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9章 都鸣金收兵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孙坚和祖茂联手攻打王灿,又起防守。≯≥  ﹤.≦≤1ZW.

    他猛然回头,大声命令道:“公覆,你身受重伤,不宜再战,撤回后军。”黄盖脸色苍白,被士兵搀扶着站立都是颤颤巍巍的,好像风吹就会倒下。典韦投掷出来的短戟戳在黄盖的左胸上,伤口牵连甚大,动就会扯到伤口,黄盖根本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王灿见孙坚分心,大吼道:“孙坚,你都是泥菩萨过河,自身难保,还有空闲心思去关心黄盖,想想怎么保住你的性命吧。”

    龙雀刀迫近孙坚,逼得孙坚和祖茂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王灿对战两人,却还能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“铛!铛!铛!”

    孙坚和祖茂不敌王灿,吴军阵营立即传出阵尖锐刺耳的铜锣声。

    铜锣声传遍四方,吴军士兵听见后,不急不缓的有序后撤。孙坚和祖茂见大军开始撤退,心下都有些惊讶。两人留下也是独木难支,相视望,同时攻向王灿,暂时把王灿逼退,然后迅撤回军,不和王灿正面交战。

    “吴军败了,随我杀!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去追击孙坚,举起手的龙雀刀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“杀!!!!”

    蜀军高声呐喊,兴奋地追杀后撤的吴军。

    典韦作为王灿的贴身保镖,直都跟在后面,他看见吴军士兵开始后撤,立刻起了冲锋。若是再不通杀番,等吴军退走,别说是击杀吴军的大将,就是杀两个虾兵蟹将都不可能。典韦骑马冲锋,迅的收割着吴军士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远处,吕蒙、庞德和张绣等将领也是率军掩杀,杀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战场的局面,完全被蜀军主宰。

    王灿、典韦和吕蒙等人掩杀吴军的时候,后方也传来了鸣金收兵的铜锣声。王灿听见铜锣声,脸上露出不解之色,不明白徐庶和郭嘉为什么下令撤军?他心充满了疑惑,却没有否定郭嘉和徐庶的决议,立即下令士兵停止前进,徐徐后撤。

    吕蒙等将领脸愤懑之色,非常不高兴。

    上至将领,下至士兵,都是怏怏的撤回,返回军营。

    军营,军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端坐在上方,目光落在徐庶和郭嘉身上,问道:“元直、奉孝,你们两人在后军坐镇指挥,我军即将取胜,怎么突然收兵呢?”王灿必须把这件事情弄清楚,这不仅是他个人的疑问,也是军诸多将领的心声。

    贾诩留守军营,并未出战,不了解战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郭嘉看了眼徐庶,点头示意徐庶说话。

    徐庶拱手说道:“主公,两军交战,表面看起来是吴军失败,才会后撤,但吴军并没有露出败相,撤退也是有序的后撤,这是收兵的主要原因。再者,主公虽然力敌孙坚和祖茂,但孙坚和祖茂随时都可以躲入军,主公难以击杀两人。吴军主动败退,我军趁势追击,很可能遭到伏击,所以我和奉孝决议收兵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微微颔。

    徐庶分析的观点,他也认同。

    几十万人的大混战,想要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是不可能的。吴军三十万人站在地上任由宰割,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两个时辰就杀完了。

    主动后撤,可能是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其余的将领听完,心的怒气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郭嘉开口道:“孙坚要为孙策、孙翊和周瑜报仇,就不会按兵不动。接下来,还有更多的战事生,诸位将军有足够的机会杀敌立功。”

    众将闻言,这才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心动,说道:“今日和孙坚对阵,我现太史慈没有出现在战场上,而且提及太史慈的时候,孙坚也绝口不提。我认为,太史慈被孙坚怀疑,已经不受信任,这是我们拿下太史慈的大好机会,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王灿的心思,又跑到太史慈身上了。

    贾诩说道:“主公率军三十五万有余,孙坚率军三十万,都率领着几十万大军进行厮杀,短时间内难分胜负。借此机会把太史慈拿下,倒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和,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贾诩笑说道:“主公,要赚太史慈,得去吴军答应搦战才行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如何搦战?”

    贾诩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先逐击败孙坚麾下大将,……,最后把太史慈引出,利用太史慈设谋,能彻底的离间孙坚和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笑道:“就依和之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军营地,大帐内。

    孙坚气呼呼的屁股坐下,目光掠过帐的臣武将,大声质问道:“和蜀军决战,交战正酣的时候,谁擅自下令收兵?”

    “主公,是臣下令的。”

    鲁肃从队列站出来,不卑不亢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孙坚咆哮道:“两军交战正酣,还未分出胜负,谁给你的权利收兵?”

    鲁肃严肃的说道:“主公让臣在后方指挥,臣自当竭尽全力,权衡利弊作出判断。今日战,我军和蜀军交战还没有分出胜负,局势已经对我们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朱治将军对阵魏延,铠甲破裂,小腹受伤,遭到重创;吕范将军迎战甘宁,左肩被刀尖戳,骨头碎裂,并且左右手的虎口被震裂,鲜血流淌,也受了重伤;朱桓将军迎战吕蒙,右臂上被削掉了坨肉,露出森森白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军交战,我军的策略没制定好,必须修改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交战时,我军的将领只管率军冲杀,不能和王灿麾下的将领硬碰硬,否则必定遭到重创,这是我军必须改变的策略。”

    鲁肃神情严肃,显得非常担忧。

    孙坚沉声道:“鲁肃,照你这么说,本王麾下的所有部将都打不赢王灿的将领,是必败无疑,无法取得胜利了吗?”

    鲁肃摇头说道:“水无常势,兵无常形。虽然我军略差蜀军筹,却并不是没有取胜的机会。自古以来,以弱胜强的战例比比皆是,我军是有机会取胜的。譬如王灿劳师远征,粮草是重之重,旦粮草出现故障,王灿必败,这是破敌之策。亦或者我们设谋,让王灿钻进去……诸多办法,只要抓住了机会,抓住了王灿的要害,就能破敌。”

    孙坚笑问道:“子敬,可有破敌之策?”

    鲁肃摇头说道:“我军的主要将领都受了伤,我认为该休整番。”

    孙坚反驳道:“刚交战,就要休整,不行,不行!”

    鲁肃苦口婆心的劝说道:“主公,王灿势如猛虎,难以挫其锋芒。现在应该主动示弱,假意败给王灿,为我们争取机会。诸位将军受伤,这是佯装不敌的最好契机。这场战役不是两天就能解决的,需要很长的时间,不能急,要有足够的耐心。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紧蹙,表情严肃,却彻底的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纮抱拳道:“主公,子敬言之有理,我们和王灿打的是场旷日持久的战争,不能着急,要有猎人的耐心才行。”

    孙坚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旋即,他大手挥,让所有的将士都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个人坐在大帐,喃喃自语道:“策儿、翊儿,你们暂且等等,父亲会给你们报仇的。父亲有耐心,不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孙坚静坐着,在营帐呆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;