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0章 稍纵即逝的机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史阿和吕蒙低着头,坐在王灿旁边,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。> ≤.<<1≤ZW.

    不远处,是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少妇。

    少妇神色憔悴,怀抱着个不到两岁的婴孩。虽说两岁的孩子已经可以断奶,但少妇被拘押在营,不可能给孩子准备食物,只得侧过身,背对着营帐的人给孩子喂奶。这样来,却又正面对着王灿三人的方向。

    少妇脸上升起淡淡的红晕,低着头,不敢正视王灿几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王灿扫了少妇眼,低着头,轻声问道:“阿蒙,狼牙营的人到位了吗?”

    吕蒙靠近王灿,轻轻点头,小声说道:“老师,今天安排的几十个狼牙营士兵已经分散开,分布在各个营帐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事关几十万百姓的生死,不能马虎,时间长点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吕蒙嗯了声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很快就到晚上开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吕蒙和史阿看见后,神情苦。

    因为士兵放的食物只有成年人半个拳头大的饭团,这饭团不是后世某个岛国的食物,只是米饭煮好后,轻轻的揉成坨,方便分给百姓。几十万百姓的口粮是个巨大的负担,孙权为了节省粮食,就想出这样的办法缓解压力。

    若是只有半个拳头大的饭团也就罢了,里面还夹杂着沙子,简直不能下咽。

    王灿默默地吃下,没有说话,双拳头紧紧握着。

    入夜后,营帐鼾声大作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不远处少妇的孩子不停地哭啼。营其他的小孩也是时不时的哼哈几声,非常吵闹,整个夜晚都不安静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营地外传来了蜀军的战鼓声。

    吴军的将领采取的是轮番派出百姓,而王灿等人所在营帐的百姓昨天就出去了,今日不同出战,直留在营。

    天时间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这天,蜀军准时的来了三次,每次都没有和百姓交锋。

    又过了三天时间,每天都是模样的。

    营地内的几十万百姓几乎都出去了趟,也都去追赶过蜀军,但相同的是没有个百姓受伤,全都安全的返回营帐。百姓返回后,心庆幸,话多的百姓开始谈论着蜀军士兵如何如何?又说提及蜀王王灿如何如何?

    营地,都谈论着王灿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王灿在营帐静静的观察着,显得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听着百姓谈论的事情,王灿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。因为蜀军连续的避而不战,让营地里面的百姓逐渐倒向蜀军,这就是王灿兴奋的事情。

    史阿坐在王灿旁边,抬头看了眼营帐门口。

    见没有吴军士兵走进来,史阿低声说道:“主公,营地里面的大多数百姓对我们都心存感激,是不是开始拉拢百姓,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?”

    王灿还没来得及说话,吕蒙就摇头道:“史阿,不能急,我们现在出手得不到最好的效果。百姓心向我们,这是好事情,但这些百姓没有受到外力压迫,想法还不坚定。我料定,孙权不会容忍百姓继续讨论,很可能加强戒备,也可能让军的士兵掸压百姓,等百姓碰到了困难,我们再出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史阿听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想让普通百姓反抗,唯有借助孙权的手段才能起到更大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营帐门帘掀开,几十个吴军士兵如狼似虎的冲了进来。这些士兵趾高气昂,提着战刀站在营帐,纷纷大吼道:“闭嘴,都闭嘴,谁要是继续说话,别怪老子的刀不客气了。”阳光从营帐外射进来,照在战刀上,清冷吓人。

    些百姓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再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士兵来得快,去得也快,吼了几嗓子就飞快的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士兵离去,营帐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许多百姓低声哭泣,显得很无助。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,只想好好过日子,却被掳掠到营,担惊受怕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。

    “老子受不了了,反正都要被杀,要死也得找个女人泄下。”

    寂静的营帐,突然站起来个魁梧汉子。

    男人脸上有条刀疤,本就是小县城的泼皮流氓,被抓来后老实了几天,现在终于忍不住了。此人表情狰狞,目光淫-邪,在营帐来回的逡巡,最后落在了距离王灿不远处的少妇上,咧开嘴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几个儒生见此,赶忙出来阻止,却被此人通乱打,再也不敢抵挡。

    吕蒙皱眉道:“老师,弟子去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史阿也忍不住了,低声道:“主公,此人仗着块头大,我去收拾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不用了,那人朝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蛮横霸道的泼皮径直朝王灿的地方走去,显然是冲着抱着孩子的少妇而去。以王灿的眼光看来,那少妇姿色平平,只是肤色稍微白皙罢了,并无吸引人的地方。但在泼皮的眼,少妇却是最好的猎物,因为少妇是单独人。

    少妇见泼皮走来,也吓了大跳,抱着婴孩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!”

    泼皮盯着抱着孩子的女人,目光在女人胸前鼓胀鼓胀的胸脯上,三角眼闪烁着淫-邪的**,伸手就要抓向女人。

    忽然,泼皮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向王灿,大喝道:“都滚开,别挡着老子办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向泼皮,目光冷,朝泼皮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泼皮好奇,没有怀疑王灿,来到王灿身前,弯下腰,冷声问道:“小子,有什么事?老子告诉你,反正都要死了,拉上几个垫背的也不错。你小子若是惹了我,别怪老子送你去见阎王。赶紧滚开,别挡着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泼皮大声说话的时候,王灿的手闪电般伸出,抓住了泼皮的喉咙。

    泼皮不停地挣扎,想出手打王灿,可脖子上传来咔嚓声,身体里面的力量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,来不及举起的手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!!”

    王灿松开手,泼皮的身躯倒在地上,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刻,众人看向王灿的目光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旁边的少妇死死抱着孩子,惊恐的看了王灿眼。没想到王灿看起来斯斯的,却如此霸道。王灿淡淡的说道:“大家被抓起来,都是待宰的鱼肉,却还有人想欺负人,不知死活,这样的人,我见个,杀个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清晰地传入营帐百姓耳。

    “杀得好,这样的人该杀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得对,我们已经成了待宰的鱼肉,若是不知道团结起来,肯定死得更快。我们要团结,只有团结起来,才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我们要团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灿杀了泼皮,又说了番话,营帐6续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。无例外,所有的话都是说要团结起来。王灿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,这才是他要的效果,这些人也有部分是王灿安插的。泼皮突然冒出来,王灿抓住机会,就有了眼前的幕。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,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营帐此起彼伏传出声音的时候,营帐外冲进来许多士兵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手持战刀,横眉怒眼,吓得百姓立即闭嘴。

    百姓被士兵吓得不敢说话,营帐的声音嘎然而止,再没有任何声音。不多时,士兵离开了营帐。虽然被掸压了下去,王灿嘴角依然还有着笑容,种子已经埋了下去,接下来就是施肥灌水,等待开花结果的时候。

    同时,其余的营地也生着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;春节前,小东曾说年后恢复四更,现在却只能保证三更,抱歉。吴国灭亡在即,狙击手已经到了后期,快结束了。小东要分出部分精力准备新书,保证本书完结,能有新书,所以更新不给力,希望大家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