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8章 阴沟里翻船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绣现黄盖和祖茂又要自动送上门,心欢腾雀跃,大声后道:“黄盖,孙坚是我杀的,被我枪穿胸杀死,你能奈我何?祖茂,你和黄盖想为孙坚报仇,可惜你们没这个本事,都会成为本将的枪下亡魂,个都跑不掉。> ≤.<<1≤ZW.”

    语气狂妄,还提及孙坚的死状,令黄盖和祖茂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两人咬牙切齿,恨不得杀了张绣。

    其实,这是张绣故意刺激黄盖和祖茂,想让两人失去分寸,失去判断力。只要黄盖和祖茂对付张绣,就正张绣下怀。

    黄盖心怒气升腾,仿佛是喷的火山,不断喷涌着火焰。

    不杀张绣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黄盖提着铁鞭奋力劈下,铁鞭在空划过,带着股锐啸声,迅落下。这样的情形在普通士兵眼很厉害,在张绣眼却不值提。张绣仔细的打量黄盖,现黄盖的面颊微微涨红,嘴巴不停的张合着,似乎是呼吸不畅,气力不济。

    想到黄盖曾经身受重伤,张绣心下了然,黄盖带伤之身,更是手到擒来。有了确切的认知后,张绣挥枪抵挡,和黄盖硬碰硬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出声巨响。

    张绣骑在马上,身体动不动,稳如泰山,胯下的战马也毫无影响。反观黄盖,粗犷的面颊上闪烁过抹痛楚之色,身体轻轻摇晃,竟难以稳住身形。张绣心冷笑,他和孙坚交战时消耗了巨大的体力,但对付受伤的黄盖,即使身体疲劳,也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黄盖挥舞铁鞭后,祖茂大吼道:“张绣小儿,老子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战刀挥舞,迅猛劈下。

    祖茂的战刀落下,张绣却不躲不闪,大枪抖,枪杆横扫,和战刀碰撞。这下撞击,祖茂的战刀生了偏移,不能劈张绣。大枪也被弹开,但是张绣握住枪杆抖,再用力往前探,枪杆绷直,枪尖刺向祖茂。大枪探出,像是穿梭的蟒蛇,声势骇人。

    张绣的枪法霸道刚猛,却又有丝诡异,灵动刁钻。

    枪刺出,四处都是金色的影子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祖茂失去了左臂,身体相比于常人本就有缺陷,只能右手用刀,没有平常人方便。张绣大枪威猛刚劲,猛攻猛打,让祖茂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黄盖在旁边帮衬,两人联手对敌也感到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张绣独斗两人,没有点压力,无比轻松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绣心的警惕渐渐的降低。个独臂将军,个身受重伤的将领,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难以对他构成威胁。尤其是张绣瞥见吕蒙在旁边掠阵,不停的击杀黄盖带来的吴军士兵,心更是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没有人和他争功,张绣并不急。

    王灿、典韦、张任、魏延等人都6续杀来,却没有人掺和进来。

    张绣个人能解决的事情,他们没必要出手。

    众人全力冲杀黄盖带来的士兵,轻易的就把吴军冲散,打得这些吴军士兵无力抵抗,只能和先前的吴军样节节败退,甚至于跪地投降。

    张绣和黄盖、祖茂交手,占据了绝对的上风。

    任凭黄盖和祖茂怎么拼命,都不能撼动张绣分毫。

    黄盖神情无奈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,感觉非常憋屈。他和祖茂都是孙坚麾下等的大将,能镇守方,可面对张绣却像三岁小孩,没有点反抗的力量,这让黄盖很难受。黄盖咬咬牙,脸上闪过抹决然之色,心有了个决定。

    双方交战时,张绣逼退祖茂,挺枪刺向黄盖。张绣玩够了,不想继续拖延时间,准备杀死黄盖,再杀死祖茂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枪尖不偏不倚的刺黄盖的左侧胸膛,轻易的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招,黄盖本可以躲开。

    然而,黄盖动不动,没有挪动身体,硬生生的承受张绣的击。这变化,令张绣都愣了愣神,没弄明白黄盖有什么目的?不躲不避的执意赴死,太出人意料了。下刻,张绣脸色大变,明白了黄盖的企图。

    只见黄盖双手握住张绣的大枪,喝道:“祖茂,杀了张绣,快动手。”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,不断地从黄盖的身体流出。

    他大声喊话的时候,嘴也涌出血液,从嘴角流溢出来。黄盖不在乎,他要用血肉之躯为祖茂制造机会,为孙坚报仇。张绣心下大惊,赶忙拉扯大枪,却无法拉动半分。黄盖以性命作为代价,把张绣的大枪死死攥住。

    祖茂心悲痛,没有犹豫,立刻出手。

    刀光闪,锋利的战刀从天而降,劈向张绣。

    这刀,包涵着祖茂心的悲愤、忧伤、怒气,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在里面,已经出了祖茂以往的武艺,可以说是祖茂平生最巅峰的刀。

    撒手!

    这刻,张绣只有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他选择了放弃虎头金枪,左手拉住马缰,个镫里藏身,躲在战马的马腹左侧,堪堪躲开了祖茂的战刀。饶是如此,铠甲也被祖茂的刀锋擦到,出现了条裂缝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战刀劈在战马上,刀把张绣的战马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战马庞大的躯体伴随着鲜血落在地上,张绣也摔落在地上,非常狼狈,而且身上还压着战马的身体。张绣心下后悔,没想到会在阴沟里翻船。黄盖骑在马上,手死死攥着张绣的虎头金枪,嘴流溢出鲜血,还在吼道:“杀死张绣,杀,杀了他!”

    祖茂听见黄盖的话,眼老泪纵横,心悲恸无比。

    趁着张绣摔倒在地上,祖茂立刻冲向张绣,要杀死张绣,完成黄盖的心愿。然而,张绣被战马压住身体,奋力的抽身,但祖茂的战刀已经劈下。

    想躲避,却被压着难以脱身。

    张绣心万念俱灰,无比悲恸。正当张绣觉得自己快死的时候,柄长刀突然横空杀出来,挡住了劈下来的战刀。

    张绣睁眼看去,却是吕蒙出手救了他。

    吕蒙不像张绣那样自大,出手狠辣,刀刀致命。和祖茂交手两个回合,吕蒙刀劈下,长刀从祖茂的左肩往右侧划下,竟然剖开了祖茂左边的胸膛,刀杀死祖茂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祖茂的身体倒在地上,落在地上后抽搐了两下,就没了气息。黄盖见祖茂被杀,惨笑两声,吼道:“天不佑我,奈何,奈何!”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黄盖拔出胸膛上的虎头金枪,手松,虎头金枪就掉落在了地上。他骑在马上,身体摇摇晃晃,直接从战马上坠落在地上,倒地而亡。黄盖用自己的性命为祖茂制造了机会,本有机会杀死张绣,可吕蒙突然杀出来,导致黄盖的谋划失败。

    祖茂被杀,黄盖被杀,吴军士兵片哀声。

    王灿见黄盖死去,叹息道:“黄盖、祖茂,这两人都是江东虎臣,刚烈,忠义!”连续叹息两声,王灿吩咐道:“阿蒙,保护好黄盖和祖茂的尸体,将他们厚葬。”对于这两个忠肝义胆的人,王灿心下佩服万分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吕蒙抱拳应下,立刻吩咐士兵把黄盖和祖茂的尸体收敛起来。

    ps:补欠7,过年欠下的终于还了半多,松了口气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