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9章 接连冒出的匪患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房门打开,6绩恭恭敬敬的走到书房,躬身拜道:“孩儿见过父亲!”

    6康微微颔,吩咐道:“坐!”

    6绩撩起衣袍坐下,和6康摸样的正襟危坐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两个人的做派不像父子,反而更像是泾渭分明的上下级关系,6绩是6康的下属,紧守规矩,不敢逾越。

    6绩却浑然不觉,仿若生的切都是理所应当的。最重要的是6绩才十三岁,年龄不大,已经是举止老成,举动都像是老儒生。虽说6绩的面貌略显稚嫩,表情却直紧绷着,没有十多岁孩子该有的童趣。

    6康心下满意,却神色严肃,沉声问道:“不在后院读书,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6绩欠身回答道:“回禀父亲,6逊请孩儿告知父亲,说皖县境内突然匪患四起,百姓不宁,很不寻常,请父亲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提及6逊,6康表情大变,手掌狠狠地拍在案桌上。

    6康吹胡子瞪眼,大喝道:“6逊有事自己来禀报就可以,怎么让你来。哼,你的年龄虽小,却是6逊的长辈,岂能事事听从6逊那小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孩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6绩面无表情的回答,心下却暗自叫苦,心想6逊把他坑苦了。

    6逊是6康的从孙,属于孙辈儿的人,是6绩的晚辈,不过6逊的岁数更大。6绩今年十三岁,6逊已经十七岁。6逊和6绩的情况,和荀彧、荀攸相同,都是岁数大的人反而成了晚辈,岁数小的却是长辈。

    6康怒,书房的气氛顿时凝滞,6绩再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良久后,6绩慢慢的抬头,偷瞄了眼。

    见6康平静下来,6绩继续说道:“父亲,皖县周边匪患丛生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6康沉声道:“什么匪患?这是6逊造谣生事。庐江郡虽没有达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地步,却也太平无事。皖县是郡治所在,还有大军驻扎,贼匪岂敢闹事。我估计,不过是几个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闹事,不足为虑。为父会派出衙役处理此事,你不用担心。努力读书做学问,这才是最重要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6绩脑袋连连点头,老实的说道:“是,孩儿明白。”

    6康摆手道:“去吧!”

    6绩不缓不慢的站起身,躬身朝6康行礼,才转身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6康见6绩离去,严肃的神情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慈祥和善的笑容。他伸手捋着颌下的长须,眼闪烁着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6绩在他的教导下举止得体,这才是大家风范,是6家的门风。

    但6康想到6逊,脸色又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6逊年纪轻轻,却不静下心来做学问,整日关注郡内的事情,让6康心担忧。这并不是6康不喜欢6逊接触政事,只是6康希望6逊做好学问,等学有所成再入仕为官,可惜6逊不听6康的话,让6康心下不高兴。

    6绩从书房离开,长舒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个青年出现在院子外,朝6绩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这名青年身材颀长,剑眉朗目,身穿袭白衣,卓尔不群,但脸上却有着丝轻佻的神色。他斜靠在走廊的梁柱上,副纨绔子弟模样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6逊。

    6绩眉头微皱,但还是大步朝6逊走去。

    “6逊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6绩不高兴的说道,他自小接受6康的教育,要举止大方得体,举动要有大家子弟的风范,但6逊的做派显然不符合6绩的标准。

    6逊问道:“6绩,让你通知从祖父的事情,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6绩听得6逊直呼他的姓名,表情严肃,严肃的说道:“6逊,父亲说了,你是我的晚辈,要尊敬长辈,以后不能直呼我的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6绩摆出长辈的姿态,让6逊心好笑。

    小孩始终是小孩!

    6逊轻咳声,继续说道:“6绩,你想知道府外的情况?想不想看看好玩的东西,我知道很多,手也有很多东西哦。”

    那情形,分明是在引诱6绩。

    6绩闻言,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,哼了声,然后迅的说道:“父亲说了,皖县的贼匪都是纨绔子弟横行乡里造成的,实属谬传,不值提。父亲说会派出太守府的衙役去处理此事。嗯,父亲还说了,让你好好读书,不要整日无事可做。”

    6逊叹了口气,又笑说道:“6绩,从祖父恐怕没有说让我读书的事情,是你自己加上去,故意诓骗我的吧!”

    6绩脸红,正色道:“谁骗你了?”

    6逊嘿嘿笑道:“从祖父早对我失望透顶,不会嘱咐我读书的。再说了,府上的书已经读透,再读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6绩说道:“不和你争论,我回去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6绩转身朝后院行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半,6绩突然转身,说道:“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。”6绩吐出舌头,做了个鬼脸,溜烟的跑得没影儿了。

    6逊笑了笑,摇头说道:“终究是个孩子,可惜从祖父不采纳我的意见。这件事不同寻常,恐怕还有后续的事情。嗯,我必须仔细关注,早作打算。”6逊没能让6康警惕,却没有放弃,转身离开了太守府,继续关注皖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皖县西南方,处宽阔的山谷。

    这里,藏着三万蜀军。

    当初王灿率领三万精兵从九江出,路潜行,同时在半路上派出士兵赶往皖县查探地形,早早的选定了藏匿大军的地点。

    史阿急匆匆在人群穿梭,朝王灿跑去。

    郭嘉见史阿走来,问道:“史阿,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也看向史阿。

    他们抵达皖县已经有四天时间了,开始谋划夺取庐江的事情。这几日皖县频繁生的贼匪事件,就是郭嘉手策划的。

    制造贼匪,是想试探6康的反应。

    史阿抱拳说道:“回禀主公,按照郭军师的计划,皖县附近已经连续制造了几起贼匪抢劫的事情,可惜从太守府得到的消息说6康认为贼匪之事子虚乌有,属于纨绔子弟所为。基于这个原因,6康仅仅派出少许的衙役处理,没有派兵围剿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看来,6康很有自信嘛!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虽然6康没有派兵,没能让我们如愿,但他治下的庐江的确是处太平之地。现在骤然有贼匪出没,6康不相信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眼眸眯,说道:“6康治下的庐江太平无事,这是出乎我们意料的。不过,这不影响计划的实施。史阿,派人把孙坚被杀的消息传出去,搅乱皖县民心,再继续制造贼匪作乱的情形,务必让6康亲自领兵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应下,迅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奉孝,你就这么有把握6康会亲自带兵剿匪?”

    郭嘉自信满满,胸有成竹的说道:“嘉这几日在琢磨6康,现6康憎恶分明,赏罚有序,而且很憎恶贼匪。光和三年(18o年),庐**黄穰和江夏蛮王作乱,6康亲自带兵镇压,手段刚猛霸道。现在又出现了贼匪,6康不会甘于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,说道:“好,我就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