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7章 孙权的最后反扑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三月旬,蜀军兵分两路,从庐江郡和豫章郡分别出,直扑吴军。 ≧ ≤.1ZW.

    蜀军沿途所过,像是道暴虐的龙卷风,迅的横扫各县。

    局面,完全倒向蜀军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吴国境内每天都会传出蜀军攻城掠地的消息,以及诛杀、俘虏了多少吴军士兵的事情,每件事都刺激着吴国百姓的神经。

    铺天盖地的宣传,使得吴国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孙权继承吴王之位,直致力于稳定吴国的局面。但蜀军气势汹汹的杀来,孙权才知道所作的切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蜀军猛烈的攻击下,孙权稳定下来的局面就像是纸糊的城墙,推就倒。孙权坐镇宫内,心升起强烈的无力感。因为每天,每个时辰,都会有蜀军大胜,也有吴军望风归附的消息传回来,积压如山的消息令孙权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士兵闻言走进来后,孙权吩咐道:“请诸葛亮来见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诸葛亮来到宫殿,躬身向孙权行礼。

    孙权问道:“孔明,孤让你准备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诸葛亮回答道:“回禀吴王,孙氏六岁到十岁的孩童已经全部聚集起来,他们和汉王的妾室住在起,关平和张苞带兵保护,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孙权点头道:“事情要保密,不可泄露,违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诸葛亮淡然笑,说道:“吴王放心,这点小事亮还是能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孙权问道:“孔明,鲁肃、朱治、吕范等人都成了俘虏,吴军十万之众全军覆没,蜀军却还有三十多万人,甚至越打越多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诸葛亮反问道:“吴王知道贾诩对俘虏的吴兵怎么处理的吗?”

    孙权摇头道:“消息没有传回,尚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缓缓说道:“吴、蜀两军在九江交战时,蜀军俘虏了至少六七万吴兵,其后在南昌县又俘虏了十多万,已经出了十五万人。贾诩若是携带着这些士兵起,将会面临巨大的压力,会消耗无数的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贾诩率领大军从南昌县离开后,路上都在释放俘虏的士兵,把豫章郡、九江郡各县的士兵放走了,减轻大军的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吴军士兵是从各地征募的,这些俘虏释放后回到家乡,有了家里的亲眷羁跘,再也不是昔日的吴军,对蜀军没有了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贾诩轻易的解决了蜀军的负担,气势鼎盛的杀来,这将是摧毁吴国的最强力量,难以抵挡。”诸葛亮语气沉重的说道:“蜀军大势已成,挡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孙权握紧拳头,说道:“挡不住,也得抵挡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孙权吩咐道:“节节抵抗的策略行不通了,你提及的消耗蜀军的力量也不行,失去了效果。孤决定收回沿途各郡、各县的士兵,把吴国的力量都集在吴郡,做最后的反扑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诸葛亮说道:“全凭吴王决断。”

    孙权说道:“你去传令,让各郡各县的士兵返回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诸葛亮抱拳回答,转身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诸葛亮离开后,大殿旁侧的夹道走出来名年近四旬的年人。此人的相貌和孙坚有三分相似,气质却截然不同,没有孙坚粗犷豪迈的气质,而是股书卷气,更显儒雅。此人名叫孙静,是孙坚的弟弟,孙权的叔父。

    此前,孙静在外领兵,镇守方,孙权传令把孙静召回了吴县。

    孙静说道:“诸葛亮抵达吴县后,到现在都没有认主,恐怕有不轨之心啊!”

    孙权摇头道:“只要我还在,诸葛亮就翻不起浪花。”

    孙静话题转,继续说道:“刘备的妾室怀胎十月,据府上的人说产下了个女婴,刘备再无继承人了。”

    孙权朗声大笑,欢喜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已经知晓,诞下的是女婴就好。这样来,关平和张苞失去了效忠的对象,诸葛亮迟早也是我的彀之物。叔父,我和诸葛亮交谈的事情你听到了,也知道了内容。吴国虽败,但孙氏却不能被灭,必须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孙静躬身道:“请吴王下令。”

    孙权把孙静叫到身前,低声说了番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国各郡人心惶惶的时候,王灿率领的大军长驱直入,轻松地拿下了丹阳郡。原本,王灿还想着拿下丹阳郡会花费番功夫,却不想丹阳郡坚固的城墙内除了普通百姓,个吴兵都没有,所有的力量都撤走了。

    这样来,王灿轻易的接管丹阳郡。

    不到五天时间,丹阳郡各县的县令全部上表归附,成了王灿治下的部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王灿剑指吴郡,逼近孙权的老巢。

    相同的事情,生在贾诩身上。

    贾诩率领三十多万蜀军,准备攻打庐陵郡和会稽郡。然而,当贾诩带着大军进入庐陵郡的时候,也是不费兵卒,拿下了座没有吴军镇守的城池。庐陵郡落陷,周围的各县立刻上表归附。这情况延续到会稽郡,没有生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贾诩没有放松警惕,反而更重视粮道后勤。

    大军赶路,逼近吴郡。

    进入吴郡后,王灿和贾诩会师,合为处,朝吴县奔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吴郡境内又出现了另种情况,所过之处没有任何的百姓,也没有留下任何粮食,都是光秃秃的,十室十空,荒无人烟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情况,王灿知道孙权裹挟了所有的百姓。

    其目的,肯定是为了接下来的决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县,县城外。

    东城的大门外,有两座大营。这两座大营辽阔无比,足以容纳数十万人。营地,座座宽大的帐篷靠在起,密密麻麻,星罗棋布。每座帐篷,都传出嘈杂的声音,有哭泣声,有呐喊声,有咆哮声,都显得非常无助。

    这些声音,是吴郡的百姓出的。

    孙权放弃了丹阳郡、庐陵郡和会稽郡的抵抗,把吴国的所有兵力收回吴郡,又把吴郡的所有百姓羁押起来,关押营,等着王灿的大军前来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,是孙权为王灿准备的。

    吴县,城楼上。

    孙权头戴九旒冲天冠,穿戴整齐,无比严肃。他看着身旁的诸葛亮,笑说道:“孔明,王灿会怎么对待这些百姓?”

    诸葛亮摇头道:“亮无从猜测。”

    孙权说道:“我若是你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诸葛亮闻言,嘴角闪过抹笑意,似是嘲笑,又似是讽刺。孙权瞥见诸葛亮嘴角闪过的神情,大笑道:“三十多万蜀军杀过来,多壮观啊!吴国要亡了,但我更期待接下来王灿怎么办?他若是杀了城外的数十万百姓,败给他也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嘴角微微抽搐,心不停地叹息。

    刘备兵败被杀,他曾经怒之下水淹襄阳。到现在,诸葛亮还时常梦到当时的场景,醒后都是身冷汗,非常自责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这个十岁的吴王却说得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其心思,比他狠辣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