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3章 向太史慈道歉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张绣见孙坚杀了出来,心下大喜。≧ ≧ .

    他策马跑出来接下挑战魏延的人,是想像魏延那样擒敌立功,不想徐盛个不敌,立刻撤了回去。张绣看不起徐盛,心底还是有丝失落。哪知道转瞬间孙坚就杀了出来,实在是块金饼落在眼前,令张绣的心都加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魏延看见后,心下后悔。

    早知孙坚要出战,魏延死都不会让张绣出战。

    孙坚提着古锭刀杀向张绣,却听王灿的声音传出来:“台兄,以你的身份和我麾下的将领交手,实在是不对称,我来会会你。张绣,你且退下。”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王灿拎着龙雀刀策马奔出。

    张绣手持虎头金枪,准备迎击孙坚,听见王灿的话后,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,王灿竟然也横插脚。

    奈何王灿的命令不可违,张绣不情不愿的退了回去,给王灿和孙坚留下足够的空地。鲁肃现王灿横空杀出,眉头挑,眼露出惊讶的神情,随后又脸喜色,没想到王灿也如此鲁莽。孙坚莽撞,王灿也跟着莽撞,两人真是默契。

    鲁肃朝徐盛招了招手,让徐盛过去。

    徐盛拨马走去,低声问道:“鲁先生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鲁肃低语了几句,徐盛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徐盛低声说道:“鲁先生,主公和王灿单对单争斗,我们却横插脚,恐怕不妥。以主公的脾气,回到军营后肯定会大雷霆的。”

    鲁肃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徐将军,你不知道形势很严峻吗?吕范、黄盖、朱治三位将军重伤,潘璋被擒,太史慈被主公囚禁,孙策、孙翊和周瑜被王灿杀死,吴国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。现在只有出其不意才能取胜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徐盛听完后,郑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战场上,孙坚和王灿已经交手。

    孙坚的武艺略逊王灿筹,却开始以命搏命。

    这样的打法,是孙坚前不久才突然想到的。他的儿子孙权已经定位世子,并且有能力执掌吴国的军政,虽然有些稚嫩,却也可以执政。反观王灿,两个儿子都是童子,也没有定下继承人,旦王灿出现差池,蜀国肯定大乱。

    王灿若是和他两败俱亡,得利的也是吴国,孙坚以必死之心搏杀,更显凶悍。

    王灿和孙坚交手,打着打着也开始拼命厮杀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,孙坚如既往的被压制着。

    龙雀刀连连劈在古锭刀上,令孙坚的手臂酸麻疼痛。古锭刀的刀刃上出现了条条的缺口,全都是王灿的龙雀刀劈出来的。反观龙雀刀,刀刃依旧明亮如镜,没有丁点变化,刀锋锐利坚韧,没有点损伤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突兀的,王灿猛然大喝。

    这声大吼,好像是晴空霹雳,令孙坚都怔怔分神。孙坚被吓了跳,王灿心下大喜,这是他要的效果。借着这个机会,王灿提着龙雀刀迎向孙坚,刀刃朝孙坚的胸前掠去。孙坚不愧是沙场老将,身体仰,古锭刀迅收回,横在胸前,避免被王灿追击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龙雀刀闪而逝,在孙坚的铠甲上擦过。

    刀刃没有割到孙坚的皮肤,却把孙坚的铠甲割裂。孙坚冷吸了口凉气,额头上冷汗直冒,刚才若是反应慢了点,胸口就会被王灿破开。

    好险,好险!

    孙坚神色凝重,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。

    王灿嘴角勾起抹笑容,但这抹笑容突然停滞了,脸色也骤然变化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弓箭破空的呼啸声传来,支弓箭从吴军阵营急射出,意图射杀王灿。弓箭又快有狠,瞄准了王灿的心脏,可惜王灿本身就是个高手,而且是箭术高手。龙雀刀在空撩,挡在身前,轻易的挡住了射来的弓箭。

    孙坚见军射来弓箭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没他的命令,谁敢下令?

    孙坚仔细寻思番,便想到了答案,除了鲁肃,没有人敢擅自下令。孙坚没有抓住机会攻击王灿,但王灿却趁着孙坚再次分神的瞬间挥刀劈向孙坚,刀刃靠近孙坚,散着冷冽气机的刀锋让孙坚反应过来,赶忙抵挡。

    然而,这只是王灿的假招,并不是真的劈向孙坚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刀刃转,从孙坚的左肩往右划下,轻易的在孙坚身上留下了条血痕。刀刃入肉不深,却鲜血横流,疼得孙坚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“咻!咻”

    眼见孙坚不敌,徐盛也不躲躲藏藏的,光明正大的射箭。

    两支弓箭射向王灿,给孙坚赢得了短暂的时间。

    孙坚抓住机会,赶忙退了回去。他豁出性命和王灿拼斗,还是被王灿击伤,这让孙坚无奈。王灿还没来得及追赶,徐盛又射了支弓箭,逼迫王灿后退。

    眼见孙坚撤回去,王灿也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军将领义愤填膺,都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王灿制止了众人,大吼道:“孙坚,还敢战否?”

    孙坚没有搭理王灿的话,朝鲁肃吩咐道:“高挂免战牌,按你说的避而不战。”孙坚颓败的返回,迅消失在士兵。

    吴军士兵蔫了,所有人低着头迅缩回营地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,说道:“奉孝,你说我们是不是打得太狠了,导致孙坚彻底颓废了,太史慈连出战的机会都没有?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别急,肯定会有人想起太史慈的,我们继续在营外擂鼓,让孙坚难以入睡。到时候,太史慈被孙坚派出来,主公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吩咐士兵擂鼓,他自己干脆让人准备车架,在马车歇息。

    军的将领,还在默默地等待。

    孙坚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,他坐在大帐,听着营外传来的战鼓声,心气愤,大声咆哮道:“本王自骑兵之始,南征北战二十余年,从未惧怕谁?今日却被王灿打得只能呆在军营不敢迎战,耻辱,耻辱啊!”

    营帐外的士兵听后,心有戚戚焉,却又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鲁肃进入大帐,拜道:“臣鲁肃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孙坚看也不看鲁肃,没好气的问道:“鲁肃,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鲁肃沉声说道:“主公,王灿前来搦战,横扫诸将,但军并不是没有将领能出战。恰巧,还有人能征善战,可以迎战王灿的大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孙坚精神振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鲁肃回答道:“太史慈!”

    孙坚嘴角微微抽搐,太史慈返回军,却被他囚禁起来,关在营。现在为了应付王灿的挑战,又要让他去请太史慈出战,这让孙坚有些难为情。说到底,还是孙坚不愿意放下骨子里的高傲,所以还在坚持。

    鲁肃沉声道:“主公,都什么时候了,您还在犹豫?”

    孙坚说道:“好,把太史慈带来。”

    鲁肃反驳道:“主公,您让太史慈蒙受不白之冤,他心定有怨气。在下认为,主公应当亲自去释放太史慈,并向太史慈致歉,方可让太史慈心甘情愿的出战。”

    这要求,更让孙坚难办。

    ps:补4,收工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