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0章 送给黄盖的礼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孙坚个人坐在营帐,静静呆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

    他想到吕范、朱治等将领虽然受伤,却还是出现在了大帐,黄盖却没有列席,肯定是伤势过重。孙坚心急切,立即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名士兵急匆匆的跑进来,站立在旁。

    孙坚吩咐道:“去打听下黄盖的病情怎么样,看完后立即回来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回答,旋即转身离开了大帐。刻钟不到,士兵急匆匆的跑回来。孙坚抬起头,期待的问道:“怎么样,公覆的病情不严重吧?”

    士兵说道:“黄将军身受重伤,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孙坚神色大变,不管禀报消息的士兵,起身就朝黄盖的营帐走去。孙坚和祖茂起撤回的时候,还看见黄盖在士兵的搀扶下走路,才没有担心黄盖的情况。让士兵去打听情况,只是孙坚心挂怀,没想到打探的消息这么吓人。这段间,孙坚的老兄弟、爱将、爱子相继故去,让孙坚的神经都直紧绷着,没有得到放松。

    黄盖昏厥,孙坚更是担忧。

    他迅的来到黄盖营帐,走进去后现黄盖醒了过来,只是脸色异常苍白,瞳孔的亮彩黯淡了许多,没有精神。

    见此,孙坚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至少黄盖还活着。

    孙坚三两步走到黄盖的床榻旁边,摆手斥退了营帐内的人,拉着黄盖的手低声说道:“公覆,我听人说你昏了过去,我心担忧啊!咱们起打江山的五个老兄弟,只剩下你、祖茂和我,程普和韩当都去了,你可得坚持住,不能道退出啊。”

    黄盖紧紧握着孙坚的手,说道:“主公,末将还要看着您击败王灿,为义公和德谋报仇,为策公子、翊公子、公瑾雪恨,末将就算是吊着口气,也不会撒手离去。胸膛上的伤虽然很重,但只要修养段时间,就不会有大碍,只是不能陪主公征战沙场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笑说道:“没关系,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就行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兄弟,起说着心里话,说着以往的趣事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黄盖苍白的脸色,也变得红润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盖正色道:“主公,今日和蜀军交战,两军并没有分出胜负,但总体来说我们还是略逊筹,军的士兵也能体会出来。您得去军走走,给士兵们鼓鼓劲儿,让他们都打起精神,都要豁出性命杀敌,才能稳住军心,才有取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了后,鼻子酸。

    老兄弟受伤后,还关心着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孙坚点头说道:“公覆,你好好地养伤,争取早日恢复。我这就去军走走,给士兵们打打气,让他们奋勇杀敌。”

    黄盖松开手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孙坚离开黄盖的营帐,去军营给士兵们鼓气。

    这趟走下来,耗去了四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回到营帐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下来,营帐也点上了油灯。

    孙坚身子倒,砰的倒在床榻上,闭目休息。忙碌了这么久,孙坚的精神已经很疲惫了,他躺在床榻上,闭上眼睛休息。可闭目后,脑却闪现出孙策和孙翊面貌,以及程普、韩当等人,这些人都活灵活现的,让孙坚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孙坚实在是睡不着,干脆起来处理军务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不知何时营帐内的油灯已经熄灭,营帐外射进来缕缕金灿灿的阳光。孙坚的身体趴在案桌上,倚靠着案桌睡觉,没有回到床榻上,守夜的士兵现了也没有提醒,让孙坚这样睡着。

    “咚!咚!!”

    突兀的,营地外传来轰隆隆的鼓声。

    战鼓声响彻天地,传到营帐立刻惊醒了孙坚。孙坚从睡梦清醒过来,睁开眼,噌等下站起身,大喊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士兵跑进来,孙坚立即问道:“生了什么事,是不是蜀军攻营了?”

