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2章 天降的馅饼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太史慈策马走出,高声喊道:“6太守,周围全是蜀军士兵,你已经被包围起来,不可能逃出去,投降吧!”

    6康现太史慈出来,惊呼道:“太史慈,你投降王灿了?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6太守,你已经打听到孙坚兵败被杀的消息,难道没有深入了解前线战事吗?子义归顺本王,都是早就不是新鲜事了。>≥≥  <.≤1ZW.”

    6康老脸红,他不知道九江的消息。

    即使是孙坚、周瑜和孙策等人被杀的事情,也是6逊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6康毕竟活了半辈子,人老成精,瞬间就恢复了冷静,淡淡的说道: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太史慈背弃吴王,舍弃吴国,可以心安理得的做叛国贼。但老夫不行,老夫做不来不忠不义的人,宁死不降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6太守,你真是迂腐啊!”

    太史慈神色复杂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6康坚决的说道:“王灿,老夫不会改变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苦劝无果,大手挥,命令围住吴军的士兵起攻击。甘宁直等王灿下令,得到攻击的命令,立刻提着横江刀朝6康的位置杀去。

    魏延慢了甘宁步,也迅冲向6康。

    三千吴军士兵不足为虑,最重要的是太守6康,这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甘宁和魏延带来的两万蜀军起了猛攻,杀入吴军里面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,高下立判,每个蜀军都凶猛霸道,像是砍瓜切菜般杀死吴军士兵。尤其是甘宁和魏延,两人不断地靠近6康。长刀左劈右砍,带出连串的血珠,在空飞溅飘洒,没有人能挡住两人。

    6康瞪大眼睛,身体冷不禁的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两人,太厉害了!

    6康的目光又看向王灿身边的典韦,他也知道典韦是王灿麾下的猛将,现在典韦没有出手,士兵已经挡不住了,可以想象这战的胜负。

    王灿大声喊道:“6康,你继续抵抗,三千吴军必定全部死亡,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6康闻言,神情犹豫,显得很为难。

    三千士兵的性命系于他的念之间,如何抉择呢?

    “蜀军人数众多,而且都是悍卒,挡不住了。大人,投降吧!”

    “大人,突围,快突围!”

    “撤,撤回皖县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的将士不断后退,并且不断地大声喊叫。6康听着士兵的惨叫声,又看见无数的士兵倒在血泊,心情低落。

    双方的较量,不是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王灿注意着6康的神情变化,见6康开始犹豫,暗道他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说到底,6康是个儒士,不是决断沙场的将军。

    个将领若是下定决心抵抗到底,不会有任何顾忌,也不会因为麾下的士兵不敌就投降,反而会誓死拼杀。6康却不样,他没有将军的果断狠辣,更在意士兵的性命。眼见士兵们被砍死,甚至躺在地上嚎叫,6康心底的根弦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投降,保全士兵们的性命!

    这念头,迅的滋生蔓延,生根芽。

    军将士的大声喊叫在耳旁萦绕,更让6康难受。他想要为孙坚尽忠,但事关数千士兵的性命,不能马虎,6康明显更在意士兵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哐当!!”

    6康扔掉手的佩剑,沮丧的说道:“投降!”

    士兵们如闻天籁,赶忙扔掉手的武器,跪地投降。这时候,心里面最憋闷的当属魏延和甘宁,两人不断冲杀,距离6康已经只有三丈远,眼见就快要拿下6康,但6康选择了投降,努力都白费了,不可能擒拿6康立功。

    甘宁和魏延停下厮杀,吩咐士兵收缴吴军的武器,把吴军士兵全部羁押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走过来,笑说道:“6太守,你做了个英明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6康沉声说道:“老夫虽然投降,只是因为士兵的性命,不是归顺你。想让老夫帮你骗开皖县的城门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灿皱眉道:“6太守,你确定自己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6康严肃的说道:“绝不更改!”

    甘宁拎着带血的横江刀,笑说道:“6康,你真以自己是个人物啊!告诉你,我家主公早有入城的办法,不用你配合也能进入皖县。”

    6康哼了声,没搭理甘宁。

    王灿见6康顽固不化,暂时放弃劝说6康,率领士兵离开山坳,朝皖县行去。

    半路上,徐庶和郭嘉率领万士兵汇合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事情办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道:“主公,嘉已经吩咐史阿,让他把6康被擒的消息传给皖县的主事人,让他们打开城门,迎接大军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接收皖县。”

    6康听完王灿的话,气得咬牙切齿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是心有余,却力不足。

    三万蜀军押着千多吴军士兵,在皖县的城外停下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皖县城门大开,城外还站着批官员。所有官员的最前面,赫然是6康的从孙6逊,他双手捧着个楠木制作的盒子,肃然而立,脸上没有平日里的轻佻,反而显得严肃庄重。当6逊得到王灿抵达的消息,也觉得吃惊,没想到王灿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6逊思考番,就明白了其的环节。

    所有的切,都是王灿谋划好的,目的是为了引诱6康出击,从而俘虏卢公,攻占皖县。眼见王灿骑马走来,6逊微微躬身,双手托起盒子,递到王灿身旁,高声说道:“请蜀王接受庐江太守印绶。”

    “6逊,为什么开城投降?”

    6康见6逊奉上印绶,气得浑身颤抖。他为了千多士兵的性命不得不投降,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6逊却主动开城投降,让6康很愤怒。然而,6康却没有想过,他为了麾下士兵的性命投降,6逊何尝不是为了6康的性命呢?

    6逊神情不变,没有把6康的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此刻,王灿却暗自惊讶。

    眼前的青年,竟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6逊,这可是大人物啊!王灿伸到半空去接印绶的手骤然停下,又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6逊心疑惑,不明白王灿为什么不接受印绶?

    王灿回头看向6康,大声问道:“6太守,6逊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重名,王灿询问了遍。

    6康正在气头上,听见王灿问话,又是提及6逊的,立刻大骂道:“6逊是老夫的从孙,这个不孝的孙子,竟然开门揖盗,可气!可恼!”

    6康连连跺脚,王灿却笑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,的确是真货。

    王灿大声说道:“庐江太守的印绶本王不收回,暂时搁在你这里。”说完后,王灿回过头,吩咐道:“甘宁,率领你的士兵徐徐进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让甘宁率领士兵徐徐入城,是为了防止城有陷进。甘宁没有任何犹豫,缓缓的朝城行去,部分士兵入城后,王灿才率领大军入城。6逊脸惊讶的神情,还直愣愣的站在原地,手捧着庐江太守的印绶。

    王灿把印绶搁在他手,这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难道,让他主持庐江政事?

    时间,6逊心下激动起来,毕竟他只是十七岁的青年。即使6逊心思聪慧,骤然拿着庐江太守的印绶,也有点乱了。

    6康被士兵押着,经过6逊身旁时,没有大骂,而是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大军入城,6逊在旁躬身而立。

    蜀军全部入城后,6逊复杂的望了眼王灿的方向。单凭王灿给印绶的点,6逊对王灿的印象噌噌的往上升,暗自称赞王灿是明主。跟着6逊出城投降的官员有的人嫉妒,有的人羡慕,但都收敛起脸上的情绪,恭贺6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