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4章 太史慈战群豪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良久后,孙坚叹气答应下来,王灿直在营外叫阵,孙坚不得不答应。≧ ≤.≤≤1≤Z<W<.﹤≦

    直当缩头乌龟,孙坚显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带着鲁肃,孙坚急急忙忙的前往羁押太史慈的后营。见到太史慈后,孙坚亲自把太史慈放出来,好言宽慰番,又亲自向太史慈道歉,最后让士兵带着太史慈去洗漱。

    做完这切,孙坚才带着太史慈回到营帐。

    太史慈身穿白色长袍,不卑不亢,静静地站着。

    孙坚言不,却是满脸忧愁。

    鲁肃见两人都不说话,说道:“太史将军,王灿率领士兵在营外挑战,日日擂鼓,嚣张霸道。军将领潘璋出营迎敌,却被魏延生擒,生死不知。吕范、黄盖和朱治等几位将军心下担忧,想出去迎敌,奈何身受重伤,不能动筋骨。王灿日渐嚣张,军士气大跌,主公忧心如焚,请将军出战,扬我军威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皱眉道说:“王灿就是员猛将,要击败王灿,颇为困难。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挑,沉声说道:“子义,你不仅枪法精湛,还有手厉害的箭术。若是和王灿交手的时候,箭射出,出其不意,定能射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孙坚觉得自己堕落了。

    以往时候,这种放箭偷袭的事情,孙坚肯定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如今为了胜利,孙坚也不择手段了。

    鲁肃脸上全是忧愁之色,劝说道:“子义,你出战后挑衅王灿的部将,将他们个个的击败,最后挑战王灿。到时候,你用箭射杀王灿,这是吴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说道:“这是小人之举,甚为不妥。”

    方面,太史慈不愿意放箭偷袭,另方面王灿对他有恩,太史慈更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鲁肃脸色垮下来,苦口婆心的劝说道:“子义,你仔细倾听营地外传来的声音,还是鼓声阵阵啊!王灿擂鼓搦战,军将领缺乏,无力再战。你再看主公,也是身受重伤,国家有难,你不能不管不顾。吴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,你得挺身而出,撑起大局啊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想了想,最后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孙坚见太史慈答应出战,心松了口气,却也有点小疙瘩。他是君,太史慈是臣,君往低声下气的请臣子出战,不合礼仪。

    太史慈抱拳说道:“子敬,取出兵器,牵来战马,我这就迎战王灿。”

    孙坚脸喜色,摆手说道:“子义请,本王随你出战,亲自为你压阵。”说话时,孙坚已经走出了大帐,带着太史慈、鲁肃朝营外行去。

    出了营地,士兵已经牵来乌骓马,并把太史慈的大枪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盛、吕范跟在孙坚身旁,出了营地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马车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典韦现孙坚出来,急忙大声道:“主公,太史慈骑着您的乌骓马出来了。孙坚那老小子也亲自领兵出战,看样子要准备大干场。”听闻太史慈出来,王灿精神振,睁眼看去,现太史慈策马奔出,大吼道:“东莱太史慈在此,谁敢战?”

    魏延盯着太史慈,眼睛贼亮。

    太史慈是王灿抓了却又放走的将领,若是生擒太史慈,绝对是拿下了件大功。不等王灿下令,魏延吼道:“主公,末将替您擒拿此人。”

    马蹄声阵阵,魏延策马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长刀翻滚,刀芒闪烁,刺眼的光线不停地闪烁着。

    太史慈手持大枪,连续抖动枪杆,枪尖闪烁,迸射出点点寒芒,竟把魏延的长刀压制得死死地,令魏延难以挥出全部实力。

    交战不到十个回合,魏延露出败相,不敌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庞德来也!”

    魏延露出败相后,庞德又策马杀了出去。庞德加入战场,魏延垂头丧气的返回军,看着太史慈和庞德交手。他和太史慈交手的时间不长,但魏延却觉得还没有逼迫太史慈拼命出手,两人的武艺差了大截。

    庞德长刀连连削出,都朝太史慈的腰间削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提着大枪抵抗,两人刚交手,都没有试出高下。

    “接招!”

    太史慈大枪抖,像是巨蟒翻身,撞向庞德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庞德挥刀抵抗,硬生生的承受了太史慈的击,没有后退半步。太史慈的后招明显不止于此,两柄兵器碰撞的瞬间,太史慈左手握住大枪,身体微微偏移,右手腾出来,迅的从马背上取出柄手戟,闪电般劈下。戟刃锋利,劈在庞德身穿的铠甲上后,嗞啦声划破了左肩的甲胄,从庞德的左肩划下,留下了条半尺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庞德惨叫声,面颊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吓人。

    长刀劈出,逼退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庞德像是头受伤的老虎,虽然受伤,却凶性大,完全不顾肩膀上被太史慈的手戟劈出的伤口,以命搏命和太史慈拼杀。

    太史慈稳扎稳打,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庞德的伤势越来越重,挥刀的力量也逐渐减弱,被太史慈压制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甘宁来也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击败庞德的时候,甘宁又策马杀出来。

    从最初的魏延,到庞德,到现在的甘宁,简直是个个将领轮番对太史慈进行挑战。太史慈从未退缩,接下来所有的挑战,并且越战越勇。蜀军士兵见太史慈逞威,看得目瞪口呆。吴军士兵呐喊声再次响起,都在为太史慈喝彩鼓劲儿。

    潘璋和魏延交战,度占据了优势,但那是魏延故意诈败,潘璋才能逞威。

    太史慈却不同,完全是靠自身的击败对方。

    庞德怏怏的回到军,太史慈却没有追击,迎向甘宁。

    太史慈盯着甘宁,大喝道:“你若是在大江上和我交战,你有九成的把握取胜。然而,6地上骑马交战,你只有成的把握取胜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口,让甘宁心下大怒。好狂妄的太史慈,好嚣张的太史慈,甘宁凭借着手的口横江刀纵横大江,不管是6地还是江上,都是响当当的人物。如今,太史慈却大言不惭的说让只有成的把握取胜,令孙坚心下不服,打定主意和太史慈好好较量。

    两人交战后,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王灿和典韦盯着两人,致认为甘宁略逊筹。

    正如太史慈所言,在6地上进行马战,明显是甘宁更弱。若是在江面上,站在摇摇晃晃的船上交战,才是太史慈逊于甘宁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问道:“奉孝,各将都杀了出去,该我上场了吗?”

    郭嘉摇头道:“主公不要着急,要有耐心,目前就让太史慈逞威,等太史慈击败了军的诸将,才能让吴军士兵认为太史慈神勇无敌,战无不胜。到时候,主公亲自收拾太史慈,好好演戏,让孙坚彻底的放弃对太史慈信任,这才能绝了太史慈效忠孙坚的心。今日我们都打败仗,主公明日出战。”

    典韦皱着眉头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若是俺老典出手,保证擒下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老典,这不是两军混战,不能乱来。”

    典韦听着郭嘉的话,脸不以为然的神情,眼睛却紧紧的盯着战场上的变化。甘宁和太史慈交手,虽然不敌太史慈,却能自保,没被太史慈打得乱了阵脚。两人打了三十多个回合,甘宁主动后撤,并且大声喊道:“太史慈,算你厉害,本将歇息下,明日再和你打个三百回合。”

    从魏延,到庞德,再到甘宁,都被太史慈战败。

    这刻,吴军沸腾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