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8章 王灿的毛病犯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四月初十,蜀军抵达吴县。小≧说  .

    大军抵达的当日,孙权派遣士兵到蜀军大营拜见王灿。

    营帐,吴兵恭敬的递上书,神色忐忑。

    士兵不知道书里面是什么内容,眼却有挥之不去的忧虑,害怕王灿看完书后大怒,直接将他推出去杀死。好会儿,都没有任何动静,士兵抬头偷瞄了眼王灿,心的不安又少了几分,因为王灿表情如常,依旧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告诉孙权,本王不会让他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大手挥,让士兵离开。

    吴军士兵松了口气,转身后溜烟儿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庶急忙问道:“主公,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王灿把书递给徐庶,沉声说道:“孙权把吴郡的数十万百姓拘押在城外,当做是抵挡我军的人墙。若要攻打吴县,势必遭到百姓的阻拦。数十万百姓的性命,不可不慎重!”

    贾诩闻言,眼睛骤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和孙坚、孙策相比,孙权更加老辣,因为孙坚和孙策不屑于做这种缺德事。

    贾诩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主公,孙权这计毒呀。主公若是不顾百姓安危,悍然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,必然失掉民心。到时候,得到吴县又有什么用处呢?”

    徐庶神情严肃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百姓是社稷之本,不能不顾。孙权拘押数十万百姓囚在营,每日会消耗无数的粮食,再加上吴县至少有七万吴军,也会消耗无数粮食,难以持久。臣建议,对吴县围三缺,孙权若率领离开,则趁势击溃孙权;若孙权主动留在城死守,就是瓮之鳖,困死城。”

    张任说道:“徐军师说得对,围住吴县,足以可以解决吴县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郭嘉摇头道:“主公,此计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有什么见解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徐庶眉头皱起,却没有插话。

    郭嘉神色坦然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先,曹操已经击败袁氏,平定了幽州。即使并州高干还在,曹操却已经能腾出手挥兵南下,现在全靠赵云、黄忠拖住曹操,才有了主公攻打吴县的契机。若是长时间的围而不攻,耗时太久,旦曹操南下,对我军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其次,我们不出兵,孙权就不行吗?若是孙权让麾下的士兵驱使数十万百姓杀向我军营地,又该怎么办呢?难道我们接连后撤,不抵抗吗?”

    “最后,元直提及百姓会消耗无数的粮食,我不认同的。孙权敢把吴郡的百姓拘押起来,这样丧心病狂的人,你认为他会善待百姓吗?显然是不可能的!我认为,被孙权拘押的数十万百姓都饿着肚子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严肃的说道:“我们不起攻击,正孙权下怀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徐庶露出不忍的神情,说道:“奉孝,那是几十万百姓,是几十万条活生生的生命啊!蜀军和吴军交战,百姓何辜?”

    徐庶自己是普通百姓出身,更在意百姓的生死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元直,你误会了我的意思。我们要破城,要击败孙权,却不定要杀光挡路的百姓。诚如和所言,杀了百姓只会丢失民心,不可取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郭嘉还没来得及说话,史阿神色匆忙的跑了进来,大声说道:“主公,不好了,吴军杀来了。他们逼迫几万百姓冲在前面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皱起,心下愤怒。

    怕什么,就来什么!

    魏延面色冷峻,沉声道:“主公,百姓的确是无辜的,但两军厮杀,战场无情,百姓卷了进来,就不能管这么多了。下令吧。末将带兵杀出去,凿穿百姓,攻击吴军。”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摇头道:“传令后撤,避免和百姓接触。”

    虽然王灿在这个时代已经生活了十余年,融入了这个时代,但心底深处的东西,还是没有改变的。让王灿对手无寸铁的百姓下手,难以出手。当两军交战的时候,王灿可以无情的杀戮敌人,但百姓不是敌人。

    徐庶说道:“主公,庶立刻去传达命令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徐庶雷厉风行的离开大帐,把王灿的命令传达下去。短时间内,蜀军开始后撤,被逼迫的百姓却还是无奈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大军后撤三十里,吴军才停止前进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百姓也退了回去。百姓的家眷都在吴县城外的营,他们有羁跘,不敢逃走,只能听从吴军的摆布。同时,百姓见蜀军主动后撤,心感觉很庆幸。若是蜀军不顾他们的性命起攻击,他们只能等着被杀,挡不住蜀军。

    吴县,城楼上。

    孙权现在是不回王宫,直留在城楼上。

    蜀军后撤的消息传回后,诸葛亮心升起若有若无的庆幸。不过,他还是拱手道:“蜀军不攻自退,恭喜吴王。”

    孙权沉声说道:“孤在想,若是九江、南昌、庐江也用此法,王灿焉能前进步?”

    诸葛亮心下摇头,孙权真够毒辣的。

    孙权的目光落在城外的大营,不理会诸葛亮,自顾自的说道:“王灿为了普通百姓而后退,妇人之仁。好,很好!他王灿愿意贪图虚名,正好给了我们存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诸葛亮心冒起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营地,军大帐。

    吕蒙、张绣、太史慈和庞德等军将领都坐在里面,徐庶、贾诩和郭嘉也分列两侧。这时候,众人都保持沉默,声不吭。孙权把百姓当做刍狗,让百姓组成堵厚实的人墙,挡住了蜀军的兵锋。蜀军不能攻击百姓,难以击败吴军,很难出手。

    王灿环视了众人圈,突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贾诩问道:“主公,为何笑?”

    郭嘉跟着问道:“主公想到破敌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徐庶眼睛骤然明亮起来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,期待着望着王灿。大帐的众将皆是如此,都挂着笑容,摩拳擦掌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众人顿时失望了。

    只听王灿缓缓说道:“我听说‘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如国人;君之视臣如草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’。吴国百姓都是孙权的臣民,但孙权却把治下的百姓当做草芥,我相信百姓不愿意效忠孙权。”

    徐庶轻咳两声,无奈的说道:“主公,百姓不愿意跟随孙权,但身在囚笼,他们有家人羁押,怎么敢反抗呢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百姓是江之水,孙权是江上木舟。没有了百姓,孙权必死无疑。现在孙权没有德行,百姓当然可以推翻孙权。这次,我决定带着狼牙营的士兵混入百姓里面,利用百姓击败孙权,灭掉孙氏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不可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贾诩、郭嘉和徐庶纷纷谏言。

    庞德、吕蒙、甘宁等将领也站出来,劝说王灿,不让王灿以身犯险。王灿喜欢冒险的习惯,让营帐的臣武将都感到为难。

    这不是好习惯,很容易引动乱。

    吕蒙抱拳道:“主公,您是国之君,关系国家的安全,不可轻易犯险。末将身为军的将领,又是狼牙营的主帅,理所当然的应当前往。这次,末将带这狼牙营的士兵混入百姓里面,鼓动百姓,灭掉孙权最大的倚仗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赶忙附和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不以身犯险,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。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这种事情,怎么能没有我呢?我是打定主意要去的,不会更改。况且我在百姓里面,不会有人现我,也没有人认识我,不会出事的。纵然有危险,我让随行的人出信号,你们出兵救援,也能把我就出来,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苦苦劝说,王灿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