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5章 孙坚的疑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太史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太史将军万胜!万胜!!!!”

    “太史将军万岁!”

    吴军士兵眼见太史慈连战连胜,无比兴奋,高兴得昏了脑袋,股脑儿的大吼大叫。 <.﹤≦1≤Z≦W.‘威武’、‘万胜’这些词都喊了出来,甚至连‘万岁’这个词都喊了出来。普通的士兵心里对太史慈无比崇敬,才会做出这番举动,是打心底为太史慈喝彩。

    孙坚看见鼎沸的场面,心情却无比低沉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‘万岁’两个字冒犯了孙坚,而是孙坚觉得对军队的控制力下降了。

    太史慈连战连胜,成了士兵的榜样,成了士兵崇敬的人,士兵们都信服太史慈,这是很让孙坚不安的事情。太史慈又是军大将,有定的威望,若是太史慈有不轨之心,振臂挥,军必定有部分士兵响应。

    到时候,孙坚就无声无息的成了王灿的俘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坚就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孙坚心下默然,心想难道是王灿故意让太史慈立威吗?

    他逐的仔细推敲,想到王灿派出的魏延、庞德、甘宁这三员将领都是以失败收场,却没有被太史慈擒住或者被当场击杀,没有任何损失。孙坚心这么想,脸上的表情渐渐的生了变化,眼神森冷,表情阴沉,心情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鲁肃站在旁边,感觉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踊跃欢呼的吴军士兵,又看了眼激动无比的诸多将领,再看了眼平静得吓人的孙坚,心咯噔下,认为太史慈犯了孙坚的忌讳。

    功高震主,这样的事情很常见。

    鲁肃心担忧,却无从劝说,只能看着事态继续展。

    甘宁败退,王灿吩咐道:“张任,你接替甘宁,许败不许胜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张任抱拳答应下来,策马杀出。他看了魏延、庞德和甘宁的情况后,再结合自身的武艺,已经判定出不是太史慈的对手,不存在打赢的情况。唯要注意的是保住性命,不能被太史慈枪挑杀,旦被杀死,真的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张任跃马杀出,大喝道:“太史慈,蜀郡张任来也!”

    大枪点出,张任拦住太史慈,让甘宁骑马退回军。王灿不管战场上的情况,又朝张绣招了招手,吩咐道:“张绣,你的枪法比张任好,估计和太史慈相差不多。等张任败退后,你立刻迎战太史慈,同样不能取胜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张绣苦着脸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孙坚见王灿时不时朝麾下的将领吩咐番,更是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不多时,张任不敌太史慈,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张绣抓住机会,骑马杀出,龙虎金枪连连抖动,和太史慈杀得难解难分。两人斗了几十回合,太史慈抓住张绣的破绽,枪杀出,奠定了优势。

    张绣连连败退,撤回军。

    至此,太史慈杀败魏延、庞德、甘宁、张绣和张任。

    太史慈取胜,心下却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他和周瑜袭击王灿,曾见过王灿的将领出手,都是群悍勇之将,骁勇善战,今日的表现却有些不对劲儿。吕蒙、典韦也没有出战,更有王灿悠闲的坐在马车上,这都让太史慈心下疑惑。可不管如何,太史慈连战连胜,让吴军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孙坚的目光落在王灿和典韦身上,等着两人出手。

    此时,孙坚心里很矛盾。

    方面,孙坚想着太史慈若是真的忠于他,连败王灿五大将领简直是太振奋人心了,孙坚也为之激动。另方面,若是眼前的情况是王灿苦心孤诣营造出来的,是为了把太史慈竖立为吴军的英雄,最后成为击败他的杀手锏,那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孙坚期盼着王灿出手,从而验证太史慈的忠奸。

    可惜,王灿没有打算出手,大吼道:“太史慈,你果然是员猛将,可惜这么厉害的猛将却明珠蒙尘,奈何!奈何!”

    太史慈盯着王灿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孙坚听着‘明珠蒙尘’四个字,心下大怒,大后道:“王灿,你自诩武艺精湛,太史慈前来迎战,横扫你麾下的大将,敢和他战?”

    王灿懒洋洋的说道:“台兄,今日乏了,明日再战,收兵!”

    声令下,王灿率军徐徐后撤。

    孙坚看见大军气势如虹,又看见王灿后撤,准备追击。

    鲁肃阻止道:“主公,王灿是有备而来,肯定有保护大军的措施。我们追上去,很可能了王灿的埋伏,还是收兵回营,等待时机为好。”

    孙坚停下来,忿忿的喝道:“收兵!”

    大军回营,军人声鼎沸,士兵都在议论太史慈的事情。

    军的将领都是面带喜色,恭喜孙坚。

    然而,孙坚脸上却没有兴奋的神情,沉声说道:“今日战,子义连败王灿麾下五员大将,值得庆贺。可是,诸位应该知道王灿麾下还有吕蒙和典韦两员猛将,甚至于还有周泰这个水军猛将,这都是令人担忧的啊!”

    孙坚停顿了下,目光看向太史慈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子义,王灿明日前来搦战,你直接挑战王灿,把王灿激将出来,迅解决王灿,避免和典韦、吕蒙交手。只要王灿被拿下,不管典韦和吕蒙有多厉害,我们都能奠定胜局,你可清楚?”

    言语,孙坚没有透露让太史慈暗放冷箭射杀王灿的事情。

    切,都在不言。

    太史慈没有多余的话,轻轻点头,抱拳说道:“主公放心,明日交战,末将定然斩杀王灿,替大公子和周都督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你这句话,本王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心下大喜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只要太史慈射箭射杀王灿,甚至把王灿生擒,都能证明太史慈是忠于他的。若是太史慈对王灿手下留情,太史慈肯定有问题,这就是孙坚的判断方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,军营。

    甘宁、庞德和张绣等人战败的消息传出后,军片哗然,没想到太史慈这么厉害。士兵们都摇头叹息,说当初王灿不该放走太史慈。

    虽然各将战败,却没有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魏延性子爽直利落,抱拳说道:“主公,太史慈枪法精湛,骑术高,的确是不可多得的虎将,末将自认不是他的对手,您当初不该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庞德说道:“长说的是!”

    和太史慈交手的几个将领,都承认不敌太史慈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贾诩,问道:“和,我们离间太史慈和孙坚,已经进行了大半。若是孙坚气急,怒之下要杀掉太史慈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贾诩笑说道:“主公放心,诩已有安排。再者,吴军里面还有鲁肃在,此人不会坐视太史慈被杀,太史慈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的时间消失,金灿灿的太阳再次从东边升起,王灿又率领着三万大军来到吴军营地外,擂鼓吹号,开始新的搦战。

    孙坚听见战鼓和号角的声音,率领太史慈等将领出来。

    这战,孙坚极为关心。

    通过今日之战,孙坚要确定太史慈是忠是奸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今日休息下,只有三更,明日继续还债。第三更可能有点晚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