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2章 孙权,看箭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朱桓,太史慈恭候多时了。小≯说 ≥> .”

    朱桓率领万吴军精锐从城杀出,太史慈率领五万精锐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”

    朱桓见太史慈横空杀出,脸色大变,勒住马缰,立刻伸手停在空。身后的万吴军精锐看见朱桓的手势,全都停下来,甚至还有部分士兵留在城,没有跑出来。

    孙权看见太史慈出现,骤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竟是太史慈这厮!”

    孙权脸色阴沉,眼闪烁着森冷的眸光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大哥对太史慈恩重如山,视若手足,到头来太史慈却悖逆吴国,投靠王灿,该杀,该杀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射杀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气急之下,孙权不管是否光明正大,下令弓箭手射箭。

    诸葛亮在旁边微微摇头,太史慈背叛吴国的事情,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,已经是人尽皆知,而且太史慈完全是被孙坚逼迫的,能怪谁呢?

    张昭劝道:“吴王,朱桓和太史慈交手,不可暗放冷箭啊!”

    孙权大喝道:“对付这种逆贼,放冷箭又如何?”

    不顾张昭的劝阻,孙权看向伸手手持大弓的弓箭手,大喝道:“给我射!”

    弓箭手闻言,面色苦。

    太史慈不仅武艺精湛,更有手绝世无双的箭术,这是吴军士兵都知道的事情。个普通的弓箭手去射箭术无双的太史慈,这不是自找没趣吗?弓箭手心这么想,却不敢违背孙权的命令,取出弓箭搭在弓弦上,瞄准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咻!!”

    弓箭脱弦而出,直奔太史慈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,太史慈正和朱桓对峙。

    朱桓神情肃然,义正言辞的大声的喝斥太史慈。正当他叽里呱啦说话的时候,冷不防支冷箭射来。不过弓箭不是射他,而是射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太史慈哼了声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手握镔铁大枪,猛地用力,枪杆抖动,枪尖往前探出,不偏不倚的撞在急前进的弓箭箭杆上,将射来的弓箭拍飞。太史慈手的镔铁大枪是孙策用过的,孙策被杀后,镔铁大枪成了无主之物,没有人使用,王灿就给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朱桓,没想到你竟会耍诈,想趁本将分心的时候射杀本将。”太史慈大枪横,指向朱桓,眼闪过狡黠的目光。

    朱桓听后,神色尴尬,面颊也是羞臊得通红。

    朱桓是孙权麾下的员骁将,有着自己的傲骨,不会做暗箭伤人的事情。然而,孙权突兀的横插脚,让朱桓很难堪,但他却不能反驳。事实上,太史慈也知道以朱桓的秉性是不可能暗放冷箭的,但他和朱桓对阵,不可能为朱桓着想。

    有打击朱桓的机会,太史慈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悖逆主公,投靠王贼,人人得而诛之,本将暗放冷箭又如何,看我杀你。”朱桓神情不断的变幻,最后直接承认下来。

    “驾!!”

    朱桓提着寒光闪闪的大刀,冲向太史慈。朱桓冲锋,太史慈却动不动,身体稳稳当当的坐在乌骓马上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人已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朱桓不管太史慈如何,身体侧,顺势挥刀,迅猛的劈向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大刀劈下,和镔铁大枪碰撞在起,出声巨响。

    朱桓借着枪杆反弹的力量,顺势将达到扬起,再次挥刀劈下。刀接着刀,像是滔滔江水连绵不断,力量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同时,朱桓的脸色变得涨红起来。

    他瞪大了眼睛,涨红了面颊,脖子上青筋鼓起,腮帮咬紧,显得非常辛苦。因为他劈下的力量越强,刀刃上的反弹力量就越大,即使朱桓卸掉了部分力量,还是很难受,手掌和手臂都承受了巨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,太史慈像是巍峨大山,管他是山呼海啸,亦或是清风拂面,都毫不动摇。

    不管朱桓如何撞击,太史慈都不容如山。

    两人的高下,由此能判断出来,明显是朱桓不敌太史慈。

    两马错开,太史慈拨转马头,沉声说道:“朱桓,你不是本将的对手。孙权以百姓为草芥,不顾百姓死活,不是明主,归顺蜀王吧。以你的能力,在蜀王麾下至少是牧守方的人物,现在助纣为虐,难道不怕百姓唾骂吗?”

