    目光看向贾诩,王灿说道;“和,你熟知吴国的情况,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贾诩拱手揖礼,朗声说道:“吴郡有四大姓,这四大姓都是吴县的人,是吴县最显赫的名门望族,分别是顾、朱、6、张。”

    “其,顾家的代表人物是顾雍,此人和主公有定的关系。昔年伯喈先生寄居江东,顾雍曾拜伯喈先生为师,和主公是师兄弟的关系。顾雍年少得志,很早就入仕做官,只是主公打到吴县后,顾雍辞官回家,正在家闲居。”

    “6家则是6康所在的家族,6家的祖祠便在吴县。主公任命6逊为庐江太守,正是招妙棋,今日可以用到。”

    “朱家是朱桓的家族,太史慈入城的时候,亲自擒拿朱桓。有了朱桓,主公可以说服朱家,也能说服朱桓归顺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张家是张允所在的家族。此张允并非是刘表的外甥,而是吴郡名士,轻财重义,颇有名望。其子张温年少聪慧,德行出众,表人才,两父子都是吴县的代表人物。以目前的局势,张允会做出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贾诩谈吐清晰,逐的说出了吴郡四大家族的人,并点名了如何说服这些人。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,说道:“好,有和之言,必定能举说服四大家族。再者,若能得到四大家族的归顺,对江东的稳定也有利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