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7章 鲁肃的计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太史慈笑声凄凉,但他的笑声却让孙坚更是愤怒。  ≦.≤1ZW.孙坚目光看向营帐外,大吼道:“人呢?都死了吗?把太史慈拉下去,即刻斩!”

    两个士兵急匆匆的跑进来,走到太史慈身旁,低声说道:“将军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淡然笑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关键时候,鲁肃站了出来,伸手制止了太史慈,又转身看向孙坚,拱手说道:“主公,太史慈忠肝义胆,绝对是忠于主公的,请主公明鉴。”

    “忠于本王?”

    孙坚心气愤,冷声说道:“太史慈和王灿交战之前,本王曾经让他射杀王灿,当时你也在场,也知道太史慈口口声声的答应下来。最后呢?太史慈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却屡屡放过王灿,让王灿逃了回去。这样明显的情况,你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鲁肃说道:“主公,太史慈和周瑜袭击王灿,曾被王灿抓捕。王灿没杀太史慈,却把他放了回来,这是王灿故意给太史慈个恩情,为的就是图谋今日,让太史慈难以出手。太史慈的性格您是知道的,有恩必报,所以太史慈才没有击杀王灿。若杀死太史慈,必定是亲者痛,仇者快,王灿人得利啊!”

    孙坚沉声说道:“子敬,王灿想让本王杀死太史慈,用得着放他回来吗?王灿俘虏太史慈的时候,就可以让士兵出手,何必多此举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站在旁边,听着鲁肃和孙坚谈话,颗心渐渐的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从他返回大军,孙坚就不再信任他。

    开始,孙坚将他囚禁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,军的将领不是被擒,就是身受重伤,已经无法撑住局面。为了振奋士气,孙坚低声下气道歉,并且请他出战,现在又因为点小事情不分青红皂白的要杀他,令太史慈的心里面凉嗖嗖的,对孙坚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孙策对他推心置腹,当做兄弟对待。

    孙策死了,孙坚对他的信任急转直下,让太史慈处在非常尴尬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样煎熬的情况,让太史慈痛不欲生,甚至想死了更好。

    鲁肃和孙坚争论时,也密切关注着太史慈的神态变化。眼见太史慈神情低落,不为自己辩驳,心也很担忧。太史慈是军的大将,旦失去,损失巨大。鲁肃耐着心思,劝说道:“主公,臣以项上头颅担保,太史慈绝对是忠于主公的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感激的看了眼鲁,神色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孙坚眉头皱起,说道:“子敬,你素来识大体,进退得当,有理有据,今日怎么顽固不化呢?太史慈的忠伪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,杀死王灿是忠,不杀王灿则不忠,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却揪着不放,还要继续争辩,令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鲁肃心下叹息,这是什么逻辑吗?

    杀了王灿,的确可以表明太史慈是站在吴国方的。但是不杀王灿,却未必不是忠于孙坚的。鲁肃见孙坚顽固不化,更是烦躁,仔细的想着怎么才能保住太史慈。

    孙坚见鲁肃极力争取,叹息声,问道:“太史慈,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这番话,是给太史慈自己辩解的机会。

    鲁肃期待的望着太史慈,这是他费尽口舌才争取到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,太史慈注定让鲁肃失望。

    太史慈嘴角勾起抹不屑的笑容,摇摇头,沉声说道:“主公,慈无话可说。”强硬的态度刺激了孙坚敏感的内心,使得孙坚心大怒。

    太史慈执拗,孙坚也是倔脾气。

    孙坚没了耐心,吩咐道:“拖下去,以通敌卖国罪论处,斩示众。”

    两个士兵带着太史慈,朝营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鲁肃心更是担心,不断地开动脑筋,寻死解决问题的办法。眼见太史慈快要走出营帐了,鲁肃更是急切。

    蓦地,鲁肃大喝道:“慢!”

    孙坚见鲁肃像根搅屎棍不断的搅和,不耐烦的说道:“鲁肃,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鲁肃正色道:“主公,臣有计可以试探太史慈是否忠于主公,也可以试探王灿和太史慈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挑,说道:“太史慈自己都不反驳,你却三番五次的辩解,真是好心人。你说说,如何试探王灿,怎么试探太史慈?”

    营帐门口,太史慈见孙坚还要试探,心下更是愤怒,气急道:“不用试探,我的确投降了王灿,是故意不杀死王灿的。”孙坚的不信任,让太史慈心下失望。他本没有投降王灿,却干脆说自己投降了,执意赴死。

    死了之,再无牵挂。

    鲁肃摆手道:“把太史慈带下去关起来,我和主公有话说。”士兵们不相信太史慈真的投降王灿,也不想太史慈死,赶忙带着太史慈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孙坚面色阴沉,指着太史慈离开的方向,说道:“你看看,你看看,他自己招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心失望,孙坚则是心愤怒。

    鲁肃摆手让大帐的人都退了出去,和孙坚单独说话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主公,这是太史慈的气话,您不用放在心上。臣心想到了个主意,既可以试探太史慈和王灿到底有没有瓜葛,还有机会拿下王灿,扭转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哦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有机会打败王灿,立刻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鲁肃说道:“主公既然要斩杀太史慈,干脆把斩杀太史慈的地点放在营地外,选择处容易埋伏的地方。在此之前,主公让人传出要斩杀太史慈的消息,王灿得知后,又明知容易埋伏,还是义无返顾的救援太史慈,说明太史慈和王灿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若是王灿不来,太史慈和王灿就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好处是旦王灿领兵杀来,我们就布下埋伏把王灿困住,击溃王灿,奠定这场战争的胜局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王灿不来,就当做没生,太史慈也不用斩杀。”

    鲁肃说完后,心没有丝兴奋。

    他提出的办法可以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这样做才能暂时延缓太史慈的性命,也能保证太史慈有机会活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什么都不做,太史慈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孙坚仔细的想了想,欢喜的说道:“就这么办,希望王灿能来。”

    鲁肃嘴角微微抽搐,又看了孙坚眼。

    打心底,鲁肃希望王灿不来,证明王灿和太史慈没有关系,这样太史慈就不会遭到孙坚的猜忌。不管任何时候,鲁肃都相信太史慈是忠臣,是忠于孙坚的,这个念头从来没有改变过,所以鲁肃要撇清王灿和太史慈的关系。

    然而,孙坚却是想王灿杀来,想着诛杀王灿。

    两人的想法,根本不在个点上。

    孙坚仔细的琢磨鲁肃提出的计谋,心越来越高兴。孙坚心里面认定了王灿和太史慈有关系,按照王灿的性格肯定会救援太史慈,他的机会就来了。孙坚吩咐道:“子敬,这件事由你全权负责,尽快完成,不要耽搁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鲁肃拱手应下,转身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