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9章 偏往虎山行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吴军士兵得到处决太史慈的消息后,片哗然。≧ >  ≤.≤<1<Z≤W﹤.

    太史慈是何许人?那是枪挑了王灿麾下五员大将的猛将。虽然太史慈没有射杀王灿,却罪不至死,不应该被处决。

    这看法,被大多数士兵认同。

    军队士兵是忠于孙坚的,是吴国的刀锋。士兵们心或许有想法,但大多数人选择了放在心里面,不会替太史慈打抱不平。少许士兵坚定的认为太史慈忠心耿耿,没有做错。这群人放在后世肯定是狂热的粉丝,不管太史慈做什么,都铁定支持太史慈。

    鲁肃考虑到所有的事情,在竭尽全力缓解太史慈和孙坚的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,鲁肃却没有料到有这么群士兵。

    无声的风暴,在军悄然蔓延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转瞬即逝,太史慈被处决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。不管是蜀军士兵,还是吴军士兵,都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金灿灿的阳光洒遍大地,射入太史慈的营帐里面。

    “哗!!”

    营帐门帘卷起,两个士兵走了进来。鲁肃跟在后面走进来,看着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的太史慈,叹息道:“子义,事关我军存亡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反问道:“子敬,王灿有什么动静?”

    “本王来告诉你,三日前王灿就有了动静,已经在召集士兵。他会救你的。”鲁肃没有回话,孙坚却大步走了进来。他瞥了眼孙坚,吩咐道:“带走,带往黄坡岭。”

    黄坡岭,是鲁肃选定处决太史慈的地方。

    孙坚转身离开,两个士兵带着太史慈出了营帐,关押在囚车。

    大军押送着太史慈,孙坚和鲁肃起前往。

    沿途的路上,到处都是吴军士兵,这是鲁肃早就安排好的,方面用于打探蜀军的消息,方面是为了防止王灿在半路上截杀。鲁肃定下的战场是黄坡岭,不能在半路上丢了太史慈,布下了重重防守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孙坚率军抵达黄坡岭。

    这处地方,有山有水。

    南面,是片辽阔的河塘,在河塘的岸边还有密密麻麻的芦苇。北面,是座不大不小的小山坡,只有十余丈。

    这处山坡,则是孙坚停留的地方。

    孙坚率领士兵在山坡上停下,羁押太史慈的囚车在山下停留。

    鲁肃站在孙坚旁边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日头渐渐的升起,距离午时三刻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孙坚坐在士兵摆好的坐席上,神情逐渐变化,最后露出急切的神情。他看向鲁肃,说道:“子敬,王灿三天前就有了动静,准备救援太史慈。现在距离太史慈被处决的时间越来越近,王灿却迟迟没有出现,该不会是王灿虚晃枪,不来了吧?”

    鲁肃肯定的说道:“王灿行事诡异,臣猜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挑,目光盯着鲁肃不动。

    鲁肃的表情波澜不惊,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其实,鲁肃心里面期待着王灿不要出现,那样太史慈和王灿之间就再也没有瓜葛,太史慈可以毫无顾忌的射杀王灿,这是他期盼的情况。

    孙坚收回目光,看了眼已经下了囚车,正跪在地上的太史慈,说道:“子敬,本王再给太史慈个机会,你再去问问他,也劝劝他。只要太史慈配合本王击杀王灿,事后本王亲自向他赔礼道歉,并且任命他为新任的水军都督,掌管东吴水军。若是他不愿意,王灿即使没来,本王也要在此地处决了他。”

    鲁肃脸色变,说道:“主公,您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孙坚便打断道:“子敬啊,这是我思考了三天的结果,才下定了决定,不会更改的。你去传信问话,看太史慈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鲁肃焦虑的看了眼太史慈,朝山坡下走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见鲁肃走来,问道:“子敬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吕蒙声音低沉,缓缓说道:“主公说再给你个选择的机会,等王灿率军杀来,你配合主公击杀王灿,主公拜你为水军都督,事后亲自向你致歉。若是你不配合,主公今日就要在此地处决你。子义啊,主公退了步,你也退步,配合主公击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太史慈朗声大笑,眼角竟流出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声音凄凉,令人心难受。

    笑声停下后,太史慈说道:“我本是忠臣,孙坚却执意相逼,我能如何?子敬兄,你设下计谋,引诱王灿前来,若是王灿不顾危险来救我,这份情谊摆在眼前,你让我怎么办?人家好心好意的救你,你却恩将仇报,这是什么道理?孙坚枉为人主,不配为吴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深吸口气,回答道:“告诉孙坚,我宁死也不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鲁肃轻轻的叹息声,朝山坡上行去。

    这切,可以说都是孙坚造成的。若不是孙坚苦苦逼迫,太史慈就不会这样,只要孙坚如既往的信任太史慈,也不会有今日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苍天庇佑,定要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鲁肃心祈祷,希望太史慈命能换取王灿命,也算是吴国之幸。

    这时候,鲁肃心也无比的凄凉。

    孙坚正襟危坐,看见鲁肃沮丧的走回来,已经猜到了结果。目光看向王灿军营所在的方向,侧耳倾听,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鲁肃来到孙坚的身旁,恭敬的揖了礼,禀报道:“主公,太史慈认为主公对他不公,执意赴死。”

    虽然孙坚预料到了结果,却还是勃然怒,骂道:“叛逆,叛逆啊!”

    良久后,孙坚才停下了大骂。

    他盯着太史慈,沉声说道:“既然太史慈宁死也不愿意配合本王,今日就是太史慈的死期,同时也是王灿的死期,本王让他们两人起去死。哼,太史慈以为自己是个人物,却不知本王没有他,样能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鲁肃站在旁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孙坚突然问道:“鲁肃,你认为本王是错的吗?”

    鲁肃想了想,说道:“主公没有错,子义也没有错,只是主公和子义都坚持自己的立场,都没有考虑过对方,才有今日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孙坚连连冷笑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何尝听不出鲁肃话里的意思,却不想继续追究。只要能杀了王灿,最后击溃蜀军,死个太史慈又有何妨?

    孙坚盯着远方,耳朵突然动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王灿的人来了!

    片刻工夫,群黑压压的人影出现在视线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着三千士兵奔驰而来,迅的靠近孙坚的军队。太史慈跪在地上,抬头望去,现真的是王灿率军杀来,眼眶顿时湿润了。他心下激动无比,却又很担心,激动的原因是王灿竟为了他人而犯险,心很感动,但有担忧王灿的安危。

    鲁肃和孙坚谋划已久,肯定设下重重埋伏。

    王灿来救他,能全身而退吗?

    孙坚从坐席上站起来,朗声大笑道:“子敬,王灿来了,果真来了。哼,王灿以为他天下无敌,哪里都能闯,可惜今日必死,本王必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完成,晚上还有更新,比较晚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