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3章 考校陆逊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率领士兵入城之前,已经严禁士兵扰民。≯   <.≦≤1≤Z≤W≤.≤

    大军入城,在城驻扎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进驻太守府,反而跟士兵起,在军营住下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正襟危坐,问道:“6太守,皖县已经落陷,庐江郡周围的各县也将会成为本王的囊之物,你继续坚持也没用,归顺本王吧。”

    6康固执的摇头道:“忠臣不事二主,6康是吴国之臣,怎么能做蜀国之臣呢?蜀王若是要杀死6康,请蜀王赐死;若是不杀,请蜀王不要干预6康的决定。如何抉择,全凭蜀王决断。”说完后,6康不再说话,等着王灿的决定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心无奈。

    这老头太固执了,让王灿非常难办。

    杀了6康,显然是不可能的,毕竟王灿想把6逊留在吴国。王灿深吸口气,摆手道:“6康,你赢了,走吧!”

    6康神情复杂的看了王灿眼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甘宁见6康离开,沉声说道:“主公,个6康而已,杀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魏延跟着说道:“就算不杀6康,也该把6康囚禁起来,不让他离开。主公啊,这样做太草率了,尤其是6康长期担任庐江郡的太守,在皖县有很高的威望,也有盘根错节的关系,若是6康有不轨之心,必定对我军不利。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摇头,说道:“此事我已有打算。史阿,你派人盯着6康,注意他回家后接见了哪些人,不能漏掉人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拱手应下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郭嘉问道:“主公,在下记得大军入城之前,6康的从孙6逊曾奉上庐江太守的印绶。您已经准备接过印绶,怎么突然改变主意,把太守印绶交给6逊呢?”

    王灿并不隐瞒,直接说道:“我打算让6逊担任庐江太守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大帐,惊呼声片。

    甘宁、魏延、太史慈、徐庶和郭嘉都露出惊讶的神情,不明白王灿为什么突兀的把庐江交给6逊,太草率了。太史慈心里面更加震撼,为王灿展现出来的气魄而心生佩服。然而,太史慈也想不通王灿这是自信,还是盲目做事。

    徐庶说道:“6逊名声不显,我们也没有接触过此人,不知道能力怎么样。主公任命6逊担任庐江太守,恐怕太草率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虽然是临时起意,但我经过了仔细的思考。6逊既然肯接下印绶,就不是6康那样的臭石头,必定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魏延撇撇嘴说道:“主公,您把6康放走也就罢了,6逊年纪轻轻,而且此人还是6康的从孙,是吴国之臣,几个身份叠加在起,不能轻易相信。旦6逊有不轨之心,大军肯定陷入险境,请主公三思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已经下定决心,不用再议。”

    郭嘉见王灿笃定的神情,微微皱眉,因为他跟随王灿来,知道王灿眼光精准,从没有出错。凡是王灿看重的人,绝对是才华横溢,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王灿这么做,肯定有原因。

    虽然郭嘉不知道王灿怎么判断的,却相信王灿的眼光。

    郭嘉想了想,说道:“主公,6逊要担任庐江太守,必须有定的才华。嘉认为,是不是把6逊找来考校番,若是6逊有才华有能力,担任庐江太守是可以的。若是6逊胸无点墨,只是个普通人,还是换个太守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奉孝之言深得我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大袖挥,吩咐道:“传令,召6逊来见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6逊来到军大帐。

    他穿着袭白色长袍,神情不卑不亢,举止得体,纳头拜道:“拜见蜀王!”此前6逊帮着6康做事,却没有入仕为官。

    6逊能代表庐江郡的武官员敬献太守印绶,方面是因为庐江郡的官员摸不准王灿的想法,才把6逊推了出来,成为庐江郡武官员的代表;另方面,因为6逊是6康的从孙,再加上6逊力主开城投降,才有今日的局面。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吩咐道:“赐座!”

    士兵搬着个草墩子走进来,摆在6逊的身旁。

    6逊再次揖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然后,6逊坐在草墩子上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6逊啊,6康的事情你肯定知晓了。他宁死也不归顺,要做吴国的忠臣,你能劝说6康归顺本王吗?”

    6逊摇头说道:“从祖为人固执,就是块臭石头,不会改变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又问道:“6康不愿意归顺本王,你可愿意在本王帐下做官?”

    6逊眼睛闪闪亮,欣喜道:“乐意之至!”

    王灿微微颔,却没有继续深入,也没有说给6逊安排什么职位,只和6逊说些题外话。这样来,6逊心反而有些急了,被王灿弄得头雾水,不明白王灿想做什么。6逊原以为王灿会任命他担任庐江郡的太守,现在的情况却让他火热的心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,只把印绶搁在他那里,是给6康准备的。

    6逊心忐忑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镇定如常。

    郭嘉时不时打量6逊眼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徐庶笑问道:“6逊,主公已经拿下了庐江郡,接下来会对吴郡起攻击。大战在即,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

    6逊听,立刻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眼王灿,见王灿并不反对,隐约还有期待的神色,6逊心甭提多高兴了。6逊不怕刁难,害怕的是王灿直接让他离开。现在徐庶出言考校,他6逊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6逊,答不出来也无妨,你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6逊心好笑,明白这是王灿的激将法。

    饶是他知道,也没能忍住,当即说道:“回禀蜀王,关于灭吴,在下心里的确有几点看法。其,蜀王率领大军攻打吴国,曹操会不会横插脚呢?若是曹操让大军阻止蜀王,又该怎么办呢?这是必须考虑的第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王灿来了兴趣,问道:“还有哪些问题?”

    6逊站起身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其二,现在已经入冬,越来越冷,江面结冰,既不利于水军,也不利于蜀军。旦士兵感染风寒,很容易使得病情扩散。”

    “其三,三十多万蜀军长途跋涉,远离腹地,每日消耗无数钱粮。”

    “其四,吴王三十万大军兵败,国力大损,但还有再战之力。若是把孙氏逼急了,狗急跳墙,和蜀军两军对战,最后吴国被灭,蜀军惨胜。”

    6逊说道:“以上四点是蜀军可能遇到的问题,这些问题都要解决,保证稳妥的击败吴军,保证击败吴国之后,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。常言道不谋全局者不足谋域,虽然现在是攻打吴国的时候,但也得考虑攻打魏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徐庶闻言,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郭嘉闪亮的眸子落在6逊的脸上,继续问道:“6逊,你提出了攻打吴国的问题,但这些问题该怎么解决呢?”

    有建议,自然得有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王灿暗说郭嘉反应快,因为解决的办法更加考校能耐。若是想不出解决之法,那就是纸上空谈,没有实际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