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4章 陆康的猜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6逊沉吟番,说道:“刚才提及的四点,第点是外敌,第二点是天时,第三点是后勤补给,第四点是未雨绸缪。≯  ≥≯ ﹤.﹤<1ZW.要解决这四点问题,并不难。”

    魏延沉声说道: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

    6逊神色平静,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解决四点问题,要涉及攻打吴国的策略。逊认为攻打吴国必须水6并进,那才是最佳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6逊问道:“甘将军,您是水军都督,掌握蜀国水军。但逊心有疑问,请甘将军解答。”

    甘宁沉声道:“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6逊问道:“现在已经是冬季,江面结冰,江水枯竭,战船能行驶吗?”

    江水枯竭,且江面结冰,显然不利于行船。

    6逊明知故问,让甘宁略显不高兴,但甘宁还是说道:“水路并进的确不错,但天气不允许,水6并进的办法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6逊点了点头,说道:“甘将军言之有理,现在出兵是不行的。在下的建议是暂时停止进兵,所有的大军停下开休整,巩固势力,稳固已经占领的区域,从而增强自身的力量。明年开春后,再进兵攻打吴国,这样既可以避开寒冬时节,又可以水路兵进。”

    魏延说道:“简直没说!”

    6逊并不生气,仍然从容淡定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道:“继续说!”

    6逊微微欠身,继续说道:“吴国的都城在吴郡,想把战船运送过去,并不现实。然而,水军的作用不在于攻打吴国都城,而在于控制长江,切断曹操南下的通道。水军不仅要占据吴郡北面的疆土,还要控制长江下游的南岸和北岸,控制重要的渡口,为以后北上讨伐曹操做准备。这样来,既解决了曹操这个外敌带来的危险,也为以后攻打曹操做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手棋不错,很妙。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称赞,这才是好钢用在刀刃上,把水军的作用挥了出来。

    锦帆军纵横长江,是属于水上霸主,用来切断曹操和孙氏的联系,同时拿下长江下游的重要渡口,才能为北上奠定基础。

    甘宁听了6逊的安排,心欢喜,说道:“好,这话老甘爱听。”

    徐庶思虑番,又问道:“天时、外敌,以及对北上的问题都解决了,后勤补给这块又该怎么解决呢?”

    6逊笑说道;“这个问题是最简单的,蜀国实力强大,益州各郡没受到兵祸影响。再加上荆州的支持,三十万蜀军的粮草和冬衣轻易就能补给完全。不过,我认为粮食应该提前运送,早早的囤积在襄阳或者是江夏,亦或是屯在其余隐蔽的地方,这样才能缩短大战生后的运输时间,为来年节省人力物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6逊朝王灿拱手揖了礼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王灿率先拍掌叫好,问道:“诸位,6逊的能力足以胜任庐江太守吧?”

    6逊听后,颗心砰砰的加跳动,面颊微微涨红,显然是太过激动造成的。即使他努力地平复激动的心情,也难以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点头说道:“水路并进不错!”

    徐庶也轻轻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说到底,6逊提出水路并进的策略正确,这让郭嘉和徐庶同意了。至于6逊其余的番言论,只能说规矩,并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有人,最兴奋的人当属甘宁。

    明年,就是水军扬威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掠过众人,最后落在6逊身上,大喝道:“6逊,本王任命你担任庐江太守,掌管郡事物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6逊答应下来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接下里,王灿和徐庶、郭嘉等人商讨了许多事情。然而,6逊的脑盘旋着庐江太守四个字眼,王灿等人交谈的话点都没听进去,甚至他怎么离开军营的都不知道。回到太守府后,6逊再也掩饰不住心的喜悦,径直朝6康的书房行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,6绩突然出现,拦住了6逊的路。

    6逊问道:“6绩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6绩青涩的脸上写满了疑惑,说道:“父亲回府后直呆在书房,连饭都没有吃,这是怎么回事?”6绩直住在府上,足不出户,不知道府外的事情,甚至于庐江已经成为王灿的掌之物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6逊没有告诉6绩真实情况,说道:“6绩啊,你好好读书,从祖会高兴起来的。我找从祖有事商量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6绩‘哦’了声,立刻给6逊让路。

    来到书房外,6逊轻轻叩响房门,说道:“从祖,是我!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书房内,传来6康沙哑的声音。6逊听见6康的话,心根弦被触动了,仿佛在他心那个年富力强的从祖老了,不再有往日的精神。6逊深吸了口气,推开房门走进去,在房正襟危坐,显得很严肃。

    6康问道:“6逊,你急匆匆的返回府上,找老夫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6逊忐忑的问道:“叔祖,您怪我打开城门吗?”此刻的6逊没有了昔日的冷静,也没有轻佻的神态,像是个犯错的小孩。

    6康哈哈笑,摆手说道:“就你小子多事,老夫读书明理,难道还猜不出来你打开城门是为了老夫的安全?这件事情已经成为过去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我见王灿把庐江太守的印绶放在你手,可能有意让你担任太守职,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6逊脸上露出笑容,自豪的说道:“从祖,您真厉害,逊儿已经被蜀王任命为庐江郡的新任太守。当时蜀王麾下的谋士考校我,都被我回答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6康说道:“逊儿,你以为王灿看上了你的才华?”

    6逊昂着头,朗声说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涉及6逊自身的才华,他心无比自信,相信自己的能力。

    6康摇头道:“逊儿,你自身的才华是个原因,却还有另外的原因。老夫问你,王灿抵达皖县之前,可曾听过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6逊摇摇头,他在庐江小有薄名,却还是认为王灿没听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6康又问道:“王灿都已经拿起了印绶,为什么又放下呢?”

    6逊坐直身体,正色道:“请叔祖解惑!”

    6康捋了捋颌下长须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先,你是老夫的从孙,和老夫有密切的关系,可以借助6家的力量;其次,你带着庐江的武官员在城外迎接王灿,证明你有定的能耐,能让庐江官员安心;最后,王灿想借助你缓解和老夫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原因叠加起来,王灿才让你接任庐江太守的。至于王灿的谋士考校你,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应对如流,王灿会重用你;若是你的能力平平,只是6家的子弟,王灿必定派出另外的人在庐江任职,趁机架空你,让你有名无实。6逊啊,你现在是庐江太守,是6家支撑门第的人,放开手做事,有6家给你做后盾,努力做事。”

    6康没有因为失去官位而恼怒,反而很轻松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知道6康的猜测,肯定大笑番。

    王灿任命6逊为庐江郡守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因为6逊在后世鼎鼎大名,想把6逊绑在蜀国,却不想引起6康的揣测。

    6逊严肃的说道:“从祖放心,逊定不辜负您的期望,光大门楣。”

    6康点头道:“老夫累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6逊恭敬的行了礼,转身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ps:还债,前面还了7章,这是补欠8。咱继续写,晚上还有,但肯定12点以后,明早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