    士兵摇头说道:“回禀吴王,蜀军在营外搦战。”

    孙坚吩咐道:“传令,召集军各将,准备迎敌。”

    听见王灿前来搦战,孙坚没有任何的害怕,下令迎敌。士兵离开了大帐后,孙坚自顾的穿好盔甲,系好佩剑,提着古锭刀准备离开大帐。正当他快要走出大帐的时候,鲁肃急匆匆跑进来,拱手道:“主公,臣有言,请主公采纳。”

    孙坚说道:“子敬,王灿都打到家门口了,有什么事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鲁肃正色道:“请主公挂出免战牌,避而不战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挑,瞪大眼盯着鲁肃,拒绝了鲁肃的建议。他拔出古锭刀,亮晃晃的刀刃立在空,闪烁着刺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提着古锭刀,孙坚继续朝营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!!”

    鲁肃跪在地上,以头磕地,大喊道:“主公,军许多将领受了重伤,无力再战。即使有些将领没有受伤,也不是王灿麾下部将的对手,您率军迎战也无济于事。目前而言,避而不战既可以保存实力,也可以让王灿张狂阵,让王灿日渐骄狂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三思而后行啊!”

    鲁肃身体俯伏在地上,脑袋磕得砰砰响。

    孙坚停下来,转身盯着鲁肃,沉声说道:“子敬,你说的道理孤明白,但孤不会这么做,这不是孤的作风,王灿敢来,孤就敢迎战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孙坚径直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孙坚性格刚强,根本不听鲁肃的建议。

    鲁肃坐起身,屁股瘫坐在地上,喃喃自语道:“局势不利,却还要迎战,何苦来哉?公子啊,肃竭尽全力劝说主公隐忍,可主公刚愎自用,不听谏言,肃尽力了。”鲁肃默默地站起身,整理好衣衫,也跟着走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孙坚召集麾下的各将,率军出战。

    吕范、朱治、黄盖受了重伤,还在养伤,没有跟随孙坚出来。跟在孙坚身旁的只有潘璋、徐盛、吕岱等将领,以及并不出名的些将领。

    孙坚的目光掠过王灿,眼闪过抹诧色。

    王灿身后,竟然又有士兵抬着口棺材。昨日王灿送了他三口棺材,竟日又要送口棺材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口棺材,又是送给谁的呢?

    王灿骑马站在前方,大声说道:“台兄,我听说黄盖重伤,已经病入膏肓,难以救火,所以特意连夜让士兵打造了口上等的楠木棺材送给黄盖,让他有处栖息的地方。”说完后,王灿让士兵把棺材抬了过去,放在吴军营地外。

    孙坚听后,气得脸色阵青阵白。

    程普、韩当、孙策和孙翊的死亡,本就是孙坚的心结。

    孙坚心郁结,心气不通,晚上都睡不着觉。现在王灿诅咒黄盖要死,气得孙坚呼吸不畅,心郁结,更是憋得难受。

    孙坚张口大骂道:“王灿竖子,辱我太甚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孙坚的胸膛不停地上下起伏,双眼翻,嘴吐出口血雾。鲜血喷洒出来,染红了胸前的甲胄,孙坚身体摇晃了两下,也从战马上坠落下来。幸好旁边的士兵眼疾手快,把孙坚接住,才没有让孙坚落在马下。

    典韦凑到王灿身旁,说道:“主公,您多气孙坚几次,他就得死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我这样做是为了激怒孙坚,让孙坚越来越愤怒,失去分寸,失去判断力,才能更有利我们。再者,孙坚出来的时候眼睛充血,双眼还有黑眼圈,看就是没睡觉的,而且孙坚心忧虑太多,心又有心结,身体不行,才会气得吐血。”

    贾诩出声说道:“主公,孙坚都倒下了,今日无法搦战,明日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收兵!”

    声令下,王灿率领着大军慢悠悠的离开,返回自己的营地。若是现在强攻吴军,必定遭到猛烈地阻击,所以王灿果断的撤军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