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1章 魏延VS潘璋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孙坚吐血昏厥,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床榻上。>   ≦.<≤1﹤ZW.

    他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张张脸上布满了担忧的面孔。

    孙坚强自笑,低沉的说道:“诸位放心,本王的命硬得很,不会轻易死的。王灿费尽心机的用各种手段打击本王,是想要本王的意志消沉下去,本王不会让他得逞,不杀了王灿,本王决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鲁肃站在旁静静地听着,表情逐渐的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孙坚越是如此,恐怕王灿越高兴吧!

    黄盖左侧的胸膛已经包扎好,上面还能看见斑斑血迹,看见孙坚醒来后,黄盖急忙说道:“主公,您刚才真是吓到大家了,幸好没事。”

    孙坚笑说道:“放心,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旋即,孙坚摆手说道:“都下去吧,本王要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默默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大帐,只剩下孙坚个人。他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神情,他低着头,低声呢喃道:“王灿,你以为把本王气得吐血,就达成目的了吗?休想,本王不会被你打倒,要和你战斗到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大营,营地内片欢腾。

    王灿气得孙坚吐血的事情,已经广为流传。

    蜀军士兵共有三十几万大军,当孙坚昏厥坠马的消息传出后,无数的士兵都在谈论此事,消息也在不断地翻新变化,不同的版本开始出现。

    各种版本的唯共同点是美化王灿,把王灿吹捧得神勇无敌,同时把孙坚说得不堪击,是王灿的手下败将。虽然消息越来越离谱,士兵们却乐此不彼,并不去追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,只是把这消息作为饭后的谈资,打时间。

    军大帐,武齐聚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今天率军前去搦战,本想把太史慈引出来,可惜压轴戏没上场,开胃菜就把孙坚气得吐血昏厥,实在是可惜。看来孙策、孙翊和周瑜等人的死亡已经让孙坚的心受伤了,成了个孤寡老人。孙坚老了,经不起风浪,此战我军必胜。”

    “蜀军必胜,蜀王万岁!”

    吕蒙端起酒樽,高声呐喊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庞德、魏延和张绣等将领异口同声的高呼道:“蜀军必胜,蜀王万岁。”这吼声响起后,大帐内的将领齐声呐喊,巨大的吼声在大帐来回的回荡着。那场景令王灿都醉了,酒不醉人人自醉,为眼前的场景而喜悦。

    郭嘉慢悠悠的饮酒自乐,摇头晃脑,似乎也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贾诩和徐庶冷眼旁观,神情平静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其余将领那般热情,众人欢呼过后,徐庶坐直了身体,伸手整了整衣服和头上的长冠,大步走出来,恭敬的朝王灿揖了礼,揖道:“主公,臣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这做派很严肃,点不随意,没有欢庆的气氛。

    王灿笑问道:“元直,有话直说,不用这般拘谨严肃。”

    徐庶说道:“事关蜀军生死存亡,不得不慎重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挑,摆手道:“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徐庶字顿的说道:“今日战,主公气煞孙坚,却志得意满,帐下的将领也是歌功颂德,都想着享乐,却不去训练士兵,不布置军营的防守。若是主公和诸位将领喝得酩酊大醉,恐怕今夜我们都要成为孙坚的俘虏,到时候主公身在吴营,还笑得出来吗?”

    魏延平时看徐庶听好的,此时心却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他右手端着酒樽,左手大袖挥,不耐的说道:“徐军师,大军屯于此地,谅孙坚也没有胆量来攻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徐庶大喝道:“魏校尉,若是吴军攻来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魏延嚷嚷道:“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王灿见徐庶和魏延大有吵架的趋势,沉声喝道:“魏延住口!”

    魏延见王灿怒,怏怏然的退了回去,不再和徐庶争辩。

    事实上,魏延知道徐庶说得对,只是在这个场合提出来,实在是影响大家伙庆贺的气氛。在座的将领都知道分寸,不会喝得酩酊大醉,毕竟明天还得搦战。

    只是,魏延也不愿道歉,坐下后闷闷的坐着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站起身走到徐庶跟前,揖礼拜道:“徐先生劝谏之言,如晨钟暮鼓,人深省,刚才我的确是忘形了。”虽说王灿心也有些不快,但徐庶终究是为他着想的。念及此,王灿心的点怨念又消散了。

    徐庶拱手道:“主公圣明!”

    事情揭了过去,大帐的气氛却没有了先前的热闹,淡了起来。

    臣武将们都沾了点酒水,然后各自散去。郭嘉和贾诩自始至终都是个姿态,郭嘉慢悠悠的品酒,自得其乐。贾诩卓然而立,并不合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王灿带着麾下大将,率领三万余士兵,前往吴军大营。

    大军列阵,王灿喝道:“擂鼓!”

    激昂的鼓声在吴军大营外响起,令吴军大营内的士兵紧张起来。约莫半刻钟,孙坚带着众将领杀了出来,孙坚骑在马上,扫了眼王灿带来的大军,目光又落在王灿身上,大喝道:“王灿,你每日来我军营外袭扰,却不兵攻打,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王灿回答道:“听闻吴王帐下虎将无数,特来讨教二。”

    旋即,王灿伸手在空挥了下。

    “义阳魏延在此,孙坚可敢战?”魏延早就准备好了,只等王灿下令。他看见王灿的手势后,大喝声,提着长刀杀了出去。魏延骑马站在两军阵前,伸手指着孙坚,再次大吼道:“蜀王帐下校尉魏延在此,孙坚可敢战?”

    孙坚盯着魏延,眼迸射出凛冽的杀机。

    个校尉,竟敢挑战他?

    胆大,实在是胆大!

    孙坚心杀机弥漫,右手握住古锭刀的刀柄,刚准备拔刀,就听麾下的骁将潘璋大喝声:“主公,末将去斩杀魏延,将其头颅献给主公。”

    潘璋策马提枪,提着杆大枪杀了出去。

    大枪指着魏延,大喝道:“偏将军潘璋来也,魏延受死。”

    魏延不屑的大笑道:“潘璋小儿,魏大爷今日杀你立功。”魏延极为兴奋,提着长刀迎了上去。蜀军和吴军混战的那日,魏延只是杀了许多虾兵蟹将,没能斩杀孙坚麾下的骁将,心非常遗憾,今日打定了心思要斩杀潘璋,立下功劳。

    潘璋大喝道:“大言不惭,看枪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潘璋策马奔向魏延,大枪闪电般刺出,迅的刺向魏延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魏延手的大刀撩起,朝潘璋劈去。

    兵器碰撞,出巨大的声响。两人刚交手,潘璋放声大道:“魏延,难怪你只是个小小的校尉,就凭你的微末武艺,也敢出来献丑,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本将必杀你。”刚才交手的瞬间,潘璋已经试探出魏延的实力不如他,心很兴奋。

    魏延想杀潘璋立功,潘璋也想杀魏延立功。

    魏延嘴角勾起抹戏谑之色,大吼道:“你想杀我,回去多吃几口奶吧。”

    长刀不停的翻滚,魏延接连和潘璋交手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人竟斗了二十余回合,没有分出胜负。然而,潘璋的优势点点的逐步积累,渐渐占据上风。魏延仍在抵抗,却显露出不敌的姿态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晚上还有还债的加更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