    太史慈言辞恳切,希望朱桓投降。

    昔日,太史慈为孙坚效力,和朱桓有定的往来。

    朱桓勇烈过人,轻财贵义,博闻强记,是才能出众的人。历史上,朱桓官至前将军、青州牧,假节,封为嘉兴侯,典型的封疆大吏。眼下孙氏即将将灭,朱桓又是孙权的部将,能力肯定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呸,叛逆之徒。”

    朱桓鼓起全身的力量,提着大刀劈向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

    太史慈心叹息,目光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喝!!”

    太史慈低喝声,枪杆转,枪尖在空划过道圆形弧线,瞬间又对准了朱桓所在的位置,咻的声,像是毒蛇出洞,瞬间刺出。

    半空,太史慈再抖枪杆,大枪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枪撞在朱桓劈下的刀身上,强劲而霸道的力量撞得大刀往旁边飞掠过去,险些从朱桓的手脱开。

    大枪像是狡猾的毒蛇,瞬间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瞬间,枪杆又探出,刺向朱桓的胸膛。面对太史慈迅猛毒辣的攻击,朱桓大急,横刀在身前,想挡住太史慈的大枪。

    “叮!!”

    枪尖戳在刀刃上,出清脆激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太史慈陡然劲,刚猛的力量碰撞下,震得朱桓内脏翻腾,气血翻涌下直接喷出口鲜血,脸色瞬间变得煞白。

    这,才是太史慈的真实实力,远朱桓。

    朱桓和太史慈相比,本就相差许多。

    朱桓的主要能力是领兵布阵,牧守方,绝不是沙场上厮杀的猛将。然而,太史慈上马可为将,下马可牧守方,是武兼备的人才。朱桓和太史慈较量武艺,显然是找错了对象,开始就注定了朱桓必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太史慈击得手,并不犹豫,大枪抽回后轻飘飘的横扫,闪电般打在朱桓身上,把朱桓打落马下。不等吴军士兵冲上来救回朱桓,太史慈策马冲了上去,枪制住朱桓,沉声喝道:“来人,将朱桓绑了,交由主公处置。”

    几名士兵冲上来,三两下把朱桓绑起来。

    “逆贼,叛逆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朱桓被绑起来,还在张口破骂。几个士兵听着烦躁难耐,扯下截破布,塞在朱桓的嘴巴里面,堵住了朱桓的嘴,把朱桓拉下去。

    吴军士兵见朱桓被擒,全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主将被擒了,接下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吴国的将领愣了片刻,迅恢复过来,大吼道:“杀死太史慈,诛杀叛逆。”

    阵阵大吼响起,其的部分士兵起冲锋,其他还在城里面的吴军精锐也跟着往外冲,朝太史慈冲去。太史慈声令下,命令麾下的五万精锐迎击,阻阻截吴军。太史慈的任务就是不让孙权救援城外的吴军,不会让吴军杀过去。

    两军混战,喊杀声四起。

    太史慈抬头仰望,看着站在城楼上的孙权,大吼道:“孙权,你个无道昏君,视百姓的性命如草芥。你不死,百姓难安,看箭!”说话时,太史慈从腰间取下柄铁胎弓,又从箭壶取出支弓箭,搭在弓弦上,拉满了弓弦。

    “嗡!!”

    弓弦嗡嗡的震动,弓箭如同流星飞出,急射向孙权。

    “混账,叛贼。”

    孙权见太史慈射箭,心愤怒。

    犹豫城下生了混战,声音嘈杂喧嚣,孙权不知道太史慈说了些什么,但明白不是好听的话。孙权心怒火奔腾,但不管孙权如何不高兴,都只能蹬蹬蹬后退,避开射来的弓箭,免得被弓箭射。

    “不好,营的大军被包围了起来,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孙权怒气冲冲的时候,张昭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城外的吴军大营内四处都是穿着褴褛的百姓。这些百姓手无寸铁,现在却成了击败吴军的主干力量,再加上无数的蜀军杀进去,有了源源不断的力量冲击,吴军兵败如山倒,不堪击。

    其有部分吴军想突围而出,却被堵在营,冲不出去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