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8章 怀橘陆郎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范和朱治率军安然返回,鲁肃终于松了口气。≥  <.≤1ZW.

    他熬了宿,担心两人出问题,见大军无恙,鲁肃心的大石落地了。

    孙贲大步走到鲁肃身旁,说道:“子敬,你熬了夜没睡,肯定精神疲惫,去休息吧,我负责城池的防守。”

    鲁肃摇头道:“不急,等朱治和吕范回来,问清楚情况再休息不迟。”

    鲁肃下了决定,不会轻易更改。孙贲知道鲁肃的性格,没有继续劝说,但他看向鲁肃的时候,目光却生了变化,眼带着浓浓的敬意。

    吴国有这般忧国忧民的人,是国之大幸。

    朱治和吕范率军入城,安顿好士兵后直接上城楼见鲁肃。

    孙贲问道:“吕将军,昨夜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吕范神色无奈,叹息道:“昨天夜里,潘璋率领士兵去追击王灿,随后潘璋落入蜀军的陷阱,遭到伏击,把蜀军的伏兵引了出来,这是按照子敬预料的展的。然而,等我们率军突袭蜀军,潘璋却骤然被杀,切都生了偏移。我们追击蜀军,始终没能歼灭蜀军。眼见即将天亮,我们还没击败蜀军,就率军返回了。”

    朱治接着道:“子敬,我和吕范没能击败王灿,可惜了你的计谋。”

    孙贲听后,也把昨夜诈城的事情说了遍。

    鲁肃忽然笑了,轻声说道:“虽说没能击杀张绣、庞德,却也不必在意。我们能挡住蜀军前进的脚步,把蜀军堵在南昌,这就是最大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朱治和吕范听后,更是觉得惭愧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追上蜀军,派兵把张绣和庞德围杀,王灿又没能拿下武昌县,结果就无比的完美,可惜他们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鲁肃想了想,又说道:“这次和王灿交锋,虽说成功的击退蜀军,还是输了筹。”

    孙贲不解的说道:“子敬,我们打退了蜀军,怎么还输了呢?”

    鲁肃说道:“伯阳啊,王灿麾下的个将领都没有损失,但潘璋却被杀了,我军少了员骁将,这难道不是输了筹吗?”

    孙贲撇撇嘴,却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鲁肃严肃的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我们要死守南昌,不给王灿前进的机会。同时,必须把吴王被杀的消息传回,请世子立即登位,稳定吴国的局势,稳定吴国的人心,这是必须做的。伯阳,你立刻把消息传回吴军,请世子继承王位,稳定大局。”

    孙贲点头道:“好,我这就去做。”

    朱治问道:“子敬,我们不退回吴郡吗?”

    鲁肃摇头道:“三十万蜀军来势汹汹,我们若是离开南昌,伯阳必定孤立无援,南昌很快就被会攻破。为了抵挡王灿,我们必须坚守南昌,挡住蜀军。”

    吕范担忧的说道:“想挡住蜀军,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鲁肃脸自信,平静的说道:“现在已经是十月旬,天气日渐寒冷,我们就占据了天时的优势。三十万蜀军每日消耗无数的粮食,也需要无数的冬衣御寒。此时的局面对蜀军不利,有利于我军,我相信我们可以守住南昌,挡住王灿的兵锋。”

    朱治和吕范见鲁肃自信满满,不再赘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营内,军大帐。

    庞德和张绣兴冲冲回到军营,径直来到大帐。

    庞德兴奋的说道:“昨天夜里太舒服了,不仅杀了潘璋,还灭掉上万吴军。更有趣的是,我们三万余大军,把七万吴军绕得晕头转向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庞德大声说个不停的时候,张绣赶忙扯了扯庞德的衣甲。

    张绣进入营帐,就现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吕蒙、周泰和张任等重要的将领都在营,而且吕蒙等人更是面色凝重,脸上没有欢愉的神情。最重要的点,若是昨日深夜攻下了南昌城,军的部分将领肯定进入南昌城稳定局面,不是所有的将领都在营,这不符合情况。

    鉴于此,张绣猜测可能诈城失败了。

    庞德眼珠子转,问道:“军师,昨夜没有攻下南昌县吗?”

    吕蒙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我们带着潘璋的尸体诈城,却被鲁肃识破,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庞德表情大变,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贾诩平静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平静的说道:“事情虽败,但我们也杀了潘璋,而且我们有的是时间。南昌城有鲁肃在,事情更有趣,更有挑战性了,老夫喜欢。常言道欲则不达,鲁肃想和老夫斗斗,老夫就勉为其难和他斗上场。”

    吕蒙握紧拳头,大声说道:“军师说得有理,咱们就和鲁肃斗斗。”

    周泰嘿嘿笑了笑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我们有三十万大军,就算是个人吐口唾沫,都能把南昌给淹了,要拿下南昌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几个将领你言我语,都是战意盎然。

    贾诩席话,轻易的调动了众人的积极性,使得所有将领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庐江,皖县。

    太守府,6康正在书房读书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6康是朝廷任命的庐江太守,但袁术与6康有嫌隙,派遣孙策攻打皖县。6康知道挡不住孙策,早早的把儿子6绩和从孙6逊送到吴郡,自己则率军在庐江守城。孙策率领大军攻城,城破后个月,6康就病死了。

    6康死后,6家遭到致命的打击,宗族死伤大半,这是6家和孙家之间的嫌隙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的到来,导致6康的人生轨迹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天下无主,各地诸侯称王,再无汉室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6康忠于皇帝,现在却没了效忠的对象,又没有开疆拓土的想法,也没有能力自保,归顺了孙坚,被孙坚任命为庐江郡的太守,继续镇守庐江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突然,房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6康全神贯注的读书,听见声音后,眉头皱起,不高兴的道:“谁啊?”6康是庐江太守,也是有名的大儒,读书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。

    “父亲,孩儿有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人,是6康的儿子6绩。

    此人年少聪慧,明传江东,6绩怀橘这典故,说的就是6绩的事情。在6绩六岁的时候,曾到九江拜见袁术。袁术让人拿出橘子给6绩吃,6绩却悄悄的藏了三个橘子在怀里。离开的时候,6绩起身告辞,躬身向袁术施礼的时候橘子落在地上,被众人现。

    袁术笑问道:“6郎到府上宾客,怀怎么还藏着橘子呢?”

    6绩不卑不亢的回答说:“留下三个橘子带回家,给母亲品尝。”这席话,让袁术惊奇不已。古人非常重视孝道,把孝顺长辈作为个人的道德衡量标准,所以有了‘举孝廉’说。6绩不卑不亢的番回答,尤其6绩还只有六岁,令在场的人为之惊讶。

    因为此事,6绩声名鹊起,成了江东的年轻俊杰。

    6康听见是6绩来了,脸上闪过抹笑意。

    旋即,6康放下手的竹简,整了整衣衫,正襟危坐,表情变得神色严肃,摆出副严父的模样,沉声